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疫情与中美博弈影响下,“一带一路”如何调整?王文 何伟文 王勇 时殷弘 凤凰网 一带一路 中美

疫情与中美博弈影响下,“一带一路”如何调整?

发布时间:2020-09-17作者: 人大重阳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导致世界经济前景黯淡,给中美博弈增加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建设的未来发展也受到多方关注。在世界形势、中美关系、中国战略环境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会面临哪些风险,又该如何调整应对?在由凤凰网《风向》栏目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讨论会上,围绕这些问题,学者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转自9月2日凤凰网。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导致世界经济前景黯淡,给中美博弈增加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建设的未来发展也受到多方关注。在世界形势、中美关系、中国战略环境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一带一路”会面临哪些风险,又该如何调整应对?在由凤凰网《风向》栏目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联合举办的“中美关系如何走出困局”讨论会上,围绕这些问题,学者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对话嘉宾:


时殷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


王勇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王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核心提要:


1. 王文认为,“一带一路”实际上代表着中国进入到新时代以后,中国面向全球的一种战略视野。 它实际上促使了中国的民众、地方政府、企业,都更加去平衡化自己的全球战略。 因此理论上讲,“一带一路”能够解决目前中国外部的一些困境。


2. 时殷弘表示,新冠大流疫发生以后,世界各地的复杂性都在增加。当前中国政府已经对“一带一路”做了很多实在和潜在的调整,而这个调整总的方向是进行必要且具体的一些收缩,这些变化差不多已经 得到了国际的公认。我们也要重新、更加细致地思考我国的定位。


3. 王勇认为,与其说“一带一路”是一个倡议,不如说是一个百年大计,因此需要从长计议、做更加仔细的规划。具体而言,我们要加强跟周边国家进行务实的经济合作,对自己要有战略信心和耐心,使合作双方都受益,这也有助于解决中美分歧等问题。


以下为现场实录:



王文院长首先对“一带一路”的意义做了阐释。他认为,“一带一路”不只是一个具体的政策,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着中国面向全球的理念。过去中国的对外发展是非均衡式的、非对称的发展,过于重视西方。而“一带一路”实际上代表着十八大后进入新时代,中国面向全球的一种战略视野。


具体而言,“一带一路”的提出,实际上促使了中国的民众、地方政府、企业(包括民企和国企),都更加去平衡化的自己的全球战略,不只是重视欧洲、美国、日本,还更加重视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国家,还有一些区域性强国,比如伊朗、土耳其、尼日利亚、埃及等。


所以理论上讲,“一带一路”代表、折射着中国走出去的步伐,因此当然能够解决目前中国外部的一些困境。 同时他提出,要对未来中国走向世界、拥抱世界、跟世界融合,有更大的信心。


王文院长还谈到,中国的崛起是一场持久战,因此现在不能过于骄傲、要去重新建立国际秩序。 他也提到,在对美国的重要性上,我们也需要有更积极的因素。“过去这些年,美国对中国对外战略的重要性是在下降的,大概在2016年、2017年时,对美贸易在中国对外贸易的大盘中比重是19%到20%,而现在下降到10%,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对美国的影响要有一个更加客观的评估,知道它不足以颠覆中国未来的发展。”他表示,自己并不认为美国有颠覆中国未来发展的能力,但我们也应该在战术层面上聚焦于做好自己的事。


时殷弘教授认为,当前中国政府已经对“一带一路”做了很多实在和潜在的调整,这个调整总的方向是进行必要且具体的一些收缩。 新冠肺炎大流疫是全球性的,不管是在非洲、中东,还是在其它一些地方,情况一定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这个时候,有一些东西是需要重新盘点。


“不是说过去没有办法,发生了重大变化就完全可以拿来用,要重新盘点,一个一个重新研究,有些要加强,有些要继续干,有些要推迟,有些要撤销。”时殷弘表示,“一带一路”统一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但在具体问题上还是要分阶段。在目前这个阶段,“一带一路”要着重从调整、求实、适应进行必要的局部收缩,把这个工笔画画得更好一点。


他表示,根据自己的观察,大流疫发生以后,世界各地的复杂性都在增加。国外舆论基本上也反映中国“一带一路”变得更加求实,特别是在局部收缩的基础上,这些变化差不多已经得到了国际的公认。


面对世界形势的多变和调整,时殷弘表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 他认为,我们需要纲领性的可靠,这是国家方向,但国家方向不等于具体的战略,具体的战略也不等于具体的策略和政策。因此在定位方面,我们需要思考地更加具体,也要不断实践、规划和调整。


王勇教授认为,“一带一路”反映了中国承担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意识。 与其说它是一个倡议,不如说是一个百年大计,因此需要从长计议、做更加仔细的规划。


同时,他也表示,需要根据新的形势,对“一带一路”做出适当的调整。 “目前新冠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很大,可以说世界可能再也回不到疫情之前的状况了。未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新冠疫情都可能持续显现出它的影响。所以,世界形势、中美关系、中国的战略环境都发生了变化,需要我们好好思考如何调整‘一带一路’战略。”


具体而言,首先需要做更多实事求是的研究,要加强我们跟周边国家的务实经济合作。 他谈到,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中国已成为亚太地区几乎所有国家最大贸易伙伴。在“一带一路”推动之下,中国与他们之间的投资关系在持续增长,特别是在有关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多,这些确实能够给对方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而与美国合作带来的经济利益,与过去相比已经大打折扣,所以这些国家不愿意绑在美国的战车上面。


王勇教授总结到,“所以我们对自己要有战略信心,也要有耐心,要把这些务实的合作落实好,使合作双方都受益,同时又能够反过来促进中国和相关国家的人文交流和政治合作。”(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