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义:浅析新冠疫情下中国与全球新结盟势力之间的斗争形势(二)

发布时间:2020-07-27作者: 罗思义 

特朗普动员白人种族主义支持者,以确保没有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他的政策。但新冠疫情摧毁了他的如意算盘。黑人社区的投票确保了拜登获得民主党的提名,但拜登转身公开攻击黑人选民。应对新冠疫情不力带来的灾难令美国政治体制的合法性遭遇危机,这要求美国统治阶级全面动员起来,向美国人民隐瞒真相。  

作者罗思义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来自7月27日观察者网。


编者按:自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遇害,在美国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后,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弗洛伊德事件的余波不仅影响到美国内政,也影响到世界地缘政治。


美国民众这次发起的抗议示威活动规模之大是自越战结束以来首次出现,而这客观上左右了美国大多数政治当权派的立场。因为自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美国政治精英与普通民众爆发如此大规模的冲突尚属首次。


为此,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观察者网特约作者罗思义撰写三万字长文,旨在准确分析美国此次事件的规模及其对中国地缘政治的影响。


为说明美国应对疫情不力陷入危机对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本系列将主要围绕三个部分进行论述:


1. 美国政治危机的短期影响。


2. 中国中期经济增速将远快于美国所带来的影响。


3. 美国对新危机的积极反应,以及其对全球不同地区社会力量调整的影响。


本文为系列的第二篇。阅读第一篇请点击这里


特朗普动员白人种族主义支持者,以确保没有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他的政策。但新冠疫情摧毁了他的如意算盘。黑人社区的投票确保了拜登获得民主党的提名,但拜登转身公开攻击黑人选民。应对新冠疫情不力带来的灾难令美国政治体制的合法性遭遇危机,这要求美国统治阶级全面动员起来,向美国人民隐瞒真相。


美国面临越南战争以来最为严重的政治危机这一事实,已对美国对华政策产生影响,因此,这其中所蕴含的意义,远远重于早前的贸易战等非常重要但局部的问题。


向人民隐瞒真相是美国当权派唯一的选择


由于两国历史迥异,中国人很难全面了解此次危机对美国的影响。事实上,美国甚至与大多数西方国家有着截然不同的历史。美国同时受到太平洋和大西洋这两大天然屏障的保护——这使得美国本土以往几乎都不可能受到大规模军事攻击。其后果是,美国在海外遭受了大规模的公民伤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但事实上,其在自己的国土上却没有遭遇大规模死亡的经历。


在人们的记忆中,中国、俄罗斯、德国或法国等国都曾遭遇过因入侵和战争而在自己的领土上致数百万人丧生的经历——虽然英国没有被入侵,但在二战时却遭遇了平民遭受大规模轰炸的经历。美国则从未在本土遭受外国袭击造成大规模伤亡的经历——与亚洲和欧洲在战争中遭受的损失相比,9·11恐怖袭击纽约所带来的伤亡规模微不足道。


因此,新冠疫情是继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和内战之后,美国本土出现史上第三次大规模死亡事件。对于美国民众来说,美国政府这次应对疫情不力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所带来的痛感,远强烈于美军士兵在海外遭受大规模死亡。


如果美国民众广泛了解其政府因为未能预见新冠疫情的严重性而准备不足,导致灾难性失败,将对美国政治体制的意识形态合法性造成巨大损害。因此,美国政治当权派绝对有必要对美国人民隐瞒这一事实,且尽可能向国际舆论隐瞒这一事实。


因此,尽管贸易战对美国统治阶级来说是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和地缘政治竞争的问题,但应对新冠疫情不力而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和随之而来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却令美国政治体制的合法性遭遇危机,而这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因此,从战略上来说,这要求美国统治阶级全面动员起来,向美国人民隐瞒真相。


图片来源:新华网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美国绝大多数统治阶级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一边加大对中国抹黑和抨击的力度,一边谎称“美国战胜了新冠疫情”,向美国人民和国际舆论隐瞒真相。


但正如上一篇文章所分析的那样,美国统治阶级面临的根本问题是,目前美国民众不愿意把注意力集中在对中国的攻击上,而是关心美国内部势力造成的问题。因此,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必须设法控制局势,把美国人民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它所谓的敌人中国,而不是它在美国的真正敌人。这是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领导层都在努力实现的战略目标。


特朗普会被“干掉”吗?


为试图重新控制美国的政治局势,美国统治精英正在进行公开讨论,讨论是否有必要采取激进措施,例如确保特朗普在11月大选中落败。


直到最近,很明显,美国资本中最具决定性的部分力量希望特朗普连任——他为最富裕的美国人制定的减税政策使美国资产阶级变得更富。但现在令人严重关切的是,特朗普冒犯美国民众是一次冒险,误判力量关系,并引发美国民众的大规模抵制。面对这些巨大的抗议声浪,尽管特朗普试图打造自己“法律与秩序”总统形象,以及公然反对种族主义,但正如民调所印证的那样,这并没有成功地阻止美国民众对其政策的大规模抵制。


美国共和党政营的一些重要人物,例如前美军司令鲍威尔(Colin Powell)宣布,他们拒绝在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并将支持他的民主党对手拜登。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也在一本曝光率极高的书中对特朗普发起全面攻击,并宣布他将在11月拒绝投票给特朗普。


一个不那么引人注目但非常强势的机构,美国资产阶级主导的重要机构之一,法官由特朗普提名的美国最高法院,也开始对特朗普做出不利的判决,驳回他拒绝给予60万童年抵美者法律保护和工作授权的决定。正如政治立场偏向特朗普的美国最重要媒体之一——《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指出的那样:“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是他总统任期内最大的法律败笔之一,移民问题再次成为选举年中的首要政治话题。”


美国最新总体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但同样有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高于拜登,因此拜登的实际领先优势并没有总体民调显示的那么大。


拜登这人怎么样?


美国资本阶级首次考虑罢免特朗普的意愿有所增强,因为他们通过确保拜登当选民主党候选人,可以确保牢牢控制民主党。拜登的竞争对手桑德斯被美国资本认为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原因有二:


桑德斯自称是社会主义者,即便他为人非常温和,但在美国任何将社会主义纳入主流的做法都被资本认为是不可接受的。


其次,更直接的是,桑德斯致力于削减美国军事预算等措施——他是少数几个投票反对特朗普增加军费开支的参议员之一,而且坚决支持削减美国军费开支。由于美国资产阶级希望加强军事实力来对付中国,所以他们无法接受桑德斯的立场。


但拜登代表奥巴马/希拉里政策的延续,因此其对美国资本来说是完全可靠的。这包括拜登敌视中国——拜登近来曾公开指责特朗普对华太软弱。


不过,奥巴马/希拉里/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策略有所不同。民主党人认为,如果中美单对单对抗,美国可能会输。因此,奥巴马的策略是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国家联盟来对抗中国——例如创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就是一个例子。相反,特朗普认为,要建立这样一个广泛的联盟,就必须对日本和德国等国做出太多让步。因此,有必要要求其他盟国向美国提供更多的经济资源,以便美国能够直接对抗中国。


因此,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是直接单挑中国,而他的国内政策则是动员他的白人种族主义支持者,以确保没有工人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他的政策。但新冠疫情摧毁了他的如意算盘。在2000多万失去工作的美国人中,黑人失去工作的比例远高于白人,但失业人数最多的是白人,因为他们占人口的大多数。由于美国黑人直接反对种族主义者谋杀乔治·弗洛伊德,而特朗普给不了白人什么,反而打击了他们,所以美国民众大规模反对特朗普的理由显而易见。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抗议游行(图片来源:新华网)


拜登还面临着一个重大的内政问题。桑德斯是以白人为主的小佛蒙特州参议员,他与黑人社区没有历史性的联系。因此,正是黑人社区的投票确保了拜登战胜桑德斯获得了民主党的提名。但黑人社区经受了新冠疫情和失业的双重痛苦,且对乔治·弗洛伊德的遇害最为感同身受。


因此,拜登转身公开攻击黑人选民极为不利他的选举——他在抗议活动中的一些早期言论,比如说警察应该朝抗议者的腿上开枪,而不是向他们的胸部开枪,都遭到了嘲笑。因此,拜登现在反而试图表现出支持抗议者的姿态——比如,他在乔治·弗洛伊德的葬礼上发表虚拟讲话时,与悼念者保持了一致的语气。这与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做法相同,她带领民主党人跪下默哀,以支持反对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抗议活动。


但他们的表现显示,拜登和民主党领导层都下定决心,美国政治的焦点不应是美国人民反对他们在美国的真正敌人。对他们来说,绝对有必要说服美国人民“敌不在内部,而在国外——在中国”。


因此,拜登和民主党领导层所做的一切,都是试图把自己当成美国大规模抗议活动者的朋友,以误导抗议活动,阻止抗议活动进行,并试图改变抗议活动的方向让美国人民不再反对他们真正的敌人,而是误导美国人拜登的问题是,乔治·弗洛伊德遇害后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的社会条件并未消失,至少在短期内消失。因此,一场针对美国内部敌人而非中国的群众运动,与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层试图将美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中国这个所谓的“敌人”之间的这场斗争正在美国发生。显然,中国和美国人民都非常关心第一种倾向与第二种倾向之间的关系。美国国内的这场争斗将主导当前的短期局势。


面对岌岌可危的选情,特朗普正在调整对华战略


美国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民调显示美国民众不赞成特朗普处理这些抗议活动的方式,以及拜登在总统选举中明显处于领先地位,显然给特朗普连任带来压力。虽然几个月前特朗普对胜利充满信心,但现在他有很大的可能会输。因此,这决定了特朗普有必要对其反华策略进行重新审视。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的反华战略路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把纳瓦罗这样的极端反华派置于特朗普政府的核心位置的做法并没有改变。但所有迹象都表明,特朗普已经开始严重担心,他与中国达成的初步贸易协议崩溃,尤其是协议中涉及中国同意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条款不能兑现,将对特朗普在农业领域的选举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而这在选举中对他至关重要。因此,特朗普政府内部,包括国务卿蓬佩奥似乎已经决定改变策略,私下里他们试图巩固与中国的交易。


蓬佩奥近期集中在多个问题上攻击中国(图片来源:新华网)


但在公开场合,蓬佩奥继续攻击中国,特别是反中共的言论、损害华为的行动等。在美国民众自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令美国遭受挫折的压力下,特朗普不得不改变反华战术路线。但不应认为,特朗普的反华战略亦随之发生了改变。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和拜登继续采取任何战略行动。只是因为美国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特朗普的战略路线不得不偏离了正轨。(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