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一评金融腐败:原罪与真罪金融腐败 董少鹏

一评金融腐败:原罪与真罪

发布时间:2020-09-16作者: 董少鹏 

今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指出,要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8月21日,总书记在听取安徽省委和省政府工作汇报时再次强调,要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建设,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一线、向群众身边延伸,实现正气充盈、政治清明。  

作者董少鹏系《证券日报》副总编,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9月13日鹏友来开会微信公众号。


今年1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指出,要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8月21日,总书记在听取安徽省委和省政府工作汇报时再次强调,要坚持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建设,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一线、向群众身边延伸,实现正气充盈、政治清明。


目前,一些人对金融反腐抱有“等等看”“担心影响稳定”“以时间换空间”的心态,有的案件线索已经有了,但得不到查出,有的监管部门“踱步监管”,观望不前。还有的人已经被俘获,对腐败问题线索按住压住。其实,果断清除腐败,不仅不会影响稳定,反而会更加凝聚人心,增添团结稳定的力量。正气不足,大家都躲事,日后的麻烦更大。对此,我们应该猛醒了。


在我指出阳光保险公司个别人的腐败问题后,有网友提出,那些利益输送和腾挪之法,是很多企业家都犯过的“原罪”,目的为了创业,不必太过认真。那么,是否利用国有股东资源做大蛋糕后,就可以任意切割、腾挪这些蛋糕呢?张维功作为下海厅官,运用自己在保监会获取的资源搞经营,是否公平得很呢?


在我国现代市场经济语境下,所谓企业家原罪,一般指改革开放早期,在政策法规不完善的情况下,企业家获取“第一桶金”的路径、方法不一定是完全合法的。但这一概念是有历史时效性的。到本世纪初经济领域法律体系已比较完善,企业家原罪这一概念已经过时了。不能再拿“原罪”这个概念代替“真罪”。


张维功辞去广东省保监局局长,接手创办阳光保险公司,已是2004年。按照当时的政策和法律规定,员工持股公司处在模糊地带,有的企业采取公司形式间接持股,也有的企业采取合伙企业形式间接持股。据反映,2007年,在张维功主导下,成立了多家“员工持股公司”,包括北京鼎时代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博汇时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鼎汇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鼎汇通(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汇通融鑫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北京汇通融鑫投资有限公司”),新疆恒丰基业股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曾用名“信佳通投资有限公司”“天汇恒通投资有限公司”)。


这些“员工持股公司”应该是受到员工欢迎的,不然也不会收到数亿元集资款。但问题是,2007年,至少两家“员工持股公司”的3.5亿元集资款被借给另外一家不是员工持股公司的公司,后者靠挪用的资金成功拿到了阳光财险的股权,尔后转让获利。2010年,这一批没有拿到股权的员工们收到了本金和利息。表面看,员工们不算吃亏,但问题是,挪用这笔钱本身是非法的,靠挪用资金获利也是非法的。


更“土豪”的事件是,张维功的弟弟张维亮,在2007年获得了一家“员工持股公司”的控制权,并且持续做大。目前,张维亮直接持有新疆恒丰基业股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77.14%股权,间接持股9%。这家公司曾在2010年买入阳光人寿保险的股权,2011年卖出股权获利。张维亮是怎么获得这家公司控制权的?他购买阳光寿险股权的资金是怎么来的?


我们还要问,作为阳光保险五大国有股东的中国石化、南方航空、中外运等,当时是否知晓这些股权买卖活动?对这些明显的关联交易是否过问了?2006年、2007年两年合计,阳光保险保费收入达到59亿元。公司成长如此快速,有没有五大国有股东的贡献?五大国企的信誉和业务资源算不算投入?张维亮对阳光保险的股权投资,对公司运营发挥了多大作用?


2013年,张维功用“北京银华嘉实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后来更名为“北京瀚隆天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2.58亿元持有阳光保险6000万股。当时董事会是如何决策的?张维功这笔钱是怎么筹措的?张维功这笔股权投资,对公司运营发挥了什么作用?


为什么2017年北京鼎时代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博汇时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鼎汇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鼎汇通(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汇通融鑫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曾用名“北京汇通融鑫投资有限公司”)都注销解散了,张维功自己的“北京银华嘉实投资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瀚隆天诚投资有限公司”)也解散了,只有新疆恒丰基业股权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曾用名“信佳通投资有限公司”“天汇恒通投资有限公司”)一家独大?


张维功、张维亮利用阳光保险这个平台,转移公司财产和公共财产,谋取个人私利,是典型的金融腐败案例。保险公司作为公共性、社会性极强的金融机构,一方面吸收大量居民保费和投资款,另一方面通过为居民和企业提供保险服务获取利润,其本质定位应当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如果有人认为,可以借着国有大股东的各种资源,把老百姓的钱卷进来,把保险公司的蛋糕做大,然后自己以各种“市场化”的名义大捞一把,那不仅是错误的,而且会触犯法律。


强烈要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调查此事,保护人民群众的保险财产和公共利益,维护金融市场公平竞争。强烈要求监管部门调查此事,对阳光保险股东中的一致行动人实施“阳光穿透”,对侵蚀国有股东权益、侵蚀公共利益的行为予以制止,不再“踱步监管”。


阳光下的浊流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