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何亚非:在此关键时刻,多边主义非常必要何亚非;多边主义;美国大选

何亚非:在此关键时刻,多边主义非常必要

发布时间:2020-12-01作者: 何亚非 

2020年11月11-12日,由全球化智库 (CCG) 主办的第六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在京举行。CCG联席主席、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在由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主持的主题为“全球化与多边主义的复兴:2021年及以后的中欧关系”中欧线上研讨会发表了以下观点。 

何亚非系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刊于11月30日CCG官网.


美国大选留下三点值得思考:


第一,即使拜登入主白宫,美国国内深刻的社会分化短期内很难弥合。身份政治,民粹主义,以及意识形态将继续发挥作用。


特朗普过去四年所作所为在美国有社会基础。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和狭隘民族主义驱动仍然存在。此次美国大选,特朗普获得至少超过7000万张选票。

所以可以看到社会基础仍然在,将继续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


其次,美国与欧盟关系将有足够空间重新思考,重新审视并改进。特朗普其单方面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将暂时中止。


拜登政府将对欧盟采取更积极的态度,美欧盟友关系将得到改善。但许多欧洲国家,尤其德国对美国自由民主模式持怀疑态度,担心美国式民粹主义已传播到欧洲国家,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


第三,短期内不应对中美关系过于乐观。无论何时美国新政府上台,都会有一段时间审查其外交政策。


中美关系,拜登不会在中美关系问题上采取温和态度。新一届政府的上台将让我们暂时停止两国之间不断升级的竞争或竞争。暂停,重新审视,回顾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看它有多危险。不幸,两国之间已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形式的对话,这非比寻常,非常危险。可以从中美有共有问题或合作领域开始,比如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开放以及网络空间安全。


欧盟是人类在全球治理上的先驱。即使欧盟、欧元区经历曲折过程,但仍在继续。面对全球化巨变,即使中国和欧洲不共享相同的意识形态,政治意识形态没有相同的政治体系,中国也将继续支持欧洲,愿意与欧盟在范围广泛的一系列问题上(包括促进经济增长,文化交流,和应对全球性挑战核扩散、气候变化等)全面合作。


尽管一些欧洲国家在某些问题上对中国有不同看法,但无论我们与欧洲国家或欧盟之间存在什么分歧,都不会妨碍中国和欧洲之间长期合作。欧洲的多边主义为许多国家接受。中国一直在倡导多边主义,特别在此关键时刻。


面临三项全球性挑战:


一是巨大的科技进步。但也可能被颠覆,非常具有破坏性。很多新技术将改变政治和经济格局。


其次,传统安全威胁。新型军事对抗,地缘政治对抗有上升趋势。目前中美之间紧张局势。


第三,非传统安全威胁。传染病、气候变化、核扩散、网络空间冲突等新挑战。欧洲目前经历第二波新冠疫情,研发出可靠的疫苗之前不知道何时结束。


未来看起来非常糟糕,不可预测。没有良好的国际合作环境,对于某一国家或像欧盟来说,解决挑战将极其困难。


中国、美国、欧盟三角关系中,美国现在已成为最不确定的国家,即使他们自发回到谈判桌前,但到什么程度可以让美国回到正轨仍不确定。美国、中国和欧盟需要共同努力,争取美国新一届政府继续依靠多边途径解决全球问题。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