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对话何亚非:全球自由贸易方向不能变,中日要尽快谈成自贸区何亚非;中日;自由贸易

对话何亚非:全球自由贸易方向不能变,中日要尽快谈成自贸区

发布时间:2020-12-24作者: 何亚非 

11月15日, RCEP正式签署,全球最大自贸区由此诞生https://mp.weixin.qq.com/s/OlE389fNjtmP8QJ3e1ykQQ。这是目前中国参与的规格最高、影响最深远的超大型自贸协定。RCEP签订会给全球秩序和中国消费者带来哪些影响?它对区域内的中日关系又会产生什么作用?搜狐财经-搜狐智库《致知100人》就此独家对话了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 

何亚非系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刊于12月22日搜狐财经联合《经济》杂志系列访谈——“致知100人”第102期。


11月15日, RCEP正式签署,全球最大自贸区由此诞生。这是目前中国参与的规格最高、影响最深远的超大型自贸协定。RCEP签订会给全球秩序和中国消费者带来哪些影响?它对区域内的中日关系又会产生什么作用?搜狐财经-搜狐智库《致知100人》就此独家对话了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


何亚非在担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期间,主管美洲大洋洲外交事务。他曾历任外交部长助理,中国驻美大使馆公使、中国驻联合国参赞,外交部美洲大洋洲司司长等职务。2016年,任暨大21世纪丝绸之路研究院名誉院长。


他出版过《风云激荡的世界——从全球化发展看中国的机遇与挑战》、《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等书,对于全球格局与国际关系等有深入的研究。


何亚非对《致知100人》表示,RCEP涵盖世界30%的人口,覆盖的GDP与贸易总额约占全球的30%,能为世界各国带来更大的财富。


“布鲁金斯学会预测,RCEP每年可为世界创造2090亿美元的收入,到2030年,对世界贸易的贡献可以达到5000亿美元。”何亚非指出,RCEP使劳动更加细化,降低了所有的制度成本和沟通成本。


何亚非强调,中国要通过RCEP积极推动全球自由贸易,这个方向不能变。RCEP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能与其他国家共同制定新国际规则的平台,同时也为改革全球治理,比如改革世界贸易组织、克服金融风险等,提供了尝试空间。


他分析,RECP中没有美国,说明一个国家统治世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话语权在逐渐增加,全球利益会再分配。


对于RCEP与TPP成员重叠过多,何亚非坦言,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认为,RCEP与TPP可以互补甚至打通,两个贸易区的成员可以相互沟通。当前RCEP的规则主要针对工业品贸易,服务业相对少一些,将来在服务业方面可能会有新的规则。


RCEP之后,中国与日本的经贸合作也传出好消息。11月24日,中日双方进行了深入沟通,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这意味着双方商务人员往来将更加便利,有利于推动中日经贸合作的发展。


何亚非对《致知100人》表示,中日两国要尽快谈成自贸区协定,更好地实现互补。随着中国的供应链逐步向中高端移动,中日双方需要调整经济结构,互利发展。

“我相信日本人民、日本政界、经济界,有足够的智慧。”何亚非说。


搜狐智库:拜登当选后,逆全球化进程有望缓解吗?


何亚非:逆全球化或者反全球化,由民粹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推动。美国和西方国家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是导致逆全球化的根本原因。二三十年来,美国中等家庭的收入平均线没有变化,说明他们的收入实际在下降。贫富差距的扩大,使不平等现象更加严重。


全球化的逆流如何克服?一方面,要加强全球治理和国际经济合作,重振国际组织的作用。另一方面,要克服民粹主义和身份政治。我们也要充分注意到,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过,更关键的是要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现象。这一点,中国做得最好。


全球化也是一个大趋势。自动化、大数据等技术的兴起导致了供应链的变化。美国中低端产业被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中低端的产业工人受到打击。50岁以上的工人,很难再培训,使其进入到金融行业和新兴技术行业。


不论谁上台,都很难扭转这种全球化趋势。世界经济融合与世界大市场的形成不可逆转,已将各国带进全球化轨道。


搜狐智库:RCEP签订能给中国消费者带来哪些利好?


何亚非:RCEP是世界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重要里程碑。


RCEP的涵盖范围非常广,包括世界30%的人口,约两亿两千万人。其自贸区覆盖的GDP与贸易总额约占全球的30%。此外,RCEP涵盖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说明大家正通过国际合作,消除贸易壁垒,推动高质量发展,寻求共同的发展方向。


布鲁金斯学会预测,RCEP每年可为世界创造2090亿美元的收入,到2030年,对世界贸易的贡献可以达到5000亿美元。RCEP使劳动更加细化,降低了所有的制度成本和沟通成本,为世界各国带来更大的财富。


我们应该注意,RECP中没有美国,说明一个国家统治世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这个世界已不是美国说了算,不是离开美国就不能走路了。


另外,世界力量在发生变化。作为几十年来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RCEP为东亚提供了双边合作或者多边合作的机遇。在RCEP框架内,中国、日本和东盟国家相互开放市场,共同促进经济发展。


中日两国要尽快谈成自贸区协定,这有助于改善中日两国的政治关系,也有助于整个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发展。中日之间要加强经济联系与合作,共同把蛋糕做大,为地区和平奠定基础。


搜狐智库:中日自贸区协议还有哪些困难需要克服?


何亚非:首先,我们要看到促成中日自贸区协议有利条件。中日两国的经济关系历来很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无论在贸易、技术还是资金方面,来往都很密切。中日是近邻,有2000多年友好的历史,只有侵华战争和二战期间,是不幸的。日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困难来自于几个方面。第一,如何更好地实现互补。中日经贸关系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因为中国的供应链逐步向中高端移动。中日双方需要调整经济结构,互利发展。


第二,要克服地缘政治的纠缠。美国奉行名为“离岸平衡”的进攻性现实主义政策。想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历史矛盾,耗费中国的发展精力,牵制中国的发展势头。美国、日本是军事同盟关系,日本不能陷入美国的计策。


我相信日本人民、日本政界、经济界,有足够的智慧。


搜狐智库:您觉得中国在区域内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何亚非:东盟在RCEP中发挥了主要作用。虽然东盟国家体量小,但是东盟十国联合起来,总体力量并不弱,而且东盟能够平衡各方的利益,拉动中国、美国、日本等大国的发展。


中国经济发展离不开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共同努力。东亚、东南亚是与中国经济联系最紧密的地区。中国一定要把RCEP做实、做好,继续加强中国与东亚、东南亚地区的联系,让市场更大,蛋糕更大。


中国要通过RCEP积极推动全球自由贸易,这个方向不能变。RCEP为中国与其它地区的合作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并且为改革全球治理,比如改革世界贸易组织、克服金融风险等,提供了尝试空间。


中国在促进自身及邻国经济发展,包括推进一带一路等大倡议时,都要考虑RCEP的因素。RCEP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合作平台,能与其他国家共同制定新的国际规则。


搜狐智库:拜登上台之后,美国会不会重返TPP?


何亚非:美国存在重返TPP的可能性。RCEP签订后,美国重返TPP的紧迫性更加强烈。


因为美国与RCEP中的许多国家都有重大的政治经济利益关系,比如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如果中国是这些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一定是第二或者第三大贸易伙伴。


搜狐智库:新西兰、澳大利亚、日本也在TPP协定里,会不会使RCEP发生变数?


何亚非:不会。RCEP与TPP的成员有很多重叠,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TPP有自己的规则,只适用于它的成员。RCEP现在主要针对的是工业品贸易,服务业相对少一些,将来在服务业方面可能会有新的规则。


RCEP与TPP可以互补,因为不管是协议、规则还是贸易区,总会向更高级的靠拢。两个贸易成员可以相互沟通,打通RCEP与TPP。TPP成员可以加入RCEP,RCEP成员将来也可以加入TPP。


搜狐智库: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的力量还能继续上升吗?


何亚非: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力量总体还会上升,这个趋势不会改变。这是由发展后劲决定和发展空间决定的。


搜狐智库:国际权力会不会由西转东?


何亚非:国际权力不是由西转东,而是这个世界从过去的一家独大,到共同决策。新兴经济体或者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话语权在逐渐增加。反映力量平衡变化的国际权力结构会发生变化,但会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同时,全球利益会再分配。当前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已经远超西方国家,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0%。但是,利益的分配并不平均,主要利益还是流向发达国家。


搜狐智库:如何避免社会不公平?


何亚非:要逐步改变。如果世界建立在经济收入、利益分配、权力架构不平等的基础上,世界秩序是不可能稳定的。国际秩序正在转变,体制安排和利益分配格局也会随之改变。


美国现在出现国内矛盾、社会分裂,也是由于不平等问题造成的。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社会就会不稳定。拜登政府上台后,也会首先解决社会不公平问题,但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