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刘典:把握网络强国建设思想 打造数字经济竞争优势刘典 数字经济 网络强国

刘典:把握网络强国建设思想 打造数字经济竞争优势

发布时间:2021-02-19作者: 刘典 

建设网络强国不仅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时代需要,更有助于提升我国的国际话语权,引领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升我国在数字地缘的国际竞争中的软实力。一方面,建设网络强国,实现互联网核心技术的掌握和领先,有助于增强我国在参与全球网络空间建设中设置技术标准的权力。 

本文作者刘典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本文刊于2021年2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经党中央批准,《习近平关于网络强国论述摘编》在全国出版发行,这是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强国的重要思想的权威读本和最新教材。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事关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的重大战略问题,要从国际国内大势出发,总体布局,统筹各方,创新发展,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因此,面对后疫情时代动荡加剧的国际形势,建设网络强国不仅是当今的时代需要,更对增强数字经济的硬性实力、提升网络空间中的国际制度性话语权的软实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自1994年接入国际互联网的二十多年来,我国的网络建设发展不断,已拥有9.4亿网民,互联网普及率达67%,拥有10家在全球市值排名前三十强的互联网企业,在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和信息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新经济业态的发展等方面势头强劲,正逐步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的方向迈进。尽管如此,我国的网络关键技术却受制于人,核心电子元件、高端芯片、操作系统等技术面临“卡脖子”风险。而且作为互联网大国,我国参与国际互联网治理的规则体系制定、塑造国际网络空间基本价值规范的能动性不足,缺乏互联网空间的国际制度性话语权。所以,打造网络强国,实现技术自主,深度参与全球网络空间治理,增强国际话语权,对于数字经济时代下打造国际网络空间和数字地缘的区位优势具有重大作用。


从国际层面看,我国网络强国战略的提出顺应时代潮流。随着互联网空间的兴起,网络深入到国家治理的方方面面。作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文化繁荣的传播渠道、社会治理的新平台,互联网成为信息时代人类文明重要成果和创新高地。目前,全球范围内的互联网发展势不可挡,各国针对互联网主权的博弈日益激烈,但中国参与国际互联网竞争的优势尚且不足。一方面,信息技术滥用、网络监听、网络攻击频频发生;另一方面,各国纷纷争夺网络空间治理规则,比如多国强调的“数据主权”与美国等发达国家过去推崇的“信息自由”的治理理念发生冲突。因此,建设网络强国,既要加强我国的技术自主能力、基础设施安全性等硬实力,又要建设网络空间治理中的国际制度性话语权等软实力,才能在网络空间的竞合中维护国家利益、打造信息时代下国际地缘新优势。


建设网络强国不仅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时代需要,更有助于提升我国的国际话语权,引领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升我国在数字地缘的国际竞争中的软实力。一方面,建设网络强国,实现互联网核心技术的掌握和领先,有助于增强我国在参与全球网络空间建设中设置技术标准的权力。在增强互联网技术、基础设施等“硬实力”的同时,我国也在建设符合我国战略利益、打破西方国家网络霸权的网络治理原则和价值体系,提倡“互联网主权”“信息安全”以应对西方国家的“互联网自由”战略的渗透。通过“一带一路”等区域合作平台,我国可以将网络治理、数字经济等方面的“中国方案”推广至沿线国家,推动数字空间层面的国际合作,从而增强我国在网络空间治理、数字经贸合作、跨境数据治理等方面规则体系制定的能力,增强互联网空间的国际制度性话语权,引领国际价值规范的塑造,构建国际数字地缘中的“软实力”优势。另一方面,建设网络强国,利用网络作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媒介,通过强大的网络基础设施和国际化的互联网企业改变我国在网络文化、网络传播、网络舆论、网络话语中的劣势,增强网络软实力,提升中国价值体系对于国际规范秩序的塑造能力,打造有利于未来参与国际竞争的数字地缘。


疫情之下,互联网成为影响世界的重要力量,对我国而言,可以从三个层面来发展建设网络强国。首先,解决“卡脖子”问题,实现关键互联网技术重大突破是建设网络强国的核心。建设网络强国,要实现技术自主,建设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障,维护信息安全、数据安全。通过保障网络信息基础设施的安全,抵御网络渗透、网络攻击、网络侵蚀、网络恐怖对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多方面带来的危害,使延伸到网络空间层次的国家主权得到保障,实现国家在数字地缘上的战略安全,形成国家充分参与数字化国际竞争的安全基础,增强国际竞争力。


其次,建设网络强国,推进新兴城镇化、智慧城市建设,打造覆盖全国的信息化、智能化网络基础设施,包括大数据、物联网、电子商务、在线支付等体系,可以为我国的互联网企业打造良好的网络平台,发展我国互联网经济的商业优势和技术优势,并推动我国的互联网平台和商业模式的国际化,在未来数字化的全球经济格局与各国实力再分配中占据优势地位。


再次,作为未来的网络强国,要增强优化全球互联网资源配置的能力,引领建设跨国的信息网络互联互通。我国正积极推动信息通信业“走出去”,参与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引领区域信息技术合作,打造参与国际经济竞争的新优势。通过打造区域信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数字一带一路”,推动通信设备制造、运营服务和网络技术标准等受到国际认可,增强区域影响力,在国际网络空间的规则制定、技术标准设定、网络资源配置方面掌握主动权,增强参与网络空间国际竞争区位优势。


建设网络强国,是后疫情时代数字经济发展的时代之需,更是走向国际舞台、打造国际数字地缘新优势的战略选择。正因此,要牢牢把握网络强国的战略思想,大力发展技术自主研发,增强互联网技术、基础设施等“硬实力”,提升我国在网络空间、跨境数据治理等领域国际制度性话语权,塑造国际数字竞争中的“软实力”优势,将“硬实力”与“软实力”合二为一,向网络强国的目标奋力迈进,从而实现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培育出国际竞争新优势。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