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王衍行:后疫情时代 商业银行数字化如何转型?后疫情时代 商业银行 王衍行

王衍行:后疫情时代 商业银行数字化如何转型?

发布时间:2020-08-03作者: 王衍行 

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中国商业银行在数字金融领域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他们在向世界诠释:人类的发展总是面对着无数困难,但也能够从一次次危机中走出来。  

作者王衍行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30日新浪财经。


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中国商业银行在数字金融领域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他们在向世界诠释:人类的发展总是面对着无数困难,但也能够从一次次危机中走出来。


商业银行的数字金融将有可能重塑市场的形态。一方面疫情成为银行线上业务加速发展的引擎,推行了一场强制性的数字化、线上化变革,并以金融科技为依托的银行数字化转型推向更深远的层面,抑或,数字金融将发生结构性、永久性迁移;另一方面,客户对商业银行的数字金融提出了更新、更高级的要求。特别是,产生一个强大且具生命力的趋势:由于科技巨头们在抗疫期间的巨大努力,它们更有可能在这些领域取得先机,而这种先机则可能会奠定它们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的主导地位,相应的供给也会爆发,由此把商业银行带入数字金融的混合区、换挡区。


在这次疫情中,数字经济攻不可没。如何如何评价疫情下的数字经济金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们表达了各自的观点。


一、对数字经济金融的评价


1.对教育的影响


线上授课听众的增长可能是指数级的。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表示:“过去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做演讲,最多可能有100多个听众,但现在通过线上的方式甚至可以达到超过5000名听众,影响力更大”。


数字技术的技能带来一片蓝天。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Pissarides)指出:“在金融危机期间,金融专业的毕业生面临更惨淡的就业市场。目前所有专业的毕业生们共同面临这样的疫情冲击,与之相比,具备不错的数字技术相关技能的毕业生可以更乐观一些,他们依然可以找到合适的工作。与此同时,学校也应该开始前瞻性地思考向市场需求的方向来培养学生”。


数字技术使知识在世界更广泛的传播。迪顿认为:“通过在线会议软件,可以和来自全球各地的学习者进行沟通,使知识得到更广泛的传播,提升沟通效率。这次疫情中数字技术的杰出表现,也是产业互联网长期价值的一个缩影”。


2.对产业的影响


数字银行适应了疫情的需要。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Andrew Michael Spence)指出:“对于面临现金流量和营运资金挑战的企业,可以远程扩展信贷和调整条款。这将最大程度地减少对服务部门,尤其是中小型企业的长期损害”。


学习新技能要未雨绸缪。皮萨里德斯表示:“新经济、数字化、自动化在以后会越来越通行,学习这些技能不会没有用”。


线上办公不受疫情影响和破坏。迪顿提出:“线上办公成为恢复工作和商业活动的必要工具,自疫情爆发以来,每天有无数的直播和行业研讨会在线上举行。人们坐在家中与世界各地的业务伙伴相连接,并因此节省了大量的时间”。


数字技术会产生长期、永久性的影响。皮萨里德斯表示:“人们显然看到了向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很多公司的供应商都在讨论‘只能在线上开展业务’。实际上,为了保证业务的可持续性,已经有不少公司开展了线上服务,而且反馈了数字技术的优势,如:节省时间、提升效率。这对西方人的经营之道产生了长期、永久性的影响。可以预计,这样的局势会加快数字化转变,重塑传统金融服务行业,给技术带来结构性变化”。


拥有和熟悉互联网资源、技能十分重要。迪顿指出:“我们的未来正转向一个更依赖互联网的世界,那些拥有和熟悉相关资源、技能的人和国家将从中进一步获益。人们一定要清楚,那就是疫情期间的就业结构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就业岗位机器人化、自动化的永久性的改变。皮萨里德斯认为:“现在还有一些新技术的诞生,如:清洁机器人,也不必像以前一样雇清洁工来做家务。这就是疫情创造的,就业的结构性变化。可能到疫情结束,有的人会选择回归原本的模式请人打扫房间,而也有人会延续疫情期间的模式,因此带来了一些永久性变化,很多岗位会自动化、机器人化”。


成为经济的缓冲垫。斯宾塞表示:“视频会议,在线教育和其他数字应用可以帮助某部分人缓冲冲击”。


中小企业要尽快适应数字业务。皮萨里德斯指出:“中小企业成功的秘诀是在目标业务领域有很清晰的愿景,能够很好地控制成本(中小企业自身规模较小,成本控制相对简单)。在数字业务的迅猛发展之下,中小企业需要使用更多的新技术,同时做好定位”。


数字基础设施是疫情期间社会运转的基础保障。斯宾塞认为:“归根结底,数字基础设施已被证明是这场危机中经济复原力的关键来源。没有它,远程工作和学习,电子商务和数字金融服务都是无法实现的,而激进的社会隔离则会令经济陷入几乎完全停滞”。


3.对西方世界的影响


疫情使西方世界接受数字化转型。皮萨里德斯坦言:“在西方让人们接受数字化金融服务存在不小的阻力。人们有很多顾虑,现在的银行服务很好,供应商的传统服务也很好,为什么要用数字化技术?转换后,对商务有什么影响?事实胜于雄辩,那些安常习故的人从疫情之中看到了机遇和挑战”。


4.对中国的影响


领先的联网优势有利于中国的发展。迪顿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一个更依赖互联网的世界,拥有和熟悉相关资源、技能的人和国家将从中进一步获益。从国家角度来看,中国在使用互联网方面已经遥遥领先,所以这一趋势将有利于中国的发展”。


中国经济经受住疫情考验的支撑力来源于数字新兴产业。斯宾塞表示:“中国经济之所以经受住疫情考验,主要支撑力就来源于数字新兴产业。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移动支付系统,零售业多达35.3%的业务都在网上完成,借助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大幅提升了数字经济生态系统的范围和效率。由于大多数人和企业都在线连接和活动,因此很容易生成大量数据,这些数据借助人工智能,能立即扩展数字生态系统的范围和效率”。


走在数字经济的前列。皮萨里德斯认为:“中国在使用数字技术具有前瞻性,在数字技术方面,中国走在前列。除了传统金融体系和金融文化之外,数字金融平台实现了跳跃式的进步”。


增强经济的韧性。斯宾塞表示:“数字经济将大大增强中国经济的韧性,在面对危机阻碍人员流动的情况下。先进的数字基础设施意味着,许多人即使被隔离或封锁也可以继续在家工作。


二、对我国商业银行数字金融的启示:


丘吉尔曾说:“不要浪费一次危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对数字经济金融的评价、分析、总结,对我国商业银行数字金融发展至少有以下启示:


一是做好数字化转型。数字金融在战胜疫情中占尽了优势,银行美誉度、客户依存度大幅提高,数字金融既提供了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又在资金支持上雪中送炭。今后,两方面值得努力:一是现有的优势将面临巩固、发展、升华,重要的是,要防止自命不凡;二是商业银行在与腾讯系、阿里系等数字金融领域竞争中,要及时向监管方提出正确建议,避免监管漏洞、监管倾斜、监管套利,特别是,商业银行若全面考虑信贷资产质量以后,已经或即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及压力,可能会成为市场上的弱势竞争主体,切忌失于偏颇、盲目乐观,对此,建议国家引起重视,及早解决,防患于未然。


二是银行要吸取教训。疫情对银行同时起到了“立”和“破”的作用。疫情促进了线上业务在更大范围的展开,这是疫情在发挥立的作用。疫情期间的银行的纯线下服务被边缘了,这是破。在“立”和“破”同时作用之下,对于不善于改变、不愿意改变、不能够的企业,不管是线上、线下都是毁灭性的。


三是银行要权衡利弊。银行要在监管允许的前提下,让所有业务都尽可能走到线上去,这是进行数字化转型的要义所在。另一个更重要的工作是,用科学的手段持续地评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扬善抑恶、趋利避害,真理科学与形式主义、文明与愚昧的论战是持续的,没有经过思辨、论战、评估就宣布孰胜孰负,是不理性的。商业银行不能沾沾自喜,目前正是接受评价的关键时期,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新的疫情是一场对人类文明和技术能力的考验,我们不能自以为是、盲目乐观。


四是银行的线上授课面临历史性的突破。银行线上授课,仍然存在针对性不强的问题,宽化、泛化、娱乐化、形式化,隔靴瘙痒。线上授课为银行培训提供了高效、便捷、及时、低成本的方式。但是,调研中发现有80%以上的银行在疫情以前轻视线上授课的存在,而采用劳民伤财且效果欠佳的线下培训模式。今后,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培训将通过线上进行,同时,要兼顾线下培训的不可替代要求。银行在线上授课的方式、内容、教材、师资等方面,仍大有潜力可挖。


五是发挥数字金融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的积极作用。数字金融的当务之急,是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等防范金融风险,银行可能是所有行业中数字变革中最大的投资方,也理应成为受益方。但是,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有的银行有些自满,没有看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所带来的艰难,甚至是生死之战。殷鉴不远,平时号称世界之巅数字运营水平的个别商业银行,在极为简单的风险案例面前,竟然弱不禁风,亏的惨不忍睹,以致天怒人怨。满遭损,即骄傲使人落后,如果自满,那么,线上业务可能会乘数般、抑或指数般放大银行的劣势与缺点,从而给银行带来麻烦。对此,要有自知之明。正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言:“理解人类的局限性,是智慧的开端”。(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