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丁刚:美国能否走出“帝国之累”的怪圈?丁刚 文化传播 民主 美国

丁刚:美国能否走出“帝国之累”的怪圈?

发布时间:2021-07-26作者: 丁刚 

20年前,美军对阿富汗的战争打响时,我在纽约做记者。  

作者丁刚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转自7月22日“丁刚看世界”微信公众号。


20年前,美军对阿富汗的战争打响时,我在纽约做记者。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周日,我和朋友开车去康涅狄克州采访。路过小城纽敦时,接到了报社打来的电话,说美军已经进入阿富汗,问了我当时在这个“最美国”的小城看到的景象。




纽敦的秋色


我是用“宁静”开始描述的:宁静的小城掩映在秋日灿烂的光色之中,街上几乎没有行人,镇里的酒吧里也没有什么顾客。在通往教堂的路上,可以看见一些缓慢行走的老人。整个小城沉浸在假日的舒适悠闲之中。


小城纽敦的宁静生活,与远在万里之外阿富汗的战火,形成了鲜明对照。


宁静几乎是所有传统美国小城最具共性的特征。有关介绍将纽敦的民风称作是“喜爱田园生活”、“热爱家庭”。


这个大约只有25000居民的小城,在2012年之前的10年中只发生过一起自杀案,其所在的丹伯里市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


纽敦人口中有95.14%是白人,信教人口占64%,其中有将近一半是罗马天主教徒,有35%为新教徒。该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90,193美元,人均收入为$37,786美元。可以说,正是像纽敦这样的小城培育并体现着美国精神。


按照小布什总统的战略构想,在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对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的反击,就是为了确保美国人继续拥有像纽敦小城那样的宁静安逸的生活。

一些美国精英当时甚至毫不掩饰地将对阿战争称为“信仰之战”。因为他们确信,只有彻底改变被视为低等文明那些民族的信仰,才有可能铲除恐怖主义的土壤,确保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安然无恙。


回国之后,纽敦很快就从我的记忆中褪去,直到2012年12月的一天。


我忽然看到新闻说,那里的小学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一位叫亚当·兰扎的20岁的青年枪杀了26人,其中包括20名6到7岁的儿童和6名成年工作人员。


如果不是因为亚当·兰萨的“惊人之举”,很难想象还会有什么原因,让这样一个世外桃园般的小城进入中国,乃至于整个美国和世界的视线。


那段时间,美国媒体把阿富汗远远地撂在了一边,目光齐刷刷地盯住了纽敦。




那些在枪击事件中丧生的孩子


也是那一年,在阿富汗阵亡的美国大兵人数超过了两千,美军每天的开支达到了2000多万美元。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或惨死在战火下,或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

从美国的角度看,美军对阿战争也许并不是完全的失败。战争打垮了基地组织,2011年5月 1日美军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郊区将本·拉登击毙,还确保了美国国内没有再发生像9·11那样来自外部恐怖分子的袭击。


但是,纽敦告诉美国人,这一次不一样,恐怖分子是自生的,可能就藏在他们当中。


美军从阿富汗的撤出让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小城。那场发生在2012年的枪击暴力事件,让我们对美军为何会放弃阿富汗有更深刻的理解。


打破美国人宁静安逸生活的并不总是来自外部的威胁,更有不断滋长于内部的危险。纽敦小学的枪击事件,不过是美国社会问题加剧的一个缩影而已。


一个强大的足以派出军队同时在全球打两场战争的国家,却无法很好地解决本国自身的社会问题。一个试图通过战争向全球传播自己信仰的帝国,回过头来却发现它无法将自己的国民凝聚在信仰旗帜之下。


直到最近一次大选,美国人终于不得不面对内部出现的激烈冲突与分裂。


美军从阿富汗撤出之时,戴维德·布鲁克(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的信念危机”的专栏文章。他这样写道,如果我们看到自己在阿富汗这样的地方抛弃了我们的盟友,那么在争夺人心的较量中我们可能处于下风。


作者对美军撤出流露出的伤感情绪让我们再次看到:


第一,五百多年来西方文明的传播与扩张是靠着资本-军事力量支撑的。美国撤军其实就是不得不回到“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原则上。


20年来,美国在这场战争中耗费了1万多亿美元,阵亡者达2400多人,还有2万多人伤残。


像历史上那些帝国一样,美国犯的也是个通病:强大到了不知道什么叫量力而行的地步。




第二,布鲁克在文章中为美国未能坚持在阿富汗传播民主而惋惜,他似乎刻意忘记的是,美军是用战争的手段“争夺人心的”!


在这场长达20年的战争中,据不完全统计,有4.7万多阿富汗人丧生或伤残,流离失所的难民更难以数计。反恐变成了对一个民族的改造,世界上哪个民族也不会忍受以如此惨重的牺牲来接受一个外来文明的改造。


阿富汗自1978年以来长期处于失序状态,国家缺乏基本的能够运行的政治建构,也没有找到使各民族、部落在政治协商的基础上达成一致的方式。这固然与当地民族的宗教信仰相关,但本质上仍然是现代化严重滞后造成的。


改变阿富汗的政治生态需要当地民族逐步走向开放。最重要的是,阿富汗人要根据其自身的文化历史传统,摸索出一条能获取民众广泛认同的重建政治秩序的道路。


背负着“民主和信仰使命”的美国大兵的入侵,虽然遏制了恐怖组织的发展,但解决不了政治重建和稳定发展的问题。战争加剧了不同文明、不同信仰之间的冲突,最终导致美军深陷这个“帝国的坟场”。


第三,对外传播民主,争取人心,美国首先要有自身信仰的凝聚力才行。


美国需要解决的内部问题这些年来不断积累,种族冲突频发、枪击暴力活动加剧、贫富差距拉大,甚至还出现了反民主的暴行。背着这些问题的美国,还要在全世界争夺人心,真是够累了!


美国早就想甩掉阿富汗这个包袱,有专家分析说,美国撤军就是想甩包袱给中国。


但是,用战争打造的这个包袱甩得掉吗?不要忘记,霸权是有惯性的,帝国往往是被疲劳拖垮的。


依据历史经验,战争造成的严重的人心创伤不可能轻易被抹平。包袱自己不会跑掉。阿富汗仍随时有可能成为牵住美国的羁绊。


记得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媒体曾报道说,小布什总统每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看有关恐怖主义活动的信息通报,恐怕现在的总统拜登也未必就敢调整这个“惯性”。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