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伊核谈判今日重启,恐难取得实质性成果华黎明 伊核谈判 伊朗 核问题 美国

伊核谈判今日重启,恐难取得实质性成果

发布时间:2021-12-01作者: 华黎明 

11月29日,在中断了5个多月后,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会谈在奥地利维也纳重启。据欧洲外交人士透露,会议将于当地时间下午2点(北京时间29日晚9点)开始,伊朗、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英国代表将展开会谈,美国代表间接与会。 

受访者华黎明系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11月29日上官新闻。



11月29日,在中断了5个多月后,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会谈在奥地利维也纳重启。据欧洲外交人士透露,会议将于当地时间下午2点(北京时间29日晚9点)开始,伊朗、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英国代表将展开会谈,美国代表间接与会。尽管伊核谈判重启,但舆论普遍认为,鉴于美伊两国在关键问题上仍然存在较大分歧,而且都不肯轻易让步,谈判前景并不明朗。


更多变数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核计划,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制裁。2018年5月,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协议,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朗制裁。针对美方举动,2019年5月以来,伊朗逐步中止履行协议部分条款,但承诺所采取措施“可逆”。


拜登今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方表示愿意重返伊核协议。协议相关方4月以来在维也纳就美国、伊朗恢复履约已举行多轮会谈。但之后,由于美伊分歧严重,会谈从6月中断至今。


11月3日,伊朗副外长、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巴盖里宣布,伊核谈判将于11月29日重启。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26日说,尽管美国违反伊核协议,伊朗仍将“怀着诚意”参加即将重启的伊核谈判,希望能达成一份“良好且可核查”的协议。


这是伊朗新总统莱希上任后的首次伊核谈判。西方媒体称,亮相维也纳的将是“一群新的谈判者”,漫长的停滞期和伊朗政府换届,是笼罩谈判的迷雾。与前任鲁哈尼政府不同,强硬派的莱希不会将核谈判置于政治议程核心地位,因此反而掌握了更多主动权。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孙德刚表示,时隔5个多月,美伊两国的内外环境均发生变化,也给谈判带来更多变数。他指出,莱希上台后,伊朗与沙特、阿联酋和埃及进行了双边秘密谈判,与周边阿拉伯国家关系有所改善。与此同时,伊朗被批准加入上合组织,得到中俄大力支持,与欧盟增进互动,使伊朗在此次谈判中或拥有更多筹码。


在谈判桌另一边,美国在重返伊核协议问题上面临多方压力。一方面,美国国内反对拜登政府重返协议的力量逐渐上升,尤其是在拜登支持率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来自共和党和保守势力的反对声尤为激烈。另一方面,以色列贝内特政府也反对美国重返协议。


法新社分析称,华盛顿现在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同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时已大不相同。盟友对美国的信任度降低,美国和中俄之间矛盾激化,而且即便达成新协议,拜登也很难在国会过关。


与此同时,在谈判中断期间,国际原子能机构公布的几份报告也加剧了西方的不安。尽管伊朗坚持以和平目的发展核计划的主张,但报告指出,伊朗浓缩铀储量以及丰度远超伊核协议规定上限。而且,伊朗丰度为20%和60%的浓缩铀储量都在不断提升。


美国“政客”新闻网称,与此前相比,各方政策没有太大变化,但谈判风险却提升了。


前景不明


对于此次谈判能否打破僵局,各方期待较低。分析认为,谈判很难取得实质性成果,因为双方的要价都很难得到满足。


综合各方分析,目前美国和伊朗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其一,核心诉求差别巨大。伊朗要求美国取消所有对伊制裁,希望美国“不附加任何条件地回到原来的伊核协议”,且认为谈判不应涉及修改协议文本,更不应涉及伊朗的导弹项目和地区政策。


但美方此前表示,只能取消与伊核协议有关的制裁,关于人权、恐怖主义等其他制裁将继续维持,而且即便重回协议也无法做到伊朗要求的“永久不退出”。美方还可能拿出一份“加强版”协议,对伊朗的地区行为提出要求,包括停止试射弹道导弹,停止干涉阿拉伯世界内政,停止在叙利亚建军事基地等。


其二,两国严重缺乏互信。就双方会前表态来看,都希望对方先迈出第一步。伊朗方面一再强调,新一轮会谈“必须符合伊朗的国家利益”,在美国重新履约和解除制裁之前,伊朗不会与美国进行直接谈判。而美方则表示,不会单方面充当“润滑剂”推动谈判进程,也绝对没有向伊朗提供谈判激励的计划。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拜登上任后,尽管愿意重回谈判,但实际上并没有放弃特朗普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意味着不会对伊朗作出更多让步。而伊朗也不会妥协,因为核计划是伊朗的重要政治筹码。


其三,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问题存在争议。国际原子能机构17日发布报告称,伊朗拒绝该机构对德黑兰以西的卡拉季市离心机生产设施进行监控。有外媒报道称,该核设施已恢复运作。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上周访问德黑兰后表示,恢复监控是核谈判的关键,但上周的谈判“没有结果”。


谈判前夕,美伊双方互放狠话,也为谈判前景蒙上阴影。美官员近日表示,当前伊朗只有两条路,要么是放任核危机升级,要么重返核协议。伊朗方面则多次强调,如果会谈无法满足伊朗的诉求,伊朗将会采取报复行动。


此外,据信是以色列发起的针对伊朗核设施的一系列袭击,包括一年前对伊朗顶级核科学家的暗杀,也被认为可能在谈判桌上再起争端。


“其他选项”?


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伊核谈判将何去何从?


据美国媒体披露,美国政府正在考虑与伊朗签署一份临时协议,旨在通过解除有限数量的制裁,换取伊朗停止部分核活动,为后续谈判争取时间。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分析称,拜登政府希望将伊朗从全球热点议题列表中去除,而伊朗则有意与世界做生意,在此背景下,两国可能达成新的协议,来缓解紧张关系。


华黎明则指出,拜登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政策矛盾性将显现。一方面,在阿富汗战争后,美国不愿在中东再挑起战争;但另一方面,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下,又不能放弃对伊朗施压,华盛顿极化的政治环境也让美国谈判代表很难提供切实可行的方案。


还有观点认为,伊核谈判可能向常态化发展。欧洲方面的消息称,他们预计这次谈判将成为后续一系列谈判的开端。也有美方官员持类似看法,称美国现阶段还不会提出建立信任的措施,但未来有可能。


不过,不少分析指出,留给谈判的时间所剩无几。美国军控协会称,伊朗正越来越接近其核计划的“突破点”。据该协会预计,伊朗距离生产出一枚核弹所需要的90%以上的武器级核材料只差一个月。


美国政府伊朗问题特使罗伯特·马利警告说,谈判的机会窗口不会永远打开,“如果伊朗采取了一些无法逆转的措施,将没有谈判余地”。


孙德刚却认为,目前伊朗已具备生产丰度为60%浓缩铀的能力,这恰恰说明“时间不一定在美国这一边”。“美国以压促变,恐怕只会起到反作用。”


也有一些媒体称,在外交选项之外,美国或许还有“其他选项”。这些“后手”可能包括采取网络攻击或军事手段破坏伊朗核计划,以及在以色列对伊朗动武的情况下,美国可能会采取默许态度。


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上周表示,已为以色列与伊朗的冲突升级做好准备,并重申以色列不会受到伊朗与世界大国达成的任何新协议的约束。以色列一直坚称,若伊朗达到90%武器级浓缩铀丰度,将采取武力手段。


孙德刚表示,尽管美伊双方都在保持克制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但也都在做“两手准备”——谈判和军事手段,这使地区局势未来仍将处于不确定性中。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