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何亚非:中国将保持定力 不陷入美国“新冷战”无底陷阱中美 新冷战 何亚非

何亚非:中国将保持定力 不陷入美国“新冷战”无底陷阱

发布时间:2020-08-03作者: 何亚非 

中美角力白热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继7月23日提出组建一个国际对抗中国的新民主联盟后,7月30日,又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作证时,将中国形容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威胁”,并称美国针对中国的外交努力已经奏效,“我们积极的外交行动推动了国际社会对中共威胁的觉醒。潮流正在转向。”  

何亚非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8月1日香港中通社。


中美角力白热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继7月23日提出组建一个国际对抗中国的新民主联盟后,7月30日,又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作证时,将中国形容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威胁”,并称美国针对中国的外交努力已经奏效,“我们积极的外交行动推动了国际社会对中共威胁的觉醒。潮流正在转向。”



蓬佩奥的讲话被普遍视为对华的“新冷战宣言”,中国应如何应对美国的“宣战”,如何面对美国掀起的这一波反华潮流?香港中国通讯社就此问题专访了原外交部副部长、原国侨办副主任、人大全球治理中心主任何亚非:


中通社:自2017年特朗普政府确定中国为美国“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以来,美中摩擦加剧,对话停摆,关系跌宕起伏,美逐步对中国展开政治孤立、经济科技“脱钩”、军事威胁、中断人文交流,如今更是提高到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之争,同时着手改变国际秩序和“全球游戏规则”,试图逼迫中国与美国进行“新冷战”,中美关系现在是否已经进入最危险境地?


何亚非:显然,目前形势不容乐观,不少人称之为中美关系的“至暗时刻”,令人深感担忧。“修昔底德陷阱”是埃利森教授根据历史案例用来形容美中作为守成大国和新兴大国的对抗模式,但是如今美国试图挑起“新冷战”不仅有大国对抗的意思,还给人以“文明冲突”的感觉。美国惯于把其战略竞争对手冠以“邪恶”之名,以占领大国博弈的道义制高点。今后,中美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之争必将如影随形,伴随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


随着两国关系日益紧张,加上美国大选年的特殊情况,突发事件随时还会发生,我们要做好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准备,但是依然要积极努力,力争取得相对有利的结果。


中通社:在如此恶略的国际环境下,中国将如何争取相对有利的结果?


何亚非:中国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英文谚语说,需要两人才能跳探戈。不管美国如何一意孤行,今天这一出明天那一出,中国都要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自信,不能“随美国之风起舞”,陷入“新冷战”的无底陷阱。中国必须从三个方面与美国进行博弈,首先,坚决反对冷战,维护世界和平;其次,坚决反对中美经济和科技“脱钩”; 第三,坚决反对以意识形态划线建立相互对立、隔绝的政治经济阵营。


中通社:关于反对冷战,维护世界和平。美国两党和军工复合体利益集团锁定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不惜以各种手段遏制中国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改变,且在美国有一定社会基础,中美战略竞争包括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之争将成为新时期中美关系的“新常态”或者“新非常态”。此外,美国利用南海、台海、朝鲜半岛以及中国与部分周边国家的主权领土争端给中国制造麻烦乃至引发军事冲突。美国咄咄逼人至此,中国何以相处?


何亚非:首先,我们要看到如今的中国不是前苏联,中国共产党更不是前苏联共产党,这几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取得的巨大成就给中国和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人民带来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好处。


其次,如今的美国也不是几十年前的美国,自身并非铁板一块。美国各州、企业和老百姓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有些改变,但是希望中美合作做大经济“蛋糕”、避免冷战损害双方根本利益的依然是多数。美国政治有“华盛顿圈”(Washington Beltway)一词来形容美国联邦政府的各种做法和政策,而各州未必完全认同,特别是一些极端的做法。这在特朗普对待移民和留学生的做法上已经充分体现。不少美国知名人士认为,蓬佩奥的讲话更多是为特朗普竞选服务,也歪曲了尼克松总统当年打开美中合作大门的本意。


三是当今世界更不是美苏冷战前和冷战期间的世界,全球力量平衡变化和全球化发展已经改变了世界格局,世界已经不是“美国的世界“,而美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是“世界的美国”。以美国欧洲盟友为例。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甚至英国都希望与中国合作促进经济发展、抗击疫情,不愿也不会随着美国的指挥棒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讲话颇能说明问题。最近美国提出从德国撤离部分美军的计划,明里说是海外美军的部署调整,其实与美国与北约盟友的防务负担分配有关。可以看出,要复制针对中国像美国“冷战”期间那样的西方反共阵营如今很难做到,很少有国家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再次看到世界陷入新的冷战,因为那只会让世界遭受难以承受的混乱和痛苦。


因此,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的走改革开放、和平发展的道路。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冷战,不会惧怕所谓冷战的威胁,愿积极推动对话和谈判,以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和二战以来长达70多年的世界和平,因为中国清楚冷战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不符合中美两国以及国际社会的长远利益。


中通社:当下,“脱钩”一词频繁出现在特朗普政府关于中美关系的描述中。特朗普6月18日在推特上帖文说:“美国在各种情况下当然还拥有一个政策选项,那就是与中国彻底脱钩。”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6月23日也声称,如果美国企业不能在中国经济中公平竞争,中美经济将会“脱钩”。美国高层各种脱钩言论,看似已经启动和正在加速推进美中“脱钩”进程,在此前提下,中国如何坚决反对中美经济和科技“脱钩”?


何亚非: 美国政府推进美中经济科技“脱钩”很大程度出于地缘政治考虑,想藉此削弱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以维护美国科技独大的地位,在美中战略竞争中胜出。其实这样做对美国企业和老百姓并无好处,属于“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以美国芯片企业为例,其主要下游市场在中国,如果真的实行科技“脱钩”,虽然中国会遇到很大困难,但是美国芯片业也会遭受巨大打击,失去中国不断扩大的市场。美国企业界和华尔街未必赞同政府这么做。美国政府想在国内形成推进中美脱钩的共识并使之成为现实绝非易事。部分科技“脱钩”可能难以避免,但是两国经济全面“脱钩”几无可能,除非两国爆发热战。


不过,中国也需要做好部分“脱钩”的准备,这是两国关系发展的现实,也是经济全球化2.0版和全球供应链变化的现实。然而,全球化大趋势不会逆转,人心思和、人民希望生活美好的愿望不会改变。在中国如此,在美国也是如此。在美国大选年政治喧闹沉寂之后,经济发展、健康生活依然是人民的首要选择。


目前,新冠疫情流行给各国带来巨大损失,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打破了全球供应链,世界经济陷入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疫情带来的经济困境使许多国家进退两难,无法找到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的平衡点。


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国反对中美经济和科技“脱钩”,需要做的就是积极推进国际经济合作、修复全球治理体系,坚持全球化大方向,维护和调整全球、地区供应链和生产链,争取世界经济早日复苏。


中国还将坚持中美和国际经济合作,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历史不会直线前进,但是无论在双边还是多边、地区还是全球层面,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合作的确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经济增长的唯一选择,没有任何别的选项,除非各国愿意时光倒流,重回全球化前的经济相互割裂、冷战时期相互对立的落后封闭状态。


中通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个月间多次发表 “讨共檄文”,并鼓动“自由世界”连手对抗“共产党中国”,严重挑动意识形态冲突,恶化中美政治关系,中国如何避免进入这一“陷阱”?


何亚非:中国坚决反对以意识形态划线建立相互对立、隔绝的政治经济阵营,中国希望与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国家一起,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减少和消除顽固不化的意识形态偏见,努力建设各国合作应对全球挑战、美美与共的人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


两次世界大战特别是冷战的惨痛教训需要深刻牢记。二战后建立的新国际秩序诞生了以联合国体系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包括全球治理体系。伴随着全球化的全面深入发展,这一国际秩序给各国带来了70多年的世界持久和平和经济繁荣。


可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自以为国际政治制度竞争已经结束,著名美国学者福山称之为“历史的终结”,认为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全面胜利”,已经后无来者。而随后出现的“美国单极世界”(Moment Of Singularity)更使得美国对自身和世界局势发展产生了误判。期间,中国作为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与美截然不同的新兴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在现有国际体系包括全球治理体系内的发展壮大对美国冲击很大,美国的战略焦虑日益增长,打压新兴大国的冲动再次来袭且十分强烈。


很可惜,美国对世界力量平衡变化带来的中美巨大合作机遇置之不理,以“一山不容二虎”的偏执先是锁定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再尔把美中竞争提升至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之争,为自己树立了“完美的敌人”。这里还有一个历史背景,那就是美国进入21世纪以来,更加执意以西方意识形态和西方文明划线,继续推崇“美国例外论”,以“美国第一”至上制定对外政策,在全球范围获取最大限度的利益,并推行美式“民主自由”政治制度及其机制安排,无论是通过颜色革命还是军事干预都在所不惜。


中国非常清楚以意识形态划线来构建国际格局的严重危害性,长达几十年的美苏冷战就是十分惨痛的教训。世界文明的多元化、各国政治制度的多元化、发展模式的多元化不仅是全球化时代的重要特征,更是各国建设利益和命运共同体的基础。


美国部分高官最近宣称要推动建立针对中国的“民主国家同盟”有一定的蛊惑性,其要害是把中国描绘成“非民主、非西方文明”的“非我族类”。但是,这恰恰说明美国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政治极端性和“认同政治”的做法祸害无穷,是对真正民主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反动。中国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对建国初期两大阵营对立造成的危害深受其害,绝不会认同走回头路,继续以意识形态划线来割裂世界。世界各国都要从冷战中汲取教训,认识到意识形态之争包括“认同政治”将重新撕裂各国的严重危害性,从而敢于发出反对冷战的声音,以制约美国和西方国家一些人的偏执之见。


正如哲人所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未来世界向何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两国的对外战略,也取决于其他各国的对外战略。还是那句话,合作是唯一选择,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冷战绝对不是选项。对其他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和平与发展依然是时代的主题。《联合国宪章》开篇呼吁各国人民通力合作、防止战争浩劫再次发生,应该成为各国对外战略的核心宗旨,时刻铭记在心。(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