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赵明昊:中国想要什么样的国际秩序?赵明昊 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 拜登

赵明昊:中国想要什么样的国际秩序?

发布时间:2021-10-20作者: 赵明昊 

近日,美中两国元首先后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言,就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等问题发表看法。无疑,两位领导人的演讲稿都是精心准备的,他们力图借此提供有关国际秩序的愿景。 

作者赵明昊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CSCAP)中国国家委员会委员,本文刊于中美聚焦公众号。



近日,美中两国元首先后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发言,就世界面临的重大挑战等问题发表看法。无疑,两位领导人的演讲稿都是精心准备的,他们力图借此提供有关国际秩序的愿景。


拜登总统明确表示,“我们不是在寻求一场新冷战,也不是在寻求一个分裂成僵化阵营的世界”。然而在很多人看来,美国政府正在打一场事实上的“新冷战”,包括不断挑动意识形态的对立,以制造敌意的方式重塑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以及在经贸和科技领域推进“软脱钩”。美国知名评论家法里德·扎卡里亚认为,中美关系已经陷入“冷和平”。这不过是“新冷战”的一种委婉说法而已。


中国领导人在演讲中表示,“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这是中国领导层对国际环境的一个重要判断,中国的内外政策势必将基于这一判断进行调整。一方面,中国加快构建以“双循环”为特征的新发展格局,更加重视实现“科技自立自强”的目标,强调要促进“安全的发展”。新冠肺炎疫情也令北京看到了自身经济的脆弱因素,它对未来美国对华“脱钩”态势的严峻性也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


另一方面,中国强调世界需要的是“真正的多边主义”,它试图借此应对美国在经贸、技术、安全和意识形态等多个领域构建遏华国际阵营所带来的压力。今年以来,中方已经在多个国际场合谈及“真正的多边主义”这一理念,称任何形式的“新冷战”和意识形态对抗,都与多边主义的精神背道而驰,既解决不了本国问题,更应对不了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


针对拜登政府所说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中国领导人明确提出,“世界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个秩序,就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显然,中国方面对美国所谓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感到不满,并且认为美国政府在这方面变得相当虚伪。在北京看来,美国只会遵守它和盟友共同制定的规则,只会遵守能够确保美国“实力地位”的规则。比如,美国至今没有签署和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它却将自己打造为维护该公约的“斗士”。


令很多中国政治精英感到愤怒的是,美国一直在滥用该国的“民主体制”,从不为自己损害他国和国际社会利益的错误行为负责,没有哪个美国总统为之接受必要的惩罚。比如,小布什政府利用捏造的虚假情报发动伊拉克战争,并以武力方式在阿富汗推行灾难性的“民主改造”。特朗普政府肆意对他国开打“贸易战”,武断地退出对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危机至关重要的《巴黎协定》,并实施了很不人道的移民政策。


如今,拜登政府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方面也是表现不佳。虽然拜登政府意识到特朗普政府发起的“贸易战”是个错误,但它却以政策审议为借口迟迟不采取实质行动修正这一错误。“美国自由贸易联盟”近期向拜登政府施压,称关税提高了美国消费者的成本,导致美国制造业发展放缓,并使美国企业的海外竞争力下降,建议拜登政府取消对华加征关税。除了经贸政策,拜登政府对待移民的政策也受到批评。近日,美国驻海地特使丹尼尔·福特称拜登政府将海地移民遣返回国的做法非常不人道,他通过辞职对此予以谴责。


拜登政府不守国际规则的另一个例证,莫过于组建“美英澳三国同盟”并为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这一同盟主要是为了强化针对中国的军事威慑,被视为美国推动“新冷战”的又一表现。它本质上是“盎格鲁-萨克逊人”同盟,具有很强的种族色彩。拜登政府从阿富汗仓皇撤军的决定,本已让法国马克龙政府十分不满。“美英澳同盟”事件则彻底激怒法国,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激烈指责美国这种从“背后捅刀子”的行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也都反对澳大利亚获取核潜艇,担心此举将加剧地区军备竞赛,破坏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然而,这些批评意见并不会改变美国的“权力傲慢”。


此外,拜登政府在处理中美关系时,动辄强调“实力地位”以及“民主与威权的对决”,这种“意识形态傲慢”令中国也感到非常不满。美国本国民主体制存在巨大缺陷,这使拜登政府费尽心思拼凑“民主联盟”的行动颇具讽刺感。毋庸置疑,美国国内的经济不平等、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问题非常严重。近期福克斯民调结果显示,54%的美国受访者认为拜登领导下的国家比以往更不团结。


然而,美国政治精英似乎仍然沉醉于“民主原教旨主义”,并把中国当作所谓民主国家的敌手。这种做法令其闭目塞听,固步自封。比如,在“黑命贵”运动的压力之下,拜登曾发誓解决警察暴力的问题,但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围绕警察体制改革的谈判却在近日宣告破裂。美国的民主体制似乎已丧失推动必要社会变革的能力,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雅各布·哈克等人提出,这一体制已经沦为“赢者通吃政治”和“财阀统治”。


国际秩序的稳定来源于各国国内秩序的稳定,“民主原教旨主义”解决不了各国面临的发展挑战,只会带来更深的误解与对抗,并阻碍气候变化、粮食安全等全球性问题的应对。正如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亚伦·米勒所言,拜登政府所说的很多话听起来是为“新冷战”做准备,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有一种长期存在的倾向就是用民主理想的外衣掩盖对美国利益的追求。


中国领导人指出,“一个和平发展的世界应该承载不同形态的文明,必须兼容走向现代化的多样道路。民主不是哪个国家的专利,而是各国人民的权利。外部军事干涉和所谓的民主改造贻害无穷”。拜登政府需要认真对待中国的看法,不要在撤出阿富汗战场的同时,与中国开启一场“无情之战”。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