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王文: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王文;未来五年;中美博弈

王文: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

发布时间:2021-01-20作者: 王文 

拜登1月20日正式上任执政。美国会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中国愿望与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合作,但美国未必那么乐意接受中国崛起。笔者希望从未来五年的视角来看待新一轮的中美博弈,以中国为本位,保持战略定力,客观、真实地厘清中国对美国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与三个不利条件,并针对性地提出建议。 

本文是1月16日受团中央和全国青联邀请,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文在B站做了主题为《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动荡与变革》的直播演讲内容。


拜登1月20日正式上任执政。美国会如何应对中国崛起?中国愿望与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合作,但美国未必那么乐意接受中国崛起。笔者希望从未来五年的视角来看待新一轮的中美博弈,以中国为本位,保持战略定力,客观、真实地厘清中国对美国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与三个不利条件,并针对性地提出建议。


中国式“战略定力”,未来何为?


有人可能会问,拜登任职四年,为什么是“未来五年”?这个疑问有一些道理。过去国际研究界的确习惯于类似克林顿时期、小布什时期、奥巴马时期对华政策或中美关系的说法,时间段通常是四年为限。未来四年,拜登执政,对华关系肯定是其重要工作。


拜登目前25名内阁成员任命已到位,拥有大量熟悉中国套路的政治精英:国务卿布林肯是职业外交官,与中国许多官员打过交道;财政部长耶伦是原来的美联储主席,与中国许多金融高官熟悉;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曾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曾随同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出访112国,2018年还低调访问过台湾;中情局局长伯恩斯,也是职业外交官,退休后担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许多中国学者访问美国智库时都曾与他打过交道;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曾任国务卿,访问过中国多次;贸易代表戴琦,是华人,曾在广州中山大学教过两年英语,还曾担任对华贸易执行首席顾问。


我甚至觉得,拜登的内阁成员配置,就像是专门为应对中国崛起而安排的。至少可以说,拜登在选择内阁对外事务的官员时,是否了解中国,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



我们期待美国能够与中国有更多合作,但期待不能太高。正如生意场上的一个说法,叫“杀熟”,对中国熟,有可能会对中国更狠。因为他们多年与中国打交道,太熟悉中国的套路。拜登2020年春季在竞选时曾在《外交》期刊上发过一篇长文,承诺美国要重新领导世界。如果按这个目标来看,拜登时期的中美关系,压力其实是相当大的。


还有一个容易忽视的点,民主党人传统上更倾向于用意识形态来看待对手,更爱发动战争或采取军事手段,更愿意挑别人的人权问题。美国民主党人执政时,中美关系也往往会遇到更恶劣的挑战,比如1999年克林顿执政时期发生的“南斯拉夫炸馆事件”、2016年奥巴马执政时期发生的“南海仲裁案”等等。从这个角度上看,拜登执政时,中国抱有良好的愿望没有错,但切不可幻想外部压力肯定会比特朗普时候更好。


美国是中国发展的最大外部干扰变量。未来四年,拜登肯定非常重视对华博弈,那我为什么还要用“未来五年”这个时间段呢?主要是想强调以我为主,中国本位。当下思考中美关系,想比于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有能力做到“以中国本位”的视角。换句话说,中美未来会怎么样,不是美国一家说了算,也取决于中国人怎么思考?怎样的行动?怎样的回应?


这也是近年来我思考与研究中美关系的重要心得:中国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一定程度的中美关系状况?美国没有绝对的实力牵着中美关系走,如果中国不愿意的话!


我记得,几年前,拜访五角大楼。那是一个号称全世界最大单体建筑,楼道里陈列的都是各次战争的战利品与历次战争的照片、纪念物、军旗等等,整个五角大楼就像是一个军事博物馆,有一位美国军人曾对我炫耀:过去100多年,美国至少超越、压制和干垮掉五个强劲对手,分别是1898年西班牙、1922年英国、1945年法西斯德国与日本、1985年日本(第二次)和1991年苏联,中国将会是第六个!我当时的回答是,OK,let's wait and see(我们等着瞧)。


过去两三年,蓬佩奥对中国的招数,就是那位军人说的那样,想掀起对中国的“新冷战”,多次发表长篇幅讲话攻击、抹黑中国,但中美之间的“新冷战”没有形成,中国有回击,但没有激怒;中美关系有下坠,但没有失控;中国屡屡被挑衅,但中国回击气势上不落下风。相比之下,特朗普、彭斯、蓬佩奥看上去气势汹汹,实则外强中干,最后,一场疫情像是一个大浪,退潮后,全世界都看到,原来是蓬佩奥之流光着身,更显得气急败坏,狼狈不堪。


过去四年,特朗普对中国的疯狂遏制,效果一般,没有遏制住中国发展,甚至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倒在特朗普的对华遏制政策。历史的天平正在往中国一边倒。


反观中国,对美的博弈策略是有效的,充分反映了中国的底气、耐心与智慧,也捍卫了中国的主权、安全、利益与尊严。这个时候,我们有理由相信,近些年来,中国人不断说“要有战略定力”、“战略耐力”等说法的重要性。


这也是为何我要用《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的重要原因。那就是,未来五年,中国进入到“十四五时间”。“十四五规划”已确定。拜登无论如何出招,中国就以你打你的、我发展我的套路来应对即可。中国的发展节奏,不必随着美国总统换届而起舞。从这个角度看,“十四五规划”,不仅是中国国内发展的节奏,也应是应对中美关系的节奏。


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要低估美国对对手的压制能力与中美关系的严重性。近年来,我听到不少的美国朋友讲过,未来5-10年,如果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的话,那将彻底终结美国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经济霸主地位,可谓“130多年来未有之大变局”。特朗普在过去四年发动了一场“构造中国威胁感”的战略总动员,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从55%左右下降到15%左右。美国社会是很分裂,几乎任何政策都有可能会产生社会撕裂感。但打压中国,对中国用狠,美国人的争议度会非常少,甚至是达成了高度的两党共识。


如果说对付竞争对手,特朗普是“扫射”型的话,拜登很有可能是“点射”型的。拜登在中国的形象总体上不错,中国主流希望他能与中国合作,但另一种可能是存在的。2020年底,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决议,其中讲到未来四五年将处在“动荡变革期”的说法,是非常适合套用在中美关系上的。


不过,即便如此,中国人是经历过风浪的,特朗普对华压制起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思想政治课的作用,比任何一位思政课老师都更有效地教育了中国人:要直面残酷的国际博弈,要对美国放弃一厢情愿的幻想。过去,多数中国人把美国想像得太好、太完美,但现在,中国人更有心理准备地看待这个可能相当凶残、还有可能善于伪装、有时也会友善的对手。


所以,特朗普对华压制四年,中国的一个重大经验是保持战略定力。未来四年,拜登执政无论采取怎样的对华政策,中国仍须保持战略定力。


中国对美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三个不利条件


中国要对美国保持战略定力,不是只是喊的口号,而是源于目前对本国现状、对手情况与全球形势客观而理性的分析与判断。十九届五中全会讲,“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在哪儿呢?


针对中美博弈,我的想法是,总体看来,中国对美国博弈大体具有三个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当然,也有多年来未曾遇到过的不利条件。


未来五年,中国对美国博弈的三个有利条件大体是这样的。


第一个有利条件是,中国对美国博弈拥有前所未有的国民底气与实操经验


这些底气、经验仍在提升中,但应对拜登时期的对华政策,应该是够用的。普遍认为,拜登的内外政策不像特朗普那样不可测,对华政策一般也在想象范围内。


应对美国的意识形态公共外交与民主自由式的人权挑刺,中国不会像过去有些人那样,或崇拜美国机制、或惧怕美国指指点点,现在,中国完全有底气反其道批判美国本身的社会缺陷;应对美国的贸易大棒,中国不会再有任何像上世纪80年代日本那样的完全妥协选项,而是更加精准地回击,同时也不放弃任何谈判的可能性;应对美国军事挑衅,中国有实力采取反介入战略,五角大楼相信,一旦真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美国占不到多少便宜;应对美国在中国香港、台湾、新疆、西藏等方面的找茬,《反国家分裂法》《国家安全法》在那里等着呢。


中国的底气有实力的基础。中国是美国过去120多年最强劲的对手,2020年中国GDP已是美国的75%左右,对外贸易总量连续8年超过美国,工业生产总值是美国的1.8倍。中国对美贸易仅占中国全部贸易的11%,美国仍然最重要,但相比过去,美国的重要性在下降。未来五年,中国贸易、投资、旅游、留学等都会出现亚洲区域的转移,美国的重要性会进一步下降。


更为重要的是,对美博弈, 中国人空前团结。疫情期间,中国相对有效的防疫措施与生命至上的执政理念,进一步拉升了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率。


某种程度上看,中国人对政府反击美国挑衅与找茬的支持度与应变的灵活度,一定不会比美国人对白宫对华打压、维持美国霸权的政策的支持度与心理准备更低。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美贸易战打了两三年,我曾六次到福建、广东、浙江、山东调研,走了数十家企业,中国社会、企业、地方甚至那些受损的外贸企业绝对支持中国对美反制。我曾见过一位科技企业,进货遇到困难,但没想到这家老板说,没事,我们能想办法,必须得支持国家打回去。我称其为新时代的“上甘岭精神”。


相比之下,中国对美提高关税额度,许多美国企业主受不了,嗷嗷直叫,社会舆论也很分裂。可见,有一种互扇耳光的运动,谁赢比得不是谁力量更大,而是谁更能扛痛。大国博弈,同样残酷的“痛”,中国人、中国企业、中国社会的忍痛力远高于美国。这正是新时代中国的底气!


第二个有利条件是,美国国力与压制对手的能力表现出百年来前所未有的潺弱与颓势


在经济实力上看,1945年二战结束时,美国经济总量占全球50%以上,1960年下降到40%,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下降到23%,历史最低点。此后微微有所上扬,但没有超过25%。


从国际领导力看,特朗普四年基本摧毁了美国的软实力。皮尤、盖洛普多次调查显示,世界已不再把美国视为最有领导力的国家,几次调查都低于德国或中国。过去一个世纪,从1917年一战后期、1940年二战、50年代冷战、70年代能源危机、1991年海湾危机、2001年反恐战争、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每一次危机的拯救,美国都是国际领导者。唯有这次新冠疫情大危机,美国非但领导不了世界,连自身都难保。


从军事实力看,过去二十年,从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再到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克里米亚战争,美国军事的有限性暴露无遗,没有一场战争可以用 “完胜”来形容,有时甚至常常被俄罗斯、土耳其所戏弄。


我最近写过一篇文章,讲述在中国舆论中流行的“美国崩溃论”及其正在出现的概率。多年前,我在华盛顿一次会议上与人争辩当时流行“中国崩溃论”时说,中国数千年的文化根基决定了中国不会崩溃,但美国是建立在政治共识之上的国家,政治共识没有,国家大厦就会动摇。


当然,华尔街金融实力、硅谷的科技实力、美国流行文化仍然还据有相当大的全球领衔力。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地说,美国综合国力沦为1945年以来最弱的时候,而中美综合实力的差距,也是小于美国与过去五个对手之间的差距。美国缺乏全面压制住中国的绝对可能性。


第三个有利条件是,世界各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和平、谋求发展


这是一个去意识形态、去革命化的世界。与冷战时期世界在苏联、美国之间选边站完全不一样,特朗普打压中国四年,蓬佩奥逢华必骂、窜访各国,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美国主动发起贸易战,美国没赢,就算输;中国没输,就算赢。而美国掀起“新冷战”,没有国家选择全面倒向美国,可以证明美国输了。


世界不愿意选边站,除了中国推行和平、合作、共赢、平等的外交以及13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世界苦战已久矣”,甚至可以说“世界苦美已久矣”。


近三四年来,我曾拜访几十个国家,与这些国家精英、老百姓都有深谈。对中国不喜欢的有,对美国不喜欢的更多,主流心态是,两个巨人打架,咱别掺和!咱努力发展自己的。看着中国能扛住美国打压、且愈战愈勇,世界的心态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对中国同情、支持甚至崇拜的人开始变多。这是我亲历的真实状态。


有人会说,拜登会联合欧盟、英国、日本!这种可能性有,但看看RCEP签署、中欧投资协定签订,欧盟、英国、日本全面倒向美国的可能性不大。


从这个角度看,未来五年,无论拜登、还是拜登的继任,无论怎么对华折腾,只要中国自己不犯错误,美国既没有实力打倒中国,也没有实力纠集一批国家围殴中国。这是我对未来五年中美博弈最审慎乐观之处。


当然,审慎乐观不等于中国不面临挑战。“祸起于萧墙”,中国对美国博弈,存在着三个不利条件均与国内有关。


第一个不利条件是,中国社会某些领域的拼搏精神出现了懈怠的苗头


中美的国力之争,关键是人。国民在奋斗,国家就会进步。这是过去四十年中国国力奋勇直追、在部分领域甚至超过美国的重要原因。


以我的经验看,当下中国社会部分领域在拼搏和进取精神上似乎出现了消极的苗头,希望引起各界的广泛注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至少还需要一代人或多代人的时间,“懈怠”要不得!


第二个不利条件是,中国科技创新与国际治理体系仍存在大量被外界“卡脖子”的局限


尽管中国近几十年的科技水平飞速发展,甚至专利数量都已超过美国,但总体实力上,中国仍远远落后于美国。《科技日报》2020年夏天曾罗列中国被美国卡住了咽喉25项科技,包括:1)高端光刻机以及相关技术;2)芯片制造以及相关设计工程软件;3)个人电脑和手机操作系统以及相关工程软件;4)核心工业软件;5)数据库管理系统等等。


近年来,按照美国制订的《国家量子倡议法》(2018年)、《美国人工智能发展倡议》(2019年),以及《出口管制改革法案》(2018年)等相关法案和计划,美国已经针对中国AI技术、芯片、机器人、量子计算、脑机接口、先进材料等14类新兴和基础技术领域限制对华出口和技术合作,大量科技公司都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比如,华为售卖荣耀,任正非先生自己透露,这是“割尾求生”。2021年华为的任务就是活下去。在中国的一些大学和研究机构,也被美国制裁禁用Mathlab软件,对科研工作造成极大的不便。


不仅是科技“卡脖子”,在国际治理与运行体系上,美国也占据不少领域的垄断地位,如以垄断SWIFT全球支付系统为重心的美元霸权体系,以垄断全球16个主要海上运输通道为核心的美军霸权体系,以垄断全球话语霸权为重心的英语媒体、新媒体传播与平台体系,美国在大量领域仍然具有“想整谁就整谁”的绝对实力。


2020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决策层疾呼,要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正是出于这方面的紧迫感。


换句话说,如果美国再来一个比特朗普还要“疯”的总统,全面与中国翻脸,将压制中国定为唯一的对外战略目标,中国有可能会阻止不了,至少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有人会说,没关系,如果美国要全力整中国,他们也不会好受。是的,如果中美交恶,那将是中国的灾难,美国的灾难,也将是世界的灾难。不过,不要忘了,美国现在正升腾出一批疯狂的极右势力,比如特朗普原战略顾问班农。在他们看来,即使双输,甚至美国输的多,也要遏制住中国的崛起之势。从这点看,我们需对一个越来越极端化的美国做好心理准备与想象。


第三个不利因素是,世界不确定性变量(如恐怖主义、金融危机、五毒势力)有将中美两国拖入全面对抗的可能性


这一点往往超过人们以往的经验,在这里就不再赘述。我一直认为,当下的世界形势随着智能科技与全球流动的加速,“黑天鹅”事件已成为“灰犀牛”了,遇到不确定性的事件、从未见过的事件,将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人类常态。


中国持底线思维,怀最好预期,尽最大努力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经历建党100年、新中国72年、改革开放43年的风风雨雨,中国人应该有更大理性与成熟度去看待世界,更应该有能力去看待中国自身的优点与缺点。我最后的一部分内容,就是想和大家讲,那咱们该怎么做?


第一, 中国人应该有国民自信,也要有危机意识


过去一年,抗疫的有效更加让咱们确信“中国人行,中国很棒”的道理,但环顾国外与自身,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个“机会与陷阱并存”的时代,许多时候,一件事情或一种交往是机会,同时也可能存在陷阱;是机遇,也有可能是挑战。


以抗疫为例,美国已超过2000万感染,约40万人死亡,且数字还在上升,每百万人的感染与死亡率,美国比中国严重100多倍。这背后是中国的制度优势与中国人的巨大付出。理论上讲,中国应该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人尊重。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一些美国人在怪中国,说中国是传染源,甚至还扬言要索赔与起诉中国。更多美国人对中国气不顺,有的纯粹是嫉妒,有的则恐惧。疫情提升了中国人的自信,但却加剧了美国对中国的消极印象。


对此,中国人要做好心理准备,中美博弈未来一定会更加激烈。正如上面讲的,中美博弈,可能是一场世纪大博弈,烈度、广度、复杂度甚至有可能超过美苏冷战。这不是危言耸听,中国人刚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还不算完全的“走进”,中心区往往是风暴眼,风有多大,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横向比较一下,我的同事曾统计过2011年到2018年9月20日,美国对俄罗斯制裁,高达60次,涉及官员、银行、能源企业、个人等,制裁手段包括冻结和没收资产、禁止入境、切断外部金融往来等。在中国人身上用的,不到一半。可见,美国想整中国的手段,工具箱里还有不少。


第二,中国人对美国要敢于斗争,也要善于斗争


过去三年,大约有300多位学者十年赴美签证被取消、或赴美受到无理盘问与骚扰,我是其中一位。不少学者是忍心吞声,我尊重他们。但我没有,我选择通过公开媒体发声,谴责这样的美国外交政策。2019年4月《纽约时报》《中国日报》《环球时报》头版都报道了我的批评,我也向美国使馆投诉。结果,美国驻华使馆连续两年中秋节都主动送我月饼。在这点,美国人值得肯定,他们尊重那些敢于斗争的人。


但敢于斗争,不代表全面反美。与美国博弈,大体有两种方式:一是全面反美的伊朗方式;二是全面依附的日本方式。中国要走第三条道理,即缠斗,又合作又斗争。该合作的时候合作,该斗争的时候斗争。与美国合作越多,总体上肯定是利大于弊;但合作不是跪出来的,有时候是斗争出来的。


我有许多美国朋友,他们友善、开明、通情达理、愿意沟通,过去疫情期,我所在的机构举办了许多中美交流与对话的活动。大家相互切磋,有争吵,也有共识,目的都是为了务实的探讨解决方案。


我的建议是,对美国应该平常心处之。敢斗争、愿合作,斗坏人、交朋友,批评他们的缺点、学习他们的优点!


对于屏幕前的各位年轻朋友,你们也可以做到。比如,大家有美国朋友或外国朋友的话,不妨给他们发封邮件、微信等等,问候他们,告诉他们中国的真实现象。多交一个美国朋友,就会少去一个美国敌人。多交一个国际朋友,就少去一个外部敌人。在未来,对美国博弈,要把全球统一战线建得广广的,要有人民战争的方式,人人都应该有所作为。


第三,中国人须敢于消费享受,也要甘于艰苦奋斗


后疫情时代,中国复苏比世界多数国家都快,但不完全代表中国经济向好势头可永远持续下去。有一位女经济学有讲过:“多消费,就是爱国”,引起网络上很多的人争议。但从经济学原理上看,中国储蓄仍是偏高的,消费、投资结构严重失衡,从这个角度看,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本身就是国家发展水平的重点折射。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多年来,中国出国旅游消费,人均一直在3000美元以上,2万多元人民币;而在国内旅游,人均消费仅1000元。为什么呢?国内旅游的服务水平、产品质量、基础设施、后续产品等等,都远远低于国外,甚至不如一些非洲国家。中央讲的,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向往,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一个重点就是提升国内服务质量,要有消费享受之心去提升我们日常的工作,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国人未来要真有敢于消费享受的心态,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发展潜力还会继续爆发。


但消费享受不等于不艰苦奋斗。要打造好高质量发展,是需要付出的。好的旅游景点、优质的服务、高档的产品、精密的技术、严谨的管理等等,这个都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未来的中美博弈,将会投射到每一位国民身上,比得是谁的国民更努力、更创新、更通过日常生活点滴推动国家的发展。


第四,中国人应继续改革创新,继续勇敢开放


中美比较,我一直存在一个很深的困惑,为什么美国人口只有中国1/4,经济总量却是中国1.4倍,人均GDP是中国人的6倍?中国人并不笨,又很勤劳,怎么国民生产总值(GDP)就差那么多呢?除了科技创新、历史积累、国际规则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人均劳动生产率还远远不如美国人。这就需要加大改革,在每个领域,还需要从效果出发,强化改革,释放中国人的劳动生产率,继续解放生产力的每个环节、继续创新技术与管理水平等等。


同时,中国人还要勇敢开放,把大门开得更大一些。以金融领域为例,中国银行业市场的外资占比仅有2%左右,资本市场约4%,保险市场约6%,中国要继续开放,吸引更多的外资来建设中国。更重要的是,还要开放大门,推动中国人、信息、资金走出去,走得更多,去配置全球资源。


我上课时多次举过一个例子,在全球500强的中国企业已经有120多家,总量超过美国,但是这些企业的利润约80%都在中国国境线内产生,仅在20%来源于国外,说明还是主要赚中国人自己的钱。如果中国人在世界上走得更远,投入国际建设,改革国际规则,中国企业还会更强大,中国国力还会更强盛。而这些都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的努力。


未来五年的中美博弈,肯定将伴随着动荡与变革。不过,好在中国国力发展已足够捍卫中国的国家安全,新时代的有利条件也决定了,中美之间的博弈不太像是一场拳击,看谁把谁打倒,而更多像是一场马拉松,尽管美国经常使绊子,但关键还是看自己能够坚持跑得久、跑得快、跑得远。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