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周戎:从古丝之路到“一带一路”周戎;古代丝绸之路;一带一路

周戎:从古丝之路到“一带一路”

发布时间:2020-11-24作者: 周戎 

说起丝绸之路,往往指的是古代中国连接亚洲西部、非洲和欧洲的陆上商业贸易路线。广义上讲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明朝郑和下西洋所经过的路线就被称为海上丝绸之路。 

周戎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11月10日人民画报。


说起丝绸之路,往往指的是古代中国连接亚洲西部、非洲和欧洲的陆上商业贸易路线。广义上讲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明朝郑和下西洋所经过的路线就被称为海上丝绸之路。


笔者曾经在巴基斯坦和伊朗从事过新闻工作,也曾访问过阿富汗和土耳其。根据笔者的了解,陆上丝绸之路的形成时间大约是在公元前2世纪与公元1世纪间,直至16世纪(1500年到1600年之间)仍在使用。也就是说,从中国的汉朝到明朝长达17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丝绸之路始终是一条东方与西方(东亚与西亚、欧洲)之间经济、政治、文化交流的主要通道。


当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形成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基本干道。以西汉时期长安(今天的西安)为起点,经甘肃的河西走廊到达敦煌,由此又分为两翼:南路从敦煌经楼兰、于田、莎车,穿越葱岭(今天的帕米尔)到大月氏(中亚的古国,已经消亡)、安息(今伊朗),往西到达大食(今伊拉克),最后抵达大秦(罗马);北路从敦煌到交河、龟兹、疏勒,穿越葱岭到大宛(今费尔干纳地区,即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处),往西也经过安息(伊朗)经君士坦丁堡抵达罗马。那时,汉朝疆域的北面面临匈奴等强悍部落民族的常年滋扰和袭击,许多丝路沿线国家的商人尚未抵达目的地就被盗匪打劫,要么血本无归,要么被害身家性命。


公元前60年,汉宣帝决定对西域地区尤其是丝绸之路沿线地带进行管控,并设立了西域都护府。以此为标志,丝绸之路开始逐渐发育,并渐渐走向繁荣。


丝绸之路的最初作用是运输中国古代出产的丝绸、瓷器。因此,当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最早在19世纪70年代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的概念,遂即被沿线国家广泛接受。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的中转国家就是安息帝国,也就是今天伊朗人所称的帕提亚帝国。汉代丝绸之路越过了安息,就可以抵达大食和大秦。安息帝国正好位于罗马帝国与汉朝之间的丝绸之路上,是当时丝绸之路上的商贸中心。波斯人之所以会做生意,也与丝路之路有关。当时安息与汉朝、罗马、贵霜帝国(匈奴的后裔)并列为当时亚欧四大强国之一。今天的伊朗人依然以自己是安息帝国的继承者自居。在伊朗的博物馆中,仍然可以见到伊朗文化对中国文化产生影响的文物。胡萝卜的原产地是伊朗,很多伊朗人至今认为胡萝卜的中文发音就源自古代波斯语。


对丝绸之路来说,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国唐代。唐代丝绸之路大大拓宽。笔者在与伊朗朋友的交往过程中,许多伊朗学者津津乐道地讨论古代的安息帝国对中国西部地区的文化影响,认为如果没有丝绸之路,波斯文化就不可能传播到中国。他们认为在公元7世纪到10世纪(正是中国唐代由胜到衰的时期),伊朗人将伊斯兰教传入中国,而到了公元10世纪后,阿拉伯人才接替伊朗成为伊斯兰教的传教者。不管怎么说,伊朗朋友普遍认为伊斯兰教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并且是他们祖先的功劳。


在巴基斯坦期间,许多当地朋友问笔者“你知道中国对古代巴基斯坦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吗”,他们认为是成吉思汗。其实,公元12世纪到13世纪,蒙古帝国发动了三次西征及南征,版图迅速扩大,而蒙古帝国的疆域囊括几乎陆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也影响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地区的文化。现在,巴基斯坦的旁遮普族、普什图族多以“汗”为名,以显示其尊贵。巴基斯坦几任领导人的名字中都有“汗”来作为尊称,这与当年蒙古大汗率军进抵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有关。元帝国时代,驿路的设立、欧亚交通网络的恢复,使国际商队的长途贩运活动再度兴盛起来。在伊朗德黑兰的博物馆里,迄今还能看到一些珍贵的史料,特别是有关欧亚商人相互交往的经历。当时,欧洲商人、阿拉伯商人喜欢携带大量金银、珠宝、奇禽异兽、香料等商品来中国或沿途出售,他们对中国的绫罗绸缎、茶叶、瓷器、中草药等商品更感兴趣。元朝蒙古势力一直延展到中亚甚至欧洲,使得贸易十分畅通。著名的旅行家和商人马可波罗当年也是沿着丝绸之路,从罗马经过西亚、中亚来到中国,历时四年之久。不仅如此,在元代中期,欧亚大陆各个层级的贸易交流十分兴旺发达。许多东西方贸易枢纽如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马什哈德作为有不同民族特点的商品市场和物资集散地纷纷建成。笔者在新疆喀什的博物馆里,了解到元代时期的喀什居然是远近闻名的国际贸易中心城市。如果元朝的丝路活动能继续开展下去,那么世界历史就有可能改写。明代中期以后,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不断发展,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兴旺发达起来。大批中国人也是从那时开始下南洋(今东南亚)的。


今天的巴基斯坦朋友更喜欢谈论海上丝绸之路。在他们看来,巴基斯坦的佛教圣地塔克西拉曾是古代著名的犍陀罗帝国的都城,也是佛教传入中国的中转站。公元7世纪,玄奘来到塔克西拉,《大唐西域记》中就多次提到塔克西拉。


由于近现代帝国主义的入侵,特别是一些国家(如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博物馆保存不好,加上宗教与政治因素,许多历史遗迹荡然无存,使得许多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民众对当年的丝绸之路印象依稀,对丝绸之路的了解远远不够。


自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丝绸之路的概念重新热了起来。比如巴基斯坦人引以为豪的中巴经济走廊,自2013年启动以来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不仅解决了巴基斯坦道路基础设施扩建和升级,还解决了巴基斯坦的电力供给问题。目前,巴基斯坦全国80万平方公里,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中巴经济走廊的印迹。“一带一路”建设实实在在地惠及了巴基斯坦人民。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以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一批经过专业培训的优秀技术工人成长起来。目前,中巴两国的合作已经从主要以政治外交为主转为政治、经济、外交、文化和军事的全方位合作。今天在巴基斯坦有众多的中国企业和华人华侨,他们正在沿着丝绸之路先辈们的印迹,努力践行丝路精神。


一位笔者相识17年的巴基斯坦老友泽米尔·艾哈迈德·阿万,曾经担任过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馆的科技参赞,现在是伊斯兰堡信息技术大学教授,该大学也成立了专门研究“一带一路”的中心。他说:“‘一带一路’对巴基斯坦来说是最理想的发展模式。”阿万先生还多次说,中巴经济走廊已为巴基斯坦提供了物质基础和方向。中巴经济走廊体现了中国人“要想富先修路”的积极建设思维。


“中国是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优等生。”阿万先生这样说。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与中国同呼吸、共命运。中国领导人也强调,一旦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方面有所突破,将首先考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民,考虑非洲人民,考虑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中国正在通过新的丝绸之路,践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