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美国企业破产潮愈演愈烈 新经济刺激方案谈判曙光难现王义桅 美国企业 经济刺激方案

美国企业破产潮愈演愈烈 新经济刺激方案谈判曙光难现

发布时间:2020-10-16作者: 王义桅 

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前景不明,美国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在疫情的沉重打击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申请破产保护,其中不乏已经接受政府救济的企业。  

受访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刊于10月14日21财经。


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前景不明,美国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在疫情的沉重打击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申请破产保护,其中不乏已经接受政府救济的企业。


分析认为,一些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是为了“重生”。然而,在疫情前景不确定以及美国政府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难产”的情况下,美国企业的生存压力陡增。

这也令美国经济前景蒙阴。一些美国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此次经济衰退与2008年完全不一样,遭受冲击的行业更多,“破产潮”或将持续。


美国企业破产潮愈演愈烈


新冠病毒大流行给美国各行各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根据S&P Global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4日,美国今年申请破产的较大规模企业达509家,高于去年同期的460家,也高于2009年金融危机所达到的水平。


按月份来看,今年1月有55家企业申请破产,2月43家企业申请破产。6月与7月是企业申请破产的高峰期,数量分别为70家和69家。8月和9月企业申请破产数量有所下滑,均为54家。分行业来看,消费、工业和能源企业的占比较高,其中消费企业为103家,工业为70家,能源企业为58家。


依照S&P Global的标准,该公司所统计的破产企业范围为资产和债务达到2000万美元的上市企业,以及资产和债务达到1000万美元的私营企业。


美国连锁百货商店JC Penney、租车公司Hertz、奢侈品零售商Neiman Marcus、美国国民时尚品牌的J.Crew、历史超过200年且服务过多位美国总统的服装品牌Brooks Brothers等都已申请破产保护。而就在上周,在美国、加拿大等地拥有250家公司所有和特许经营的餐厅Ruby Tuesday申请破产保护,成为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又一倒下的连锁餐饮品牌。此外,Oasis Petroleum Inc.和Lonestar Resources US公司于本月初提交了破产保护的申请。


根据Haynes and Boone律师事务所的数据,2020年前8个月,36家负债510亿美元的石油生产商申请了破产保护。该律所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抑制了燃料需求,使负债累累的石油生产商无法获得信贷。“预计在今年结束前,相当多的石油生产商将继续向破产债权人寻求保护。”


新冠病毒大流行给美国各行各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新华社


根据美国的公司破产法,一家公司可以从《破产法》第7章和第11章中选择一种申请破产保护。即便申请了破产保护也并不意味着就一定会从此灭亡。不少企业是通过破产保护实现债务和业务重组,争取再度盈利,从而成为一个更具竞争力的企业。


但是如今美国疫情前景仍不明朗,经济复苏有所放缓,对于美国企业的考验尚未结束,最终能否存活仍是个未知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杨子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疫情长期得不到有效控制,纾困政策边际力度减弱,美国可能出现更大范围的企业倒闭,这意味着生产要素将遭到严重破坏和更大范围的人群失业。


对比金融危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是由金融行业引发的,从银行业传导到其他行业。而这一次经济衰退是源于疫情导致了全球供应链与产业链的混乱。受此影响,美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破产率较高。


王义桅补充道,此次危机的影响力和冲击范围远大于2008年金融危机,因此预计美国企业破产仍会继续,贫富差距、社会治理等美国国内的短板也将继续暴露。


新一轮经济救济计划仍 “难产”


事实上,在美国政府于3月推出“CARES”经济刺激法案之后,消费、工业和能源企业等领域的不少企业都接受了政府的资金援助。然而,这一法案已于8月底到期。目前,美国国会共和党与民主党仍未就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达成一致。10月迄今,两党已经进行了多轮的“交锋”。


当双方试图在各自1.6万亿美元和2.2万亿美元的方案中找到共同点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于10月6日下令在大选之前停止谈判,不过又立马改变主意,并呼吁通过对单一法案的立法。这一建议一度得到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支持。她曾同意为航空公司单独立法、提供资金,以防止数万人被迫休假。但她于10月8日“反悔”,称如果没有推出全面的刺激经济法案——即包括失业救济、直接付款、州和地方政府的救助以及对航空公司的薪资援助,众议院就不会立法通过单一的航空公司援助法案。


随后,特朗普于美国东部时间10月9日同意将共和党提议的刺激计划规模从1.6万亿美元提高到1.8万亿美元,几乎是今年夏末谈判开始时共和党最初提议的两倍,不过仍比民主党人期待的2.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少了4000亿美元,令国会两党领袖都不满意。这使已经混乱了一个星期的谈判进一步复杂化。


佩洛西在10日致议员的一封信中谈到特朗普政府的刺激方案时说:“这个方案相当于向前进了一步,后退了两步。”


佩洛西称,当特朗普谈到想要一个更大的刺激计划时,这似乎意味着他想要拥有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钱,而不是将钱用于抗疫和救济美国工人。


佩洛西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刺激计划缺乏遏制病毒传播的战略计划、对州和地方政府的资金不足、对美国家庭的财政救济也不足。


佩洛西呼吁达成两党协议,恢复7月份结束的每周600美元的补充失业津贴,并将数百亿美元投入新冠病毒接触者的追踪、检测和疫苗研发。“尽管这些关切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但我仍然希望,近期的事态发展将使我们更接近于就救助计划达成协议。”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则表示,“不太可能在未来三周内”出台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


QMA首席投资策略师Ed Keon分析认为,虽然现在美国国会无法就经济刺激方案达成协议,但是在选举之后,无论谁获胜,政府也应该出台一揽子经济救济计划。


美国经济复苏或放缓


随着新一轮救济法案谈判陷入僵局,美国经济复苏或按下暂停键。美国劳工部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就业市场已经再度出现疲软的现象。美国劳工部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3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环比下降9000至84万,高于预期的82.5万人。


分析指出,虽然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连续第六周低于100万,但数值仍在历史高位徘徊,显示美国夏季就业增长势头有所降温。


据预计,一旦在11月大选前无法推出全面的刺激经济法案,那么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出现破纪录的反弹之后,到2020年底至2021年初或出现零增长。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警告称:“太少的财政支持将导致经济复苏动力不足,给家庭和企业带来不必要的困难。”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eel Kashkari也表示,美国政府无所作为的代价可能非常大。“如果我们放任不管,将会产生巨大的后果,衰退最终会变得更糟。如果我们不帮助失业的人,他们就无法支付各类账单,这会波及整个经济,经济衰退会更严重。”


杨子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这次疫情本质上是卫生危机,对经济的影响更类似“暴风雪”。由于美国采取的是重经济和轻疫情策略,疫情的反复拖累了经济活动重启和经济复苏,纾困政策虽然支撑了前期经济的快速反弹,但是随着疫情长期难以好转和新纾困政策持续缺位,美国经济复苏步骤明显放缓,长期的疲软会加剧,并可能引发更加传统的经济衰退。


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预测称,美国经济今年将收缩2.5%,较一周前预估的萎缩3%有所上升。(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