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何亚非:中美新关系下中国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何亚非 中美新关系 战略竞争 脱钩

何亚非:中美新关系下中国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

发布时间:2021-05-10作者: 何亚非 

在纷繁复杂的国际背景和经济压力下,中美关系经历了一段剧烈下滑的阶段,而中美两国的GDP加起来占全球40%左右,两国之间的关系不仅关乎两国利益,更关乎世界。 

受访者何亚非系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兼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刊于2021年5月9日大洋网。



在纷繁复杂的国际背景和经济压力下,中美关系经历了一段剧烈下滑的阶段,而中美两国的GDP加起来占全球40%左右,两国之间的关系不仅关乎两国利益,更关乎世界。针对这一背景,在昨日于上海举办的未来趋势与新商业文明主题论坛暨创合汇新商学十周年盛典上,外交部原副部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原副主任何亚非进行了主题为《中美新关系下的中国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观点分享。


何亚非认为,中美新关系是在世界格局深刻变化的背景里发生的,各国人民生活、生产方式和社会架构颠覆性改变的同时,人类的生存安全也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世界力量平衡发生重大变化,相对来说,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开始崛起,而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西方国家力量下降,美国不能一家说的算了,所以这导致了地缘政治的关系紧张,导致了东西方文明隔阂、冲突的加深。


中美关系已进入全新阶段。“所谓新关系,是指中美关系从1979年建交以来的30多年里,中美关系总体是竞争合作、以合作为主,而后主要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确定中美是战略竞争关系,这就是中美新关系。”何亚非如是说。


中美新关系有三大特点:


第一、美国对华战略深刻变化,美国把中国定性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是会挑战美国在全球利益的大国,所以遏制中国的发展,防止中国挑战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主线。


第二、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在特朗普执政后期进入实质化阶段,主要表现在“经济科技脱钩、地缘政治遏制、意识形态妖魔化”三大方面。


第三、中美战略竞争意识形态色彩更浓、更强,可以说已经渗透到中美关系的方方面面,连人文交流和留学生也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可以闻到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冲突的硝烟。


这个背景下中国经济全球化怎么发展?何亚非认为,中国经济全球化发展会成为中国经济今后发展新常态,处理好中美战略竞争新关系不能走倒退的道路,而是应以双循环,扩大改革开放来应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反全球化和强权政治。同时,还要解决中国经济全球化发展新模式和新结构的对接,中国经济全球化发展将步入多元消费时代,在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的地位进一步提高,有望成为全球新经济增长的引领者,这是中国经济发展路径的新选择和新起步。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