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深圳在金融先行先试上应 着重于“开放、创新”深圳;开放;创新

深圳在金融先行先试上应 着重于“开放、创新”

发布时间:2020-11-09作者: 王永利 

中央强调,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大循环,要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构建人民命运共同体。 

王永利系前中国银行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转自11月8日王永利微信公众号。


中央强调,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大循环,要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构建人民命运共同体。


拥有香港和澳门两个直接连通国际社会的特别行政区,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最大特色。大湾区以前是,今后仍将是我国对外开放,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发展重要的桥头堡、试验区。深圳必须立足于先行示范区和大湾区核心引擎的定位,抓住国家大力推动大湾区建设的历史机遇,充分发挥大湾区的独特优势,在金融领域着重于开放促改革、创新促发展。


深圳在金融领域改革开放、创新发展,不能仅仅局限于深圳自己的行政区划,而必须立足于大湾区整体的独特优势,注重借鉴香港国际化经验,加强与香港的密切合作,形成深港澳或深广港澳一体化的国际金融中心,共同打造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综合体,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


当前需要重点推动以下内容:


1.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金融机构要实现核心系统统一、客户资源共享和大陆与港澳的通存通兑、业务互认;要特别重视各类金融交易所的发展。大湾区各类交易所要实现互联互通,鼓励其相互持股、整合优化,实现公司化、国际化、一体化发展,真正形成具有重要竞争力的国际金融交易中心,并带动行业分析、财务审计、信用评级、上市顾问等相关行业的人才聚集与交流发展;积极推动金融产品、交易方式、制度规则、金融监管等方面的联合创新,特别是在数字货币、数字金融、线上交易和外汇管理等方面的创新。在这方面,应充分发挥香港的重要作用。


2.数字人民币率先对港澳开放。10月中旬,数字人民币率先在深圳较大范围试运行,标志着数字人民币真正可能“呼之欲出”。目前数字人民币尚未对外(包括港澳)开放,而仅限于大陆居民(需要用大陆二代身份证和大陆手机号注册)。但作为人民币新的数字化运行形式,数字人民币必须扩大对外开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国际货币与支付清算体系变革。在这方面,可以率先对港澳开放,并在取得经验具有一定把握情况下,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3.推动港澳货币体系的变革。长期以来,香港货币采取与美元联系汇率制度(与美元绑定),澳门货币采取与港币联系汇率制度(间接与美元绑定),这种做法增强了港澳货币的国际信誉,为其发展国际业务创造了重要条件,但也使其货币政策自主性空间被严重束缚,很容易成为国际资本冲击的对象,并且仅仅依靠其自身力量难以有效应对。随着世界格局深刻变化,特别是美国连续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元的汇率出现大幅波动,这种绑定英镑或美元的货币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属于一种殖民地货币政策,存在的问题也大量暴露,完全有必要进行变革。可以采取绝大多数国家的通常做法(新加坡也是一样),转为与一揽子主要国家货币结构性挂钩方式,保持货币政策充分的自主权与灵活性。


4.推动金融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发展。要努力减少政府对金融机构(包括交易所)在股权和经营管理方面的直接参与或干预,培育公平公正、相互促进的政商关系与营商环境,推动金融机构在充分市场竞争中增强自身实力与竞争力。


在这方面,深圳在大陆已经处于领先位置,也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中,改革开放之后成立于深圳的平安集团与招商银行才能异军突起,发展成为市净率远高于同业的金融机构,其中,以当前水平而言,平安集团市值规模已经超过建设银行与中国人寿,仅次于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市值规模则超过中国银行,甚至达到交通银行、邮储银行的3倍左右,达到民生银行市值近5倍。


但是,与香港相比,与作为先行示范区和标杆城市的要求相比,与中国金融扩大对外开放、形成国际领先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战略目标相比,深圳在这方面仍存在很大差距,仍需深化改革开放。所以,必须抓住世界经济格局深刻变化,中国仍处于重要发展机遇期,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金融市场双向开放力度明显加大,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加快,中国市场的国际吸引力和影响力明显增强的重要机遇,加强与港澳合作,充分发挥区位优势,着眼于打造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交易中心,勇于在金融制度和交易规则上实现突破,放宽准入、扩大开放、严厉监管,更好地与国际主流接轨。


在加强大湾区相互合作的过程中,要打破行政藩篱、充分扩大开放,确保交通通讯、人流物流的通畅,政府应注重符合国际化要求、公平合理的规则制定和实施,在此基础上,充分调动市场主体在自由竞争环境中的创造性、主动性和能动性,务必控制脱离市场条件的各种优惠补贴扶持政策,不能厚此薄彼、区别对待。必须看到,不经过市场竞争的洗礼,依靠政府扶持的各种创业和产业都是难以健康长久发展的!


5.处理好金融发展、稳定和安全的关系。大湾区金融要在开放、创新、发展方面先行先试,积极突破,但金融法规建设和金融监管执行也必须跟上。既要鼓励开放创新,弘扬敢闯敢试敢干精神,也要优化和加强金融监管(包括粤港澳三方联合监管),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减少监管漏洞或监管重叠。对金融机构或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要实行穿透式监管,严格控制其违规支配和挪用所投金融机构的资金。督促上市公司规范使用募集资金,依法披露资金使用情况。监管部门要坚持原则、严守监管底线,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对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要在健全金融机构公平竞争和反垄断审查机制,加强数据资源产权确认和保护、数据资产交易流通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建设、加强法人和个人信息与隐私保护等方面走在前面,树立标杆。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