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希望借“一带一路”提升人民币地位一带一路 刘典 人民币

中国希望借“一带一路”提升人民币地位

发布时间:2020-09-16作者: 刘典 

中国应与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其他国家/地区尽可能地广泛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西安金融论坛上做出此番表示。他说,人民币现在使用率很低,有必要在定价、支付和储备金形成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使用人民币。  

刘典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本文刊于2020年9月14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应与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其他国家/地区尽可能地广泛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西安金融论坛上做出此番表示。他说,人民币现在使用率很低,有必要在定价、支付和储备金形成过程中最大限度地使用人民币。


2016年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之后,开始在外汇储备结构和国际结算中被更广泛地使用。为了减少对美元的依赖,一些国家开始将本国部分美元资产转为人民币。例如,俄罗斯就是这样做的。根据俄罗斯央行关于最新外币资产管理报告,人民币在储备中的份额为12.3%。此外,就俄罗斯银行资产的地理分布(即在交易对手注册地或证券发行地)而言,中国在外国中排名第一。最后一点,在2020年第一季度俄中本国货币占两国间贸易结算的24%。


然而,就总体而言,人民币在世界贸易和国际储备中所占的份额仍然很小。正如黄奇帆在西安论坛上所说,人民币约占全球外汇储备的2%,占世界所有跨境支付的1.76%。这位原重庆市长认为,这一比例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出口国的地位不符。他认为,中国应在参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倡议的国家中更加积极地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定价和建立储备金。原中国央行行长助理张晓辉也指出,中国应该更多地与其他国家签署人民币使用互换协议。她还强调建立中国自己的国际支付机制,尤其是减少对SWIFT的依赖的重要性。张晓辉还强调,中国可以提供更多的人民币国际贷款。

美元依然在世界上占主导地位:它占全部国际结算的一半以上。不过,这一体系之所以存在至今,应归因于先前世界贸易结构的特殊性。以前主要消费市场集中在发达国家。如今在许多发达经济体发生危机的背景下,这种平衡正在向新兴市场倾斜。中国正在成为新兴的经贸活动中心。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典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人民币在结算中所占份额的增加是很自然的。刘典专家说:


“我认为,这与中国和全球的宏观国际贸易形势相关。过去对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他们的整个产业是依附于发达国家的产业链中,主要从事中低端产品的加工及相关业务,并且产品多数销往发达国家市场。然而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很多发达国家的市场在疫情前就趋于饱和,新增的更多是中国这类新兴国家市场。在这一背景下,人民币的国际化以及推动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跨境贸易的结算体现在,中国与沿线国家间经贸关系的依存度不断上升。另外,无论是从金融市场风险的角度还是各个方面来看,今年美元在全球市场的信用基础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包括近年来全球出现去美元化的声音,也是因为在全球经济面临衰退的情况下,很多发展中国家会由于汇率的波动而被美元剪了羊毛。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尝试选择用人民币作为跨境汇率结算货币,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市场在全球经济系统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对冲美元汇率波动所导致的宏观风险。可以说这两方面的因素共同推动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关系的不断发展,并且也体现在了金融货币方面,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刘典专家认为,人民币可能首先成为区域贸易的货币。根据今年第一季度的结果,东盟国家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额同比增长6%,增至1400亿美元,而中国与美欧贸易因新冠疫情而下降。贸易和经济活动的平衡有望在中期向东方转移。在这方面,中国及其货币在新的贸易和经济结构中作为连接要素具有特殊意义。

人民币国际化的唯一主要障碍是封闭的资本账户。除非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否则在世界贸易规模上使用它并不方便。一些国家与中国使用本币互换协议。但是这些机制更主要是为了对冲双边贸易中的外汇风险。


尽管如此,世界对人民币的需求将来只会增长。在大流感背景下,为了挽救本国经济,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开始实行超低甚至零利率政策。而中国则维持适度的货币政策。这使中国市场对投资者具有较大吸引力,因为处于类似风险水平的中国债务证券的收益率高于西方市场债券的收益率。今年7月外资净流入中国债市213亿美元——这是自2014年开始发布相应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指标。外国投资者手中持有的债券总价值达到3600亿美元,比去年多13.7%。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最近的预测,到本世纪末人民币可能会成为世界第三大货币。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