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周戎:美法从阿富汗撤军对我周边安全与海外利益构成严峻挑战周戎 阿富汗 撤军 战争 塔利班

周戎:美法从阿富汗撤军对我周边安全与海外利益构成严峻挑战

发布时间:2021-07-14作者: 周戎 

自五月一日开始,美国突然加快了从阿富汗撤军的速度。到6月底,美军及其北约盟军(含澳大利亚、新西兰军队)已经撤离三分之二。 

作者周戎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5日 国际反恐研究。


自五月一日开始,美国突然加快了从阿富汗撤军的速度。到6月底,美军及其北约盟军(含澳大利亚、新西兰军队)已经撤离三分之二。6月10日,法国宣布将结束在非洲萨赫勒地区正在进行的新月沙丘行动(萨赫勒反恐军事行动),将撤离大部分正在非洲执行反恐任务的部队。这将对我国的周边安全与在非洲的海外利益产生重大影响,使得我国新疆面临阿富汗境内恐怖组织的直接威胁,也有可能导致我国在非洲的战略利益完全暴露在战乱、动乱、绑架袭扰和各类恐怖袭击面前。


美军正在撤离阿富汗


法军正在撤离萨赫勒


一、阿富汗形势岌岌可危,美军加速撤军将导致阿富汗局势动荡


随着美国及其盟友的撤军计划正常进行,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军的战斗也在变得更加激烈。阿富汗塔利班的大规模进攻态势远超预期。其攻击强度之大,攻击范围之广,攻击能力之强(控制了阿富汗与塔吉克斯坦的部分边界),攻击斩获之多(拿下62个县-区,获得大量武器装备)令人瞠目。更严重的是,随着来自于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驻阿富汗美军和盟军)的支援减少,阿富汗政府军的士气亦在不断降低,大量武器装备落入阿富汗塔利班之手,一些阿富汗政府军不战而逃,或弃战而降。战场形势明显朝着不利于政府军的方向发展,形势仍有继续恶化的趋势。


阿富汗塔利班在欢庆胜利


二、美国加速撤军包藏祸心,意在祸水东流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已很直白地表示,美国在阿富汗打了一场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但不管是“基地”组织还是塔利班都未被消灭,若塔利班重新控制阿富汗,就意味着美国在阿富汗进行了20年的反恐战争归于失败,这一地区将出现全面混乱和前所未有的安全风险。近日加尼与拜登会晤无功而返,拜登表示美国坚定不移地执行撤军计划,并未对加尼的苦苦哀求有什么怜悯。美方甚至有意加快撤军速度,丢下反恐的烂尾工程给周边国家。更值得重视的是,美方的快速撤军与美方构建反华联盟似乎有某种联系,美方更在于希望引发塔利班从反美变为反华,达到祸水东流之目的。同时,美方不再认为基地组织对美构成直接威胁,而乐见于恐怖组织直接威胁和攻击中国,最好与中国厮杀,美国好作壁上观。


三、对未来阿富汗局势的判断分析


需要再度强调的是,不能排除塔利班重新控制全国政权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阿富汗成为新的国际恐怖主义活动中心的可能性。尽管美国情报机关有可能过分渲染塔利班强大(即所谓三个月内有望夺取政权),但喀布尔政权迅速垮台不是没有可能。对此,我们要反问自己,塔利班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择谁?美国在中国与塔利班之间选择谁?中国能够与塔利班政权再度和平相处吗?虽然阿富汗塔利班当局直接威胁我国的迹象还不明显,但阿塔“同伙”却在蠢蠢欲动。


我们还要看到,未来在中巴经济走廊和中国周边,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有可能受到阿塔夺取政权行动的鼓舞,在巴卷土重来,对中巴经济走廊形成巨大的侧翼威胁。如果阿塔的胜利产生外溢效益,对中亚地区形成冲击,如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一部分边界目前已被塔利班控制,基地组织以及IS有可能重新渗透至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乃至整个中亚,恐怖势力会因美西方的撤军而快速蔓延,导致该区域的战略稳定全面失衡,既威胁我新疆的社会政治稳定,也将直接威胁我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更重要的是,随着美军和西方盟国的撤离,阿富汗今后有可能重新成为国际恐怖组织的根据地、极端主义的大本营、暴恐袭击的主要策源地,进而引发地区恐怖组织如伊扎布特、乌伊运东伊运蠢蠢欲动。


新疆在美国撤军后将面临国际恐怖主义的直接威胁,已被打压的新疆境内的民族分裂势力也会因塔利班夺取政权而受到鼓舞,在美国西方国家的纵容和配合下,新疆的形势会再起风波 。另外,世界新冠疫情不减的情况下,阿富汗安全环境险恶与疫情风险叠加(阿国内的接种疫苗率不足1%)。阿富汗形势急剧恶化,周边国家必须早做准备。考虑“美国后的阿富汗”形势,而我国新疆也越来越难以独善其身。


四、法国从西非撤军将加剧西非的安全形势恶化,也对我在非洲国家海外利益产生一定的影响


法国从西非撤军使原本反恐力量薄弱的西非国家如同是釜底抽薪,将导致西部和中部非洲反恐形势的急剧恶化。各路恐怖组织、极端组织和叛乱组织将不受约束地在广袤非洲土地上大行其道,包括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也包括伊斯兰国西非省,伊斯兰国大撒哈拉省。另外大大小小的恐怖组织、部族叛乱组织不仅逍遥法外,而且将快速跨国游动,增加联合反恐的难度。可以预见,未来萨赫勒地区等地区都是恐怖主义和武装叛乱的火药桶。同时,还需要注意到,非洲正在成为全球阻击新冠肺炎疫情最薄弱的地区。


萨赫勒地区越来越危险


西非的安全形势恶化,必将导致中国在萨赫勒地区的经济安全环境恶化,在非洲面临的风险陡增。非洲形势的恶化会大大增加中国在非洲企业防范恐怖组织的难度,增加在非洲地区维护我海外经济利益的成本。


还要注意到,法国从非洲撤出反恐部队,有国内因素和国际因素,其中法国对中国在非洲经济存在的不满已经显而易见。法国在非洲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的政策与美国接近趋同,法国在非洲大地上正在与美国联手对华。


今后我国在非洲所面临的直接危险包括


1、中国在萨赫勒的海外利益(各个中资企业项目)将直接暴露在恐怖组织和叛乱组织面前,中国在马里地区的安全风险陡增,马里北部地区将不会有中国企业的安全屏障;


2 中国在尼日利亚的经济存在将受到博科圣地、IS西非省、尼日利亚伊斯兰运动以及几内亚湾海盗的多重挤压,绑架、袭扰将继续威胁我在尼项目;


3、中国在南苏丹、刚果(金)、中非共和国将受到法国撤军的连带威胁;


4、新冠肺炎疫情无国界扩张将威胁中国在非洲海外建设项目和工地的人员生存与健康;


五、结论


(一) 双重压力


我国海外利益和周边安全将面临恐怖主义和美西方的双重压力,恐怖主义在客观上将成为美国反华乱华的帮手。


(二)周边部分地区安全环境的急剧恶化


根据上文估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与海外利益保护将面临空前险恶和全面恶化的安全环境,阿富汗再次成为西部周边最大的恐怖风险源,周边安全环境恐怖主义因素陡增,周边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也有渗透入境的危险。中国必须做好喀布尔陷落和萨赫勒全面战乱的应急准备。尽管阿富汗政府军并非不堪一击,形势也并非不可逆转,但中国有必要做好应对后美国时代阿富汗的准备。


(三)三重压力叠加对中国在非洲利益的高破坏性


恐袭与战乱的高破坏性,恐怖威胁、疫情蔓延与西方对中国战略围堵压力叠加,对中国在非洲确保资源和能源安全利益和中非可持续性合作产生无法预测和难以估量的风险。


(四)如何确保在新形势下能继续维护好中国周边安全和在非洲的海外利益,需要不断地跟踪形势,需要学界、企业界、军方、国家商务部门和国家强力部门进行认真研讨和商议有效对策,也需要中国在非洲海外企业不仅要积极应对,准备有序撤离,更要设法在困难的情况下继续生存与发展,而不是放弃目前的海外利益一走了之,应当记住利比亚的教训。另外,考虑到阿富汗形势的跌宕起伏,需要不断调整中国企业和人员在阿富汗的应急策略,既要准备有序撤离,又要见缝插针,尽可能避免放弃在阿富汗现有的经济存在,尤其是民营国有企业的存在。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