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刘志勤:“十四五”规划是中国走向新时代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西方;渐冻期时;化冻剂

刘志勤:“十四五”规划是中国走向新时代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发布时间:2020-11-11作者: 刘志勤 

我们现在面临严峻的挑战,西方在政治上、经济上、外交上、社会关系上进入了“渐冻期”。美国债台高筑、赤字上升、失业率暴增,特别是社会矛盾和冲突日益加剧,这一切美国未曾遇到过,或者说曾经遇到过但没有如此激烈。这些变化使得美元经济和美国生产关系相互之间产生了制约,比如美国近段时间出现经济上的疲软和资本的巨大波动。这个渐冻期使得美国经济陷入发展困境。 

在第十四个五年规划正式制定通过之际,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举办的“未来五年的中国与世界”国际研讨会于2020年11月2日在京顺利举办。会上发布了题为《奇点:未来五年的中国与世界》的研究报告。亚、欧、非、美等各大洲8位政要与知名学者参与研讨,共同展望与建言未来五年的中国与世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刘志勤出席研讨会,以下整理了他的发言。本文刊于11月10日中国网。


十九届五中全会是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历史时期召开的,不仅对于中国而言,对于全世界而言都是一个特殊时期,特殊在两点:


第一,中国经济在困境中找到了出路,首先出现了复苏迹象。这在全世界创造了一个奇迹,也创造了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范例。领导14亿人口大国在如此困难的国内外环境情况下完成“十三五”规划,并且开始研究“十四五”的规划,向世界进一步宣告,中国人民几千年的奋斗精神在今天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而对世界来讲,这个时刻更加重要。世界进入了一个非常紧急的,我不敢说是危机的转折关头,全世界几乎都没有预想到,在2020年,全世界经济和卫生事业遇到了滑铁卢式的溃败,而这种溃败在全球各国经济上、政治上、民众心理上以及社会层面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这种冲击不仅现在存在,也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存在;不仅全球范围内疾病是否能有效防治存在不确定性,而且对未来国家治理、政治制度、人民信仰、相互之间的信任与合作产生比较大的冲击。


在当前国内外形势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中国制定出了“十四五”规划,而“十四五”规划充满了正能量,它是号召和指引中国人民开辟新时代、新征程的一个战斗号角和动员令。读完“十四五”规划,让我们感到疫情带来的压力和阴霾一扫而空,我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这种冲击力是更大的。对中国来讲,“十四五”规划无疑是我们走向新时代、迈入新的发展轨道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十四五”规划不仅制定了经济发展指标、政治发展指标和人民未来生活发展指标,最重要的是把中国两个百年蓝图进一步实际化和实体化。2020年和2021年将进入哪个时代?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基本消除贫困的国家,这在全球、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伟大创举。


第二,中国14亿人口将逐步迈进小康社会,这对全世界经济体是巨大的鼓舞和信心所在。中国在过去40年为世界所作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中国迈入小康社会,对全球未来发展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这不仅体现在物质财富上,而且对人类追求的最终发展目标将是产生最为正向的、具有长期效应的鼓舞力量。中国在进入2021年以后,将甩掉包袱轻装上阵,迈开大步开辟一个新的时代和新的历史时期。


当前的局势十分复杂,让我想起毛泽东在1935年写的一首诗“念奴娇”里的一句话“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85年前他就怀抱着世界太平的期望,85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世界依然不太平,充满了各种冲突、不信任,甚至仇视。环球没有达到同此凉热,这是人类的一个悲剧。而这句话也正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中国人民长期为之奋斗的最终目标。


我们现在面临严峻的挑战,西方在政治上、经济上、外交上、社会关系上进入了“渐冻期”。美国债台高筑、赤字上升、失业率暴增,特别是社会矛盾和冲突日益加剧,这一切美国未曾遇到过,或者说曾经遇到过但没有如此激烈。这些变化使得美元经济和美国生产关系相互之间产生了制约,比如美国近段时间出现经济上的疲软和资本的巨大波动。这个渐冻期使得美国经济陷入发展困境。


面对挑战就应该有应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当西方进入渐冻期时,中国提出了“化冻剂”。而化冻剂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去掉西方目前存在的政治偏见,恢复到沟通、信任、共商、共建和共赢的基础上。西方特别是美国必须抛弃“老子天下第一”,是“世界的太上皇”的思路,如果这样的思路不改变,美国经济和西方经济的渐冻期可能不会短期内结束。这种长期过程将会严重影响西方资本主义演进,甚至直接拖累世界经济的复苏。

第二,正确回答执政为谁、为什么的问题。中国经常提这个问题,但发现西方包括美国很少讨论到这个问题。美国大选,两党竞争为谁而争?是为人民还是为资本?这一点似乎在西方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响。而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提的最多的、最响的、执行最得力的就是“以民为本”,一切以老百姓和民众的福祉为执政理念和宗旨。也就是说围绕同样的问题,中西方的答案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目前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出现渐冻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三,中国应该考虑以下几个政策建议。


1、中国要提倡“卧金尝胆”。以前强调“卧薪尝胆”,因为没有席梦思,没有弹簧床,所以只能睡在草堆上卧薪尝胆,过苦日子。现在中国经济发展了,发展到全球第二,今年GDP达到100万亿元,我们要做到在拥有巨大财富的情况下还能继续做到“卧金尝胆”,中国才能迸发新的斗志,才能够克服眼前的困难。


中国要提倡“去奢图志”。当前我们的经济面临一个困境:一方面我们要鼓励消费,另一方面又发现有些消费过度奢靡,这对于经济刺激并不大,但对于社会风气以及下一代的教育,中国未来的发展危害无穷。要去除奢靡之风,奋发图强,把握好这两个基本点,中国未来才能处于安全地带。所以,我特别要呼吁政府能够在“卧金尝胆”或“卧金尝辛”,不盲目自满,才能保持我们执政党和政府永远清醒,才能保证中国未来的稳定发展。


2、保障人民生活安全感。我们在过去提出过,希望中国继续推动建设安心城市和安心生活的发展理念。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的需求不仅在于收入多高,吃多少鱼肉,喝多少美酒等方面,而更应关注生活所处的环境和城市,以及对未来是否感到安心。所以,创造一个安心的社会环境,是衡量国家是否真正发达的很重要的标志。老百姓安心了,整个社会就能有条不紊地发展,所以,安心发展理念应该成为我们政府发展民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参考点。


3、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光明、文明、清明和开明的国家,也就是“四明之邦”。光明是指发展前途;文明是指社会风气;清明是指反腐成果;而开明是指多边主义,这才是社会和谐发展、可靠发展的重要前提。一个国家如果达到这“四明”,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环球同此凉热的太平世界,能在我们这一代人中得以实现。


4、慎重考虑人口发展政策。在“十四五”规划当中对人口发展政策并没有详细的注解,但很多专家基于未来劳动力缺乏的情况提出要进一步放开人口。这不仅涉及到未来五年,也涉及到未来十几、二十年,到2035年、2049年的整个发展政策。


我个人认为,要持慎重态度,不能因为现在人口老龄化,未来人口下降,劳动人数减少就要放开人口生育,这对中国来讲是不可承受的压力。现在中国14亿人口,国庆节走遍全国大好山河的时候,所看到的除了景色就是人群。这些会占用中国无限量的资源,这对中国来讲,地大物不博,是个巨大的压力。如果中国要想可持续发展,保持目前高速、高质量和高财富的发展方式,人口数量的控制应该科学严谨、实事求是。人们担心未来30年、50年以后中国劳动人口下降,我个人认为,这个担心为时过早。数字技术、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可以创造一定的体力劳动力,这对于我们制定未来的人口政策非常重要。而中国未来能否取得更大发展,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会取决于人口。


文化大革命以前我国是6亿人口,刚解放时是4亿人口,现在已经是14亿,人们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但这种提高总是会有一个极限,一旦到达临界点,再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在这方面的政策制定要有远见和前瞻性,需要专家、政府、百姓共同设计。


5、增加“政党自信”。美国政客们已经在不同场合点名了中国共产党,甚至要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挑拨中国老百姓和中国共产党对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谈或不正面应对显然不对。我们的政党自信应该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及时提出来,我们可以骄傲地、自豪地,自信地可以和世界上所有的政党公正、平等、公开地进行讨论,因为中国之所以成功,应该归功于中国共产党领导,这点是不容质疑的。我和一些美国朋友和欧洲朋友探讨这一点时曾说,仅就中国共产党把14亿中国人的吃穿住用管理得如此之好,没有花国际上的一分钱,始终自己的困难自己解决,这个功劳难道还不够大吗?其他没有一个国家政党能够做到。仅此一点,中国共产党就应该受到国际社会政治上的尊重,我认为提倡政党自信刻不容缓。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