人大重阳网 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意义几何,如何推进?张敬伟 老龄工作 人口老龄化 养老服务

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意义几何,如何推进?

发布时间:2021-12-03作者: 张敬伟 

1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意见》将满足老年人需求和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相结合,从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完善老年人健康支撑体系、促进老年人社会参与、着力构建老年友好型社会、积极培育银发经济等方面提出要求及一系列举措。 

受访者张敬伟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2021年11月30日腾讯网。


1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新时代老龄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意见》将满足老年人需求和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相结合,从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完善老年人健康支撑体系、促进老年人社会参与、着力构建老年友好型社会、积极培育银发经济等方面提出要求及一系列举措。本期思与辨就此展开讨论。


《意见》出台的背景和意义是什么?


李长安:在“十四五”时期乃至未来很长时间里,我国都将面临老龄化社会的严峻挑战。与大多数国家不同,中国的老龄化是在仍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发生的,具有比较典型的“未富先老”的特征。因此,在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背景下,如何有效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各种挑战,提升广大老年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是必须予以高度关注的一项重大任务。《意见》出台,为做好新时代老龄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了具体的政策措施,有利于解决老年人“急难愁盼”,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需求,畅通老龄工作中各种痛点堵点。


张钦昱:《意见》出台有三个层面的意义:对老年群体而言,《意见》的24条具体举措将会解决老年人在养老服务、健康保障等多方面问题,促进老年人社会参与,着力构建老年友好型社会,积极培育银发经济,发展老龄产业;对老龄事业而言,《意见》体现出老龄事业不仅是个人(家庭)责任而且是具有社会性质的公共议题,需要全民共同参与,提升社会整体对老年人需求的关注度;对社会发展而言,《意见》继承和弘扬了中华民族孝亲敬老的传统美德,有利于推动社会主义老龄工作现代化发展,有利于和谐社会建设,构建养老、孝老、敬老的社会氛围,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应对老龄化问题的道路。


张敬伟:一是攸关国之大局和民生福祉。国之大者,民生为要。民生幸福重点在于给“老”“少”两端提供制度性保障红利。现在已是三孩时代,“少”逐步具备了系统性政策支持,“老”自然也要健全政策体系。《意见》不仅形成关爱老幼的政策闭环,也是国之大局和民生福祉和谐共生的体现。二是破解老龄社会结构难题。《意见》不仅是为积极养老战略进行新的工作部署,还是为避免中国步入重度老龄化社会提供解决方案。三是打造中国特色养老的全球范本。《意见》具有破立结合的现实意义,不仅为解决老龄化社会现实问题提供策略和方向,也为实现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提供范本。四是化解各个年龄阶段的焦虑。若无高质量的养老保障制度支撑,年轻人不愿结婚生子、中年人背负“上有老下有小”的沉重负担。因此,只有给予老年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安享幸福晚年的制度性保障,才能化解各个年龄阶段的焦虑,释放全社会活力。


与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相比,《意见》有哪些特点?


张钦昱:与《规划》相比,《意见》有四个突出特点:第一,内容覆盖更全面。通过24条具体措施进一步明确了落实方向和实施路径,使得老龄工作开展更加有序。第二,主体和形式更多元。在主体上,形成全民行动、社会共享格局;在形式上,不仅关注老年健康、医疗,同时也在教育、环境等多方面实现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第三,工作方式更智慧。大力发展养老相关产业融合的新模式新业态,满足老年人提高生活品质的需求。第四,内容更具有人文关怀。《意见》不仅考虑到了老年群体的物质需求,还考虑到了老年群体的精神需要。


张敬伟:一是构建完善的老龄工作系统工程。有助于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养老服务体系、健康支撑体系。二是具有现实可操作性。相对于《规划》的战略性、综合性、指导性,《意见》聚焦新时代新形势下的老龄工作,满足老人养老、健康、娱乐和社会参与等各方面现实需求。三是首次提出居家社区养老责任边界划分,大幅度增加老年健康支持体系的相关内容。四是满足老年人的教育诉求,解决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的问题。同时善用老人们的工作技能和社会经验,为其灵活就业发挥余热提供条件。


李长安:《意见》也可以看作是《规划》的具体落实,两者在指导思想和精神实质上保持了高度一致。相较于《规划》,《意见》的内容更具体,措施更详细,任务的阶段性和针对性更强。《意见》的突出特点主要表现在清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在老龄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强调必须在坚持政府主导的同时,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提供多元化产品和服务;强调广泛动员社会参与,调动群团组织、社会组织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积极性;注重发挥家庭养老、个人自我养老的作用。这些有助于形成多元主体责任共担、老龄化风险梯次应对、老龄事业人人参与的新局面。


在您看来《意见》的最大亮点是什么?


张敬伟:《意见》和“十四五”规划相契合,使得积极老龄观和健康老龄化理念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在破解老龄化社会结构难题中释放老龄化社会活力,实现和新发展理念的同频共振。这也意味着,中国老龄化工作将和经济社会一起实现高质量发展。《意见》为老龄工作擘画了系统性保障的政策体系和多元化关怀的支撑体系,尤其是融合家庭孝道的传统理念,形成家国一体、多元协作的老龄工作理念。


李长安:《意见》的最大亮点是提出了老龄工作要制定基本养老服务清单,分类提供养老服务。建立基本养老服务清单制度,可以有效地界定政府在老龄工作中的义务和责任,明确政府工作的内容和要求。对于老龄人口而言,通过基本养老服务清单,也很容易了解政府的相关政策和服务内容,这对保障老龄人口相关权益,也有很大好处。


张钦昱:《意见》最大亮点是分类提供多层次养老服务和养老保障。一方面,“基本养老服务清单”为政府厘清现阶段最优先、最重要的养老服务内容,同时也是一张“责任清单”,要求政府在养老服务中承担起责任。如果说“负面清单”是给予社会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市场准入清单,那么这张“责任清单”就是要求政府做到“法定职责必须为”,突出工作重点,落实工作重心,真正做到老龄工作有人抓、老年人事情有人管、老年人困难有人帮。与此同时,这张“责任清单”并不是全国一张单,而是各地政府根据财政承受能力,根据不同老年人群体,分类提供养老服务,因地制宜,因时而异,动态调整。


另一方面,“基本养老服务清单”所列出的重点项目也将成为老龄事业和老龄产业发展的风向标。我国当前老龄事业和老龄产业发展不平衡,难以充分满足老年人美好生活需要。《意见》通过科学的顶层设计和具体的落实方向,以老龄问题为导向,结合实际情况,为老龄事业和老龄产业提供了政策土壤和社会环境,有利于充分挖掘老龄社会潜能,激发老龄社会活力,推动积极老龄化理念落实在经济社会发展每个环节之中。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