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何亚非:中美印需跳出地缘政治博弈陷阱何亚非 中美关系 全球化 中印关系 地缘政治

何亚非:中美印需跳出地缘政治博弈陷阱

发布时间:2021-06-22作者: 何亚非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突出表现在:世界力量平衡变化和地缘政治竞争等传统安全威胁,与气候变化和疫情蔓延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叠加;科技革命飞速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加速推动全球化内涵外延的调整。 

作者何亚非系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刊于6月21日中美聚焦。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突出表现在:世界力量平衡变化和地缘政治竞争等传统安全威胁,与气候变化和疫情蔓延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叠加;科技革命飞速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加速推动全球化内涵外延的调整。


大国关系更趋紧张敏感,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凸显,陷入零和博弈的恶性战略竞争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的现实威胁。如何消除误判,建立最低限度的战略互信,防止大国竞争滑入全面对抗,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尤其需要关注当前陷入困境的中美和中印关系。


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两国GDP占全球40%左右,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大国。中美关系走向对世界新格局和国际新秩序的形成十分关键。


中美建交40多年,大部分时间合作与竞争并存,以合作和“战略接触”为主。近年来美国对华战略发生根本性转变,特朗普政府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确立中国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上台后,对话窗口重新开启,但基本继承了对华强硬的战略竞争政策,以两党一致的《2021战略竞争法案》和《无尽前沿法案》为代表的全面打压中国政策正在逐步成形。


拜登政府将中国视为“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其高级官员宣称“对华接触期已经结束”,将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定义为“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已经进入实质化阶段,主要表现在经济科技脱钩、地缘政治军事遏制和意识形态妖魔化三个方面。


中印人口都在14亿左右,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印关系对亚洲和平与发展有重要影响,在各自对外关系中地位重要。近年来,印度内外环境变化,出于自身战略考虑并受美国对华遏制战略影响,其对华政策出现重大变化,中印关系严重下滑,两国在南亚和印度洋地区利益碰撞增多,在“一带一路”倡议、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等问题上分歧累积,洞朗对峙事件、加勒万河谷冲突等边界冲突持续冲击两国关系,紧张局势升温。


中美、中印关系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但是确实相互有关联。中美印三角关系需要放在全球地缘政治竞争和博弈加剧、国际权力结构变化的大背景下来审视。美印联手对付中国,无论是“美日澳印四国联盟”还是包括印度的“技术12国”(T12),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美印出于各自战略,经过深思熟虑的政策选项,其中当然有对中国发展走向和对外政策的严重误判,但主要还是两国战略目标的契合催生了相互利用的准结盟关系。不认识这一点就难以真正了解美印关系的实质和美印联手对华战略的实质。


中国始终认为,合作和竞争都是国家关系的常态,大国之间避免不了竞争,同时存在广阔的合作空间,只要是良性、和平竞争,就不会陷入“零和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随着全球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增多,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单打独斗。大国维护世界总体和平、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利益始终存在。从这个意义上看,中美和中印虽然竞争加剧,合作空间和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美印未必认同这样的思路,两国不少人包括高层不是从双赢或者多赢的高度来看待双边和三边关系,而是始终抱着对立与对抗的心态,对中国的发展有深深的疑虑和焦虑。


目前中美、中印关系的主要问题,一是缺乏基本互信,不能真正理解对方的战略意图,或者不愿相信中国和平发展的战略;二是三国战略目标确有异同,有利益的冲突。后者是客观存在,而且由来已久,前者则是缺乏深入坦诚沟通,战略疑虑导致战略竞争,或者有意而为之,认定对方是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这两个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当然是有的,关键是想不想去做,怎么做?有几点建议:


1.重新建立最低的战略互信,就是承认两国战略取向异同问题和存在的各种分歧,放弃零和博弈的恶性战略竞争,通过对话和谈判,寻求合作的空间和时间。


2.以“相互尊重”为基础进行务实认真的对话和谈判,有选择地在两国共同关心的领域进行适度合作,譬如气候变化、网络安全、防控疫情等,并通过合作采取建立信任措施,为重建战略互信铺路。


3.相互尊重首先要求两国不抱偏见地看待对方,尊重对方的发展道路、政治经济文化选择及其制度安排,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民族尊严和发展权利。有分歧是正常的,关键是在平等基础上讨论如何解决分歧。


4.对于中印而言,双方需要认同“互为发展机遇”、“互不构成威胁”的基本判断,以积极、开放、包容的心态,正确分析认识彼此意图,相互尊重和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


5.中美、中印对待竞争要有客观、务实认识。中美、中印客观上存在竞争关系无可厚非,这是国家间关系常态。关键是两国要努力确保这种竞争关系是良性的,而不是恶性的。良性竞争有助于推动两国和世界的发展和进步,而恶性竞争只能导致互相伤害并损害国际社会的利益。对于中美这样的大国而言,两国尤其需要合作,确保在竞争中不会出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零和博弈。


最后,无论中美关系如何恶化下滑,加强对话、及时沟通始终是需要的。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两国元首有过除夕通话,双方在阿拉斯加举行高级别会谈,最近双方代表就经贸问题举行通话,这些都是正确的做法。只有正确了解对方的需求、意图,才能避免对抗,才能找到双方合作的契机。


对于中印关系也是如此。由于受到政治环境和新冠疫情双重影响,两国从官方到民间,从经贸合作到人文交流严重受阻,双边对话和沟通亟需恢复。考虑到中印边界出现问题随时可能引爆两国民众民族主义情绪,两国应坚守“不脱轨、不对抗、不失控”的底线,将边界分歧放在两国关系的适当位置,而不是视为全部内容,以便为恢复沟通对话创造有益的政治环境。


惟有包容才能共存,惟有合作才能共赢,惟有开放才能发展,惟有和平才能繁荣。只有做到了真正的相互尊重,并加强接触和沟通,中美、中印关系才能得到改善,其发展才能行稳致远。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