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吴晓求:中国进入老龄化的时间和速度是非常快的老龄化 吴晓求

吴晓求:中国进入老龄化的时间和速度是非常快的

发布时间:2020-09-11作者: 吴晓求 

9月10日,由商学院主办的“信仰的力量”——2020《商学院》商业领袖高峰论坛”暨“第四届寻找中国最具价值企业颁奖典礼”在北京举办。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出席并发表演讲。  

转自9月10日新浪财经。


9月10日,由商学院主办的“信仰的力量”——2020《商学院》商业领袖高峰论坛”暨“第四届寻找中国最具价值企业颁奖典礼”在北京举办。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出席并发表演讲。


吴晓求表示,我们从十八大以来推进了供给侧的改革,实际上也预示了中国经济的结构处在一个变革之中,中国经济不可能再依靠所谓的自然资源的优势以及人口红利来推动中国的经济的增长。而且第一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人口红利了,我们即将进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中国并不是一个发达国家,但是她进入老龄化的这样一个时间和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也没有资源的优势。我们唯独只有两个优势:一个就是进一步推进改革的优势,让制度去释放红利,让制度去释放人民的积极性,让制度去让所有的企业都有创造性。


吴晓求称,我们通过市场化的改革,要让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没有忧郁,没有束缚让他们敢干、敢闯、敢想,这个是只有通过制度改革才能完成,如果要做企业都会缩缩脚,而且受到严重的约束,这种约束有可能来自于精神层面的。 那么你想指望这个企业有活力、有创造力有创新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会受到某种的约束。我们用改革最大的目标就是要释放人们的积极性、企业的积极性,让所有的人所有的企业都有理想、有创造创造性,都能为理想的实现而去奋斗。所以改革仍然是我们的非常大的红利,我们改革并没有到尽头,我们的改革并没有彻底的完成。



以下为演讲实录摘编:


首先是改革,改革把我们的体制理顺了,我们建立市场化的体制,沿着市场化的方向来推进我们的改革。因为我们有了这么一个基本的制度架构,所以开放带给我们的红利是巨大的,中国经济的实质性的增长是在改革的基础上,我们推行开放所带来的。 这明显的可以看得到,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完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的经济的竞争力以及经济的增长,外汇收入的增加等等这些重要的指标实际上都和开放连在一起。所以虽然我们外部环境遇到了这样的困难,但是不能影响到我们开放的决心和开放的基本的国策。


第二个要考虑是我们内部的这种经济的结构也面临着重大的调整。我们从十八大以来推进了供给侧的改革,实际上也预示了中国经济的结构处在一个变革之中,中国经济不可能再依靠所谓的自然资源的优势以及人口红利来推动中国的经济的增长。而且第一我们已经没有什么人口红利了,我们即将进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中国并不是一个发达国家,但是她进入老龄化的这样一个时间和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也没有资源的优势。我们唯独只有两个优势:一个就是进一步推进改革的优势,让制度去释放红利,让制度去释放人民的积极性,让制度去让所有的企业都有创造性。也就是说我们通过市场化的改革,要让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没有忧郁,没有束缚让他们敢干、敢闯、敢想,这个是只有通过制度改革才能完成,如果要做企业都会缩缩脚,而且受到严重的约束,这种约束有可能来自于精神层面的。 那么你想指望这个企业有活力、有创造力有创新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会受到某种的约束。我们用改革最大的目标就是要释放人们的积极性、企业的积极性,让所有的人所有的企业都有理想、有创造创造性,都能为理想的实现而去奋斗。所以改革仍然是我们的非常大的红利,我们改革并没有到尽头,我们的改革并没有彻底的完成。


我们甚至是有一些时候,我们的改革也还有点走回头路的这种味道。到了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到十九届四中全会以及今年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颁发的“两个决定”,关于优化要素市场资源配置的这样一个决定,还有关于推进新时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个表明我们会继续的沿着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前行。


这个对我们内部的如何去换发人们的积极性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在中国只有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我们不可能回到也绝不会回到计划经济的时代,我们不可能回到也绝不能回到闭关锁国的时代,这对我们坚持市场化改革和一些进一步的扩大开放,是变得特别的重要。


这是我们内部面临的一个制度进一步推进改革、深化改革的这样一个任务。改革它有自己特定的含义,我们不能说把以前的规则做了一些调整,这就是改革,不要做这样一个理解。改革它最明显的就是说你这种制度能够让人们有积极性、创造性、有理想、有目标,只要那种所有的人都有干劲,这就是改革。如果你让所有人都没有干劲,这不是改革。所以改革它也是有标志的。


当然从经济意义上说,它就是沿着市场化改革。改革,还有它的资源一定是由市场来配置的。如果你的资源都是由政府来配置,我不认为这是改革,这肯定不是改革,改革一定是把资源交给市场,有市场根据在法律的框架下来运行来配置资源,这是改革的显著的一个标志。不要以为把过去一些很好的措施把它把它做一些变化,说这是改革,我不认为这是改革。所以这是第一个。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