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刘英:拜登上台,中美十大政策合作加强,十大挑战在即拜登;中美十大政策;合作

刘英:拜登上台,中美十大政策合作加强,十大挑战在即

发布时间:2020-11-10作者: 刘英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据美媒正式计票显示,拜登赢得超过290张选举人票,即将当选第46任美国总统。然而,他能否顺利上台?与特朗普相比,拜登将给中国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应该如何调整对美策略?在处理其他国际事务时需要注意什么?带着这些问题,凤凰网《风向》对话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研究员。 

北京时间11月8日凌晨,据美媒正式计票显示,拜登赢得超过290张选举人票,即将当选第46任美国总统。然而,他能否顺利上台?与特朗普相比,拜登将给中国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应该如何调整对美策略?在处理其他国际事务时需要注意什么?带着这些问题,凤凰网《风向》对话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研究员。


核心提示:

1. 拜登赢得大选,但特朗普不会和平交接政权。美国或爆发更多摩擦冲突,甚至存在宪政危机,但内战几率小。

2. 十大政策合作加强:拜登若上台,中美贸易战或将暂缓激烈摩擦,双边贸易往来、人文交流等合作机会将恢复和大幅增加,同时可能削弱对华的政治挑衅和金融投资限制;在国际上美国将回归巴黎协定、WH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各大国际组织,重新争夺世界规则制定权和领导权。

3. 十大挑战在即:在对华态度上,拜登仍将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延续科技战并拉拢盟友,通过科技限制、技术转让、网络安全等传统手段对中国实施打压。针对劳工、环境、人权问题以及香港、南海和台湾问题,继续打压中国。

4. 中国应对策略:对内专注科技创新,深化改革和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美平等基础上加强合作,高水平共建“一带一路”,对美国可能的围堵要实施“合纵连横”策略,同时不断加强双多边合作,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与完善。

5. 特殊时期下的中美合作成为全球抗疫、经济复苏的关键。WTO等国际组织的完善和改革需要美国积极支持重启,拜登需要吸取特朗普的种种教训。


拜登上台不易,冲突几率大、内战概率小


凤凰网《风向》:有西方媒体表示,大选进一步凸显或者说加剧了美国的分裂,您认为美国会因此爆发“内战”吗?

刘英:“内战”我觉得倒不太会爆发,只是这一次大选还是有一些史无前例的情况出现,恐怕特朗普很难和平地交接政权。我们现在看大选情况,截至目前拜登已经赢得超过290张选举人票,即将当选第46任美国总统。但是特朗普说过“我不会蓄意的交接政权”。拜登要想顺利上台还是存在困难的,因为这之间可能会爆发各种冲突和摩擦。


但事实上特朗普将很难采取手段阻挠拜登获胜,因为那是在无理取闹、限制民主。我认为僵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双方势均力敌,都接近270票了,双方之间就可能会采取更加激烈的搏斗、竞争。不过现在拜登已经获胜,但是发生“内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拜登将会重新“加群”?


中美人文交流、贸易合作迎来春天


凤凰网《风向》:对中国而言,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会比特朗普政府更有利吗?


刘英:对中国来说,拜登上台比特朗普上台有利得多,相比特朗普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翻脸比翻书还快来看,经常把各种国内疫情、就业等问题凭空甩锅给中国不同,拜登相对理性而务实,关键是可预测,确定性强,现在世界需要稳定性。总体来说,拜登上台,中美之间合作的机遇和空间是广阔的。虽然他依然不会改变对华的战略,还会像特朗普一样把中国作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跟中国博弈,但是他会改变战术,这就会使中美之间有非常多的合作机会。


凤凰网《风向》:中美之间的合作机会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美国会停止对华贸易战吗?


刘英:我认为,如果拜登上台,对中国有十个方面的“加强合作”机会。


首先,中美之间贸易合作的领域更宽、力度会更大。我认为拜登会逐步停止中美的贸易战,与共和党坚持贸易保护主义不同,民主党秉持的是自由贸易,拜登多次表示反对贸易战和关税战,因此拜登上台后中美贸易摩擦有望缓和,甚至回暖可期。从今年10月份我国的进出口贸易数据来看,以美元计价的贸易逆差增长超过38%,这说明关税战、贸易战对减少贸易逆差不起作用,只是保护美国幼稚产业等的借口而已。实际上近几个月中美之间的贸易是在加强,而不是在削弱的。美国打贸易战实际上是不可能获胜的,贸易赤字并不是终止两国贸易的决定性因素。何况中美贸易赤字其实是由中美之间经济的互补性和国际分工,以及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性质决定的。美国只有保持逆差才能输出美元。


还有一个就是美国对华的投资。现在差不多7万家的美国企业在华,但是中国在对美的投资较少,考虑到美国对华科技产品的严格限制出口,综合来看,中美之间贸易是平衡的,而不是美国从前认为的“贸易赤字中国占了美国便宜”。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拜登会停止对华的非理性且有损中美两国的贸易战。


其次,拜登如果上台,美国会恢复和加强与中国的人文交流。调整目前的移民政策,他曾表示会增加每年就业绿卡14万张,也会恢复中美教育人文各领域的合作交流。


回顾四年来看,特朗普其实一直在偏离中美关系的正常轨道,他一直在搞孤立主义,在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甚至霸权主义,他偏离中美关系正轨太远了,而我觉得拜登上来会有各种回归,中美关系也会回归到正轨上来。


虽然他不会改变把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这种定位,但是至少不是像特朗普一样把中国当成了敌人。但是从具体战术层面来看,他需要与中国合作来挖掘美国更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对华层面,拜登将恢复人文交流、贸易往来、金融投资等各方面的合作。


第三,拜登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会回归巴黎协定。


另外国际层面也会有回归,我认为他上台后会回归到巴黎协定、WHO,伊核协定有可能重启,朝核问题也会推进,各种被特朗普退的群基本都能回归,我认为,CPTPP(TPP)、甚至TTIP都有可能回归和重启,包括之前被特朗普退出来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他都会陆续回归。他希望美国重新领导世界,他就要回归到这些国际组织中来,他不会退出WTO而会设法重建WTO。


因此我认为,特朗普推行的这些非正常的、偏离轨道的路径,会逐渐回归原位,这是国际层面。


第四,中美的合作清单将会加长:对话机制100+。


7月9号,王毅国委在智库和媒体峰会上提到,中美相互之间要有合作的清单,而且合作的清单越长越好。在中美合作清单方面可以很长,而据我们不完全统计,光是现有的中美对话合作机制超过150个,也就是中美无论是联邦层面还是州层面的,在政治、经济、文化、人文各个领域的合作对话机制160个,这些机制我认为会逐渐重启起来,而不是被特朗普阻断。


第五,拜登将削弱对华的政治挑衅,但是会联合盟友统一对华策略。


拜登上台后,我觉得他会吸取一些特朗普时期的教训。特朗普所谓的美国优先的策略实际上并没有让美国伟大,反而让美国的信誉严重受损,甚至影响了美国在全球的地位。拜登竞选演说提出要为灵魂而战,他希望美国重新领导世界。但是美国要想领导世界,首先要把自己做好。首先,美国要处理好跟最大发展中国之间的关系,毕竟中国是它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等各种多边组织的重要成员国。


其次,我认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极限施压,无理取闹,甚至到处踩线,利用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西藏和新疆大做文章,用所谓的美国国内法来对一个主权国家说三道四。拜登至少会遵守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他的行为具有可预测性,明白不能挑战他国的主权问题这个底线,也不会轻易去挑衅。但是拜登也可能会在南海、台湾、香港、新疆、西藏方面继续实施对华的所谓美国法案,而且他可能会联合其他所谓的联盟采取另外的一些手段来跟中国相处。


第六,拜登或会“削弱”对中国企业到美国金融投资的限制。尽管拜登会适当加税,但是对华投资不会全面限制。之前特朗普政府直接限制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而且华尔街也由民主党的一些实力支撑着,它会对中国投资者各种威胁,施加压力。但是如果拜登上台的话我认为会比现在要好一些,互惠互利、合作共赢是中美双方都需要的,他也会削弱这种限制。


外交如此,内政也会回归,从美国国内来看,拜登会回归之前的奥巴马医改并加强金融监管。在医改方面,奥巴马医改旨在全民医保,他一定会回归奥巴马医保。还有就是加强金融监管,回归沃尔克法则,多德弗兰克法案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制定的,覆盖监管空白、防止监管套利、加强防火墙,特朗普政府放开多德弗兰克法案,放松了金融监管,我认为拜登上来会重回沃尔克法则,重回金融监管,他会加强金融监管。


第七,中美在清洁能源领域会有大量的合作的机会。


比如在传统能源方面,特朗普是有所放松的。他为了促进所谓的经济增长,对煤炭和对油气都是放松管制的,但这些其实是在西方是被限制的。我认为拜登上台之后,为了气候变化也好,未来清洁能源也好,他会在新能源领域增加中美之间的合作机会。毕竟中国在风电、太阳能各个方面都是全球领先的,拜登竞选纲领表示要在清洁能源领域解决1000万的新增就业。


第八,中美在基础设施的建设领域也会加强合作。拜登提出2万亿的气候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计划,包括铁路、智慧城市等方方面面,而基建方面,无论资金、成本还是管理中国都是全球领先,在这些方面中美有广阔的合作空间。


第九,拜登上台后,会改变目前公共卫生领域的政策,回归WHO,联合抗疫。在全球卫生领域,特别是在抗疫上面,中国作为率先控制疫情的国家,在口罩方面产能充足,拜登表示他上台第一件事就是落实抗疫,并已经开始指定专家来解决疫情,拜登上台后也可以加强中美抗疫合作,这对于修复中美关系是有帮助的,对全球抗疫也是一个巨大贡献,对世界人民都是一个福祉。


第十,在反恐合作上将会有所加强。拜登在反恐等问题上是专家,而且也把反恐问题提到议事议程,反恐方面,中美本身就有合作机制,重启反恐合作,有利于中美和世界的安全与稳定。


科技战、规则之争仍将延续

拜登对华打压将重拾传统手段


凤凰网《风向》:您认为拜登会为中美关系带来哪些新的挑战?拜登会组建“反华联盟”吗?


刘英:相应的,拜登上台后也会对中国实行一定的打压,主要是以下十个方面:


第一,在知识产权方面,拜登领导下的美国会对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等提出各种要求。


第二,我觉得他一定会继续加强对中国的科技打压。美国其实已经跌入修昔底德陷阱,对崛起大国采取科技打压手段,拜登也会将科技战延续下去,在战术方面会改变一些策略。


第三,合作对华。拜登多次表示一定会团结之前的盟友,每一个被特朗普政府贸易战各国打的落花流水的盟友,可能会被拜登收回来,他会团结盟友来一致对付中国,这个我们是需要防控的。


第四,拜登还会通过限制国有企业这种传统的防范来打压中国,比如限制国家补贴。对于中国的国有企业方面美国一直颇有微词,在补贴方面,我觉中美需要坐下来谈,当然中国深化国企改革一直在路上,要分类改革深入推进。


第五,拜登还可能通过汇率操纵等问题来打压中国。民主党喜欢拿汇率操纵国说事,这是因其背后支持的力量,我们需要防止美国又拿汇率操纵国来与我们理论。


第六,拜登政府会在规则方面要领导全球,甚至限制和排挤中国,比如在数字经济、贸易规则、投资规则等方面的制定。


第七,在金融投资方面,拜登政府会加强投资安全审查,限制中国对外投资。尽管中国对美加强金融业开放,各种卡公司、资管公司纷纷落户中国,但是美国还会对企业在华投资进行各种审查。


第八,针对劳工、环境、人权这些一贯的议题,在国际社会上,质疑和干涉中国政策。这是民主党的惯用伎俩,作为高水平建设“一带一路”和经济高水平发展,我们都会解决这些环境问题和劳工问题,以及人权问题,也需要防止西方拿这些阻碍共建“一带一路”。


第九,拜登还会通过网络安全这种传统的防范来打压中国,尤其是在数字贸易中。拜登说要加强美国在全球的领导权和规则制定权,作为数字贸易、数字经济的规则制定属于前沿,而这方面中国是领先的,我们需要参与进来与世界各国一起制定规则。


第十,在政治安全上,对于关键的香港、南海和台湾问题,会加强干涉。作为民主党的管用手段,也是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两党高票通过的法案,拜登恐怕会继续履行,继续找茬。


和美国打交道需要“合纵连横”


凤凰网《风向》: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和特朗普时期相比,需要进行哪些策略上的调整?


刘英:中国要跟美国处理关系,我觉得当下务必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深刻领会五中全会的精神,坚持贯彻和全面实现十四五规划和2030年的远景目标。我们一定要将创新作为现代化建设的全局中的核心地位,科技创新务必要做到自立自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建立科技强国。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全面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不惧来自任何方面的打压这是首先要做好的事情,其次才是处理好跟美国之间的关系。


面对美国的围堵,我觉得需要合纵连横。一方面我们要跟美国加强合作,重启各方面的合作对话,只要美国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对外开放的大门都是敞开的,可以全方位地开启对话通道,加强与美国的各个领域的合作。另一方面我觉得要规避,尽可能的规避中美之间的冲突,求同存异,管控分歧。当下全球控制住疫情、恢复世界经济是当务之急,为此需要加强中美各个领域的务实合作。中美之间可以按照合作清单、对话清单、管控清单来正常交往,加强对话合作。中美合作中遇到一些问题要通过对话来解决。我们有150多个对话机制,要把它重启起来,然后通过沟通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凤凰网《风向》:除了加强中美合作外,中国在处理国际事务时需要注意什么?


刘英:我们需要明白,尽管中美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双边关系,但却不是唯一的,我们要加强跟欧洲之间的合作。世界那么大,我们不能只关注美国,但现在我们要更加加强中欧、中国东盟、中非、中日韩等各双多边之间的合作。


还有重要的要高质量地共建“一带一路”。不能说因为疫情出现,我们就停止或者收缩共建“一带一路”,相反,我们要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这里面高质量我觉得体现在绿色、可持续、惠民生等各方面。需要与130多个国家加强密切合作,实现合作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且在国际规则制定方面也需要加强。在数字经济的规则制定上,我们恰恰需要去参与,甚至去引领。这些国际规则的制定,我们不能像以前只是等着美国,或者所谓的西方来主导。本来“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给世界提供的一个公共产品,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方面,中国与各国都有更多的工作要去做。


特殊时期下的中美合作

成为全球抗疫、经济复苏的关键


凤凰网《风向》:在当前这一特殊时期下,中美关系的缓和有何世界意义?


刘英:我认为,稳定中美关系,不仅是对中美两方有帮助,对全球的世界经济稳定都是非常重要的。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尤其在当下,其实我觉得当下中美之间比较大的一个合作、迫切的需求就在抗击疫情方面。在全球卫生安全抗疫中,中美有大量合作潜力。美国10月4号新增了14万例。美国可能不只是第二波疫情,已经接近失控状态,而美国控制不住疫情,全球其他国家就很难说疫情控制朱了,所以应对疫情我也是一个中美双方的合作点。


中美的经贸领域、人文交流等各个领域的合作都有待进一步的加强。管控分歧是非常需要的,现在当下什么所谓的台海问题、南海问题,美国需要收手,他不能够用所谓的“印太战略”、“长臂管辖”和“离岸平衡手”来捣乱,中美双方要互相尊重在平等基础上加强合作。


除了疫情之外,还有一个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全球经济复苏。全球经济今年处于负增长的状态,美国也是下滑很多,只有中国一个国家是正增长。加强中美之间的经贸合作、经济合作、产业合作及各领域的合作,其实对于促进全球的经济的复苏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实际上是全球经济的增长的引擎,也是稳定器,能够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使之尽量不发生金融危机,同时还能促进全球贸易的增长。重启中美之间的正常经贸合作和全球贸易的秩序,对于恢复世界经济增长是非常之重要的。


包括国际组织的改革,其实也是需要中美共同努力。在WTO等国际组织的完善和改革方面,由于美国的阻挠导致WTO上诉机制瘫痪,需要美国积极支持重启。在国际合作国际宏观政策协调等各方面,都需要中美加强合作,并通过五是合作和共同努力去承担国际责任,去控制疫情,去重启世界经济增长引擎。在G20组织也好,联合国也好,也都需要中美共同努力,在多边层面加强合作,来共同控制疫情,来重启世界经济,来维护正常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这需要中美双方加强合作,而不是去搞分裂,搞分歧,我觉得在拜登上台之后,他需要吸取特朗普的种种教训。


其实,我觉得不管是特朗普上台也好,拜登上台也好,我们都应该淡然处之。首先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然后加强跟美国之间的一个合作和交往。在完善全球治理方面,我们其实也开始做更多工作了。如果拜登上台的话,总体来说我认为中美有转圜的空间。不管是他们的战术层面要加强中国的合作也好,还是他要回归正常的中美关系也好,尽管或有更强的压力,对中美还是持比较一个审慎乐观的态度。至少我们会拥有更多的合作可能,更大的合作空间和潜力,有可预测的中美关系,这对全球也是一大福祉。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