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重头说起】卞永祖:传染病给跨国企业带来不可预知风险,加速全球供应链区域化 先导片+视频链接全球供应链 卞永祖 重头说起 传染病 跨国企业

【重头说起】卞永祖:传染病给跨国企业带来不可预知风险,加速全球供应链区域化 先导片+视频链接

发布时间:2020-08-14作者: 卞永祖 

人大重阳与今日头条合作栏目《重头说起》第四期引导片和正式视频播出啦,先让我们看看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老师第四期的节目吧!在这期节目中,卞老师认为传染病将极大影响到目前的全球化进程,跨国企业为了应对此类不可以预知风险,必然会加速供应链的区域化,从而引发全球价值链的重组。正式视频请点击图片前往今日头条观看。本视频为今日头条独家内容。  



实际上,在未来这种疾病可能会长期伴随人类,那就是说在未来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时不时的遇到这样一次大的传染病,那对跨国企业来讲意味着什么呢?它就会时不时的都可能会因为疫情的传播,而造成整个供应链的中断。


大家好,我是人大重阳的研究员卞永祖。这期我们讨论一下在全球化停滞的情况下,中国的企业如何发展的问题。


全球化在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是由跨国公司推动的依靠市场的力量形成这么一个网络。中国也已经深深地陷入了这个网络里面去,就是说我们看到中国大量的企业,通过进口大量的商品、大量的矿产,然后制成我们的产品,最后卖给全世界去。


中国已经变成整个全球的制造业中心。在这个巨大的网络过程中,中国跟很多国家发生了巨大的贸易,比如说跟美国、欧洲、日本、韩国贸易的金额非常大,我们看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物贸易国。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国家和国家之间的贸易紧密的程度,可以判断这个国家之间供应链的紧密程度,比如说中国跟日本、韩国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贸易,这说明中国跟日本和韩国之间的供应链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举个例子,华为每年都会从日本、韩国和美国进口大约上百亿美元的产品,这说明华为的供应链网络里边,跟这些国家的企业是非常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在今年疫情发生以后,我们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根据我国海关今年前四个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跟东盟的贸易数据是在增长的,但是跟美国跟欧洲其他国家的贸易数据在下降,中国整个对外贸易的进出口总额也是在下降的,这说明中国跟周边国家的贸易联系在越来越紧密。中国跟日本的贸易虽然也是在下降,但下降的幅度非常小,所以说整个贸易区域化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


其实贸易区域化的趋势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最近几年以来已经就在慢慢地发生。这里面当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看到WTO的改革止步不前,所以说很多国家都在成立区域化的组织,比如说中国跟东盟、日本、韩国就成立了RECP的这么一个组织,促进区域内的经济发展。但是我想说的是,其实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这次疫情以来,你会发现一个特别明显的现象,就是这次疫情对整个全球的金融市场造成了巨大的波动,这种波动引起了整个投资者的恐慌,但是更引起了整个跨国企业的恐慌。


根据我们卫生专家的判断,实际上在未来这种疾病可能会长期伴随人类,那就是说在未来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时不时的会遇到这样一次大的传染病,那对跨国企业来讲意味着什么呢?他就会时不时的都可能会因为疫情的传播,而造成整个供应链的中断。


那这种中断又会对整个资本市场引起巨大的波动,所以整个企业的价值或企业的股市都会造成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威胁,对他们来讲他们最好的策略是什么?他们最好的策略就是希望把所有的供应链能够聚集到一个地方去,当疫情再次来的时候不至于影响到他们整个供应链的安全,也不至于使整个供应链去中断。他们可以在一个地区来组织整个生产的活动,所以说这就是我们看到经济区域化的一个趋势的根本原因。


疫情加快了经济区域化的这么一个趋势, 我们说经济区域化的这种趋势,最开始是在东亚表现得比较明显,我们看到我们中国的很多企业已经在东南亚去搬迁和转移,我们搬迁到越南、马来西亚,甚至是缅甸这样的一些国家,中国本土内我们看到也是越来越多的进行本地化生产。


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汽车制造业,我们看到很多的零配件越来越多地开始在中国生产,而不需要从欧洲从美国去进口,这实际上使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比较完备的制造业中心,并且中国跟东南亚形成了一个更加完备和相对独立的全球主要制造业中心。


未来的话,我认为像美国、欧洲都可能会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制造业中心。欧洲相对来讲是比较明显的,我们知道德国、法国,甚至是意大利都是制造业比较强的国家,它们把一些低端制造业可能会慢慢转移到东欧去,使得整个欧洲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制造业中心,这次疫情我们看到很多的国家已经意识到,像生产口罩、呼吸机这样并不需要高科技含量的产业,对他们国家的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说这也是促成很多欧美国家要去加快制造业完备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看到,美国很多政客也在促使美国的企业回到美国,甚至是搬到美洲,当然回到美国可能并不是很现实,但是搬到墨西哥、加拿大,甚至是南美的一些国家,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所以说未来的世界将会形成三个主要的制造业中心:一个就是东亚,一个就是欧洲,一个就是北美。


对大多数企业来讲,未来的全球化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也为全球形成三个相对独立的制造业中心的话,它们可能有不同的规则、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制度,你想在这不同的制造业中心里面想去推广自己的产品,可能难度会更大。


未来在全球化里边,真正全球化的企业是那些具有高科技垄断力、财力雄厚的、能够具有全球垄断的这么一些企业,这些企业将会越来越少,可能会像华为在5G方面具有重大的技术垄断实力,像美国的苹果或者是微软这样的一些企业,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但是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讲,很难会成为一个全球化的企业。


前些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的中国企业为了实现全球化,去全球化的布局,而在世界各地去收购当地的公司。从表面上看,他们确实成为了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但是在这种经营过程中,这些收购来的企业往往会造成了巨大的亏损。


而对大多数企业来讲的话,未来的全球化很可能是区域化的全球化,他们的一个生产的布局,包括全球产业链布局很可能是局限在某一个生产的中心,比如说在东亚,或者是在北美和欧洲,对中国的企业来讲,可能更合适的布局地点还是在东亚,因为整个东亚具有相似的文化,并且整个上下游的产业链结合得非常紧密,这对我们的企业实现这样的全球化,实际上是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我们看到疫情发生以来,对“一带一路”沿线的很多国家都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其中一些国家也成为了一些疫情的重点地区,比如像印度、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还有包括非洲的一些国家,他们的疫情都非常地严重。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在“一带一路”投资的时候,可能就会有所考虑、有所改变。我个人认为,整个东亚整体疫情的控制是相对比较好的,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东南亚这些国家里边去,等我们的未来实力更强的时候,可以进行一个更大的布局。


其实,世界上出现三个主要的制造业中心,对整个全球的政治经济秩序是有好处的。我们经常讲太平洋足够大,中美之间可以共享太平洋,我们说亚欧大陆也足够大,中国跟欧洲也可以去共同的在整个大陆上繁荣发展。


当我们看到,全世界有更均衡的生产基地的分布、更均衡的经济发展的时候,世界会变得更加和平、稳定,各个国家的利益也可得到更好的照顾,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的企业来讲,他们也需要在这种新的局势下考虑自己的全球化的布局。


这就是我这期的观点,如果您有什么意见,请在评论区跟我互动。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