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亨利·保尔森为美中关系的未来建言保尔森 中美关系 中美经济 重启对话

亨利·保尔森为美中关系的未来建言

发布时间:2021-02-23作者: 亨利·保尔森 

美中关系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但美中两国将长期陷入战略竞争,在技术、经济、金融、军事和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展开全面竞争,而且两国还将争夺在第三国的影响力,包括主要的经合组织经济体及“全球南方”的新兴经济体。这构成了全球地缘政治以及国际经济的新背景。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来反映中国、美国和世界发生的重大变化。对此,保尔森为这场新兴的美中竞争做出了三点建议。 

编者按:2月22日上午,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的“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成功举办。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美国亚洲协会会长、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北京大学校长郝平,美国史带金融财团董事长兼CEO莫里斯·格林伯格,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先后在开幕式致辞。


论坛设置了三场平行分论坛,分别围绕“重塑政治互信”“重建经贸均衡”“重启人文交流”展开研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是本次论坛的主要承办方之一,承接大量会务与中外嘉宾邀请事务,并主持分论坛二。论坛以网络视频连线形式召开。政商、教育、文化、体育等40多位中外代表参加。这是拜登执政以来中国机构主办的第一场中美对话。以下为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j讲话内容。本文首发于保尔森基金会微信公众号。



保尔森强调,美中关系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但美中两国将长期陷入战略竞争,在技术、经济、金融、军事和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展开全面竞争,而且两国还将争夺在第三国的影响力,包括主要的经合组织经济体及“全球南方”的新兴经济体。这构成了全球地缘政治以及国际经济的新背景。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框架来反映中国、美国和世界发生的重大变化。对此,保尔森为这场新兴的美中竞争做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发生破坏性冲突的可能性,并在共同关心的领域取得进展,美国和中国必须决定如何以及在哪些领域竞争,如何避免冲突。尽可能健康的竞争,不进行不必要的对抗,符合两国的利益。


其次,出于对国家安全的关切,美中两国将面临越来越大的脱钩压力。以技术为例,他认为这将是美中关系向前发展的核心挑战。两国都有必要封存高科技,以维护国家安全。但如果走得太远,就会形成他所说的经济铁幕,使供应链脱钩,并在全球经济中建立不兼容的规则和标准,阻碍创新和经济增长。


第三,即便没有合作,至少要有一定的协调,否则有些问题根本就无法缓解和解决。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一些比较容易的问题上,以建立合作势头和相互信任,并在此基础上继续前进。


重启美中合作的重点领域


谈到美中可以立即开展合作的领域,他表示,首先希望两国能够达成一致,大面积取消对学生和学者交流的签证限制,这能促进创新,也符合公众利益。


另一个合作领域是阻止新冠疫情。他建议,第一步是尽可能地协调疫苗的分配,需要确保所有国家都能得到足够数量的经批准的有效疫苗,否则全球经济复苏将减缓。


其次,两国应该争取在环境和气候方面取得进展。


美中气候合作前景


保尔森表示,很高兴美国重新加入了《巴黎协定》,而中国的目标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但两国目前的行动都无法实现避免灾难所需的全球温控目标。如果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国以互补的方式合作,改变气候轨迹将容易得多。


第一,美国和中国应共同努力,重新思考国际气候治理问题。需要有惩罚力度的治理结构,正视搭便车的问题,并为遏制排放创造激励措施。


第二,两国应推动取消环境商品和服务的关税。


第三,两国应该共同努力,在减少新兴市场包括“一带一路 ”国家的碳排放方面取得进展,并鼓励绿色发展的最佳实践和最高标准。这也是他创立的保尔森基金会与中方密切合作制定自愿性绿色投资原则的一个领域。


第四,两国都需要提供激励措施,引导私营部门的资本流向减少碳排放、支持绿色发展和重视自然的创新解决方案。


第五,两国应当联合投资那些有可能帮助我们避免最不利的气候结果、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哪怕这些技术在商业上没有效益。


第六,两国应该共同努力,在中国、美国和世界各地部署清洁技术。


更广泛的美中经济关系


如果两国关系不能取得进展,全球经济中最重要、增长最快、规模最大的领域将被切断贸易和投资的通道,这对美国、中国和世界都不利。为此,保尔森建议:


近期,两国应该全面落实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并开始全面的双边谈判,重点解决市场扭曲问题,采取他所说的“定向对等” 战略。重点关注对等规则、市场准入和行动,但不是建立在机械和条件反射的基础上,而是考虑是否符合美国工人、农民和牧场主的利益。从中国的立场来看,也要符合中国人的利益。


另外,希望两国能够重新建立战略经济对话,以应对重大的长期宏观经济挑战,同时在更紧迫的问题上取得进展。


从长远来看,两国应该共同努力,更新和改进全球贸易体系,首先是改革世贸组织。


最后,美国应与主要经济盟友和中国合作,加强数字贸易、技术、知识产权、环境商品和服务的规则并使其现代化。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