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何伟文:世界经济能否从三季度开始稳定回升?世界经济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何伟文

何伟文:世界经济能否从三季度开始稳定回升?

发布时间:2020-07-21作者: 何伟文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GDP在一季度同比下降6.8%后,二季度恢复正增长,同比增长3.2%,显示了清晰的V型强势复苏。  

作者何伟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17日中国网。


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GDP在一季度同比下降6.8%后,二季度恢复正增长,同比增长3.2%,显示了清晰的V型强势复苏。


那么,世界经济会不会也像中国一样,已经触底并开始V型回升呢?


7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非奥尔基耶娃及时浇了一盆冷水,明确指出,世界经济尚未脱离危险。此前6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了更加悲观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题为《危机前所未有,回升仍不确定》。报告将2020年世界GDP增长率从4月份估计的负3.0%调低到负4.9%,系战后最严重的衰退。世界银行则将其定位为1870年以来世界最严重的衰退。


一、危机前所未有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2009年全球GDP下降了0.3%。而2020年下降幅度将为前者的16倍。且来势凶猛,短短几个月内几乎所有国家都不能幸免。其中美国2020年GDP将下降8.0%(4月份估计下降5.3%),欧元区下降10.2%(4月份估计下降7.3%)。在欧元区中,除德国相对较好,估计2020年只下降7.8%外,法意西三国GDP下降幅度都大幅下调到12.5%、12.8%和12.8%。

报告对新兴和发展中国家2020年的GDP增长预计也从4月份的负1.0%大幅调低到3.0%。其中下降最严重的是拉美和加勒比地区,2020年将下降9.4%,其中巴西下降9.1%。原因是该地区疫情未得到控制,还在继续暴发。俄罗斯和


印度这两个疫情严重的国家2020年GDP将分别下降6.6%和4.5%。


相比之下,中国是唯一将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1.0%,但也比4月份估计的1.2%略有调低,主要原因是世界其他地区严重衰退的影响。


归纳起来,发达国家衰退比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严重。发达国家中,欧元区最差,美英其次,日本稍好(降幅5.8%)。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好于中等或中高收入国家,撒哈拉以南非洲好于中东中亚,加勒比和拉美最差,中国则逆势增长。


二、世界经济将呈V型反弹?


该报告显示,2020年二季度是除中国外几乎所有经济体衰退低点。主要国家发布的经济数据证明了这一点。美国二季度GDP数字将在7月底发布,各种估计不一,但肯定达到两位数负增长。法国二季度GDP负增长17%,是二战后最严重的下降。英国财政部则估计2020年GDP将出现300年来最大降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各国官方预计均指向经济从三季度开始回增,即环比正增长。世界经济作为整体将在2021年一季度回升到衰退前高点(2019年四季度),2021年全年将增长5.4%,恢复到2019年水平,即一年恢复。但其中发达国家作为整体,直至2021年四季度都无法恢复到衰退前高点,全年预计只增长4.8%,恢复不到2019年水平。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则相反。作为整体,大致在2021年二季度回升到衰退前高点,2021年全年增长率将达到5.9%,抵消2020年下降3.0%而有余。见下:


2019-2021世界及各类经济体GDP增长预测


(单位%)

2019

2019

2021

2021/2019

世界

2.9

-4.9

5.4

100.2

发达国家

1.7

-8.0

4.8

96.4

美国

2.3

-8.0

4.5

96.1

欧元区

1.3

-10.2

6.0

95.2

德国

0.6

-7.8

5.4

97.2

法国

1.5

-12.5

7.3

93.9

意大利

0.3

-12.8

6.3

92.7

西班牙

2.0

12.8

6.3

92.7

英国

1.4

-8.4

4.9

96.1

日本

0.7

-5.8

2.4

96.5

新兴/发展中国家

3.7

-3.0

5.9

102.7

亚洲

5.5

-0.8

7.4

106.5

中国

6.1

1.0

8.2

109.3

印度

4.2

-4.5

6.0

101.2

东盟五国

4.9

-2.0

6.2

104.1

欧洲转型国家

2.1

-5.8

4.3

98.3

俄罗斯

1.3

-6.6

4.1

97.2

拉美/加勒比

0.1

-9.4

3.7

94.0

巴西

1.1

-9.1

3.6

94.2

中东/中亚

1.0

-4.7

3.3

98.4

撒哈拉以南非洲

3.1

-3.2

3.4

100.1

低收入国家

5.2

-1.0

5.2

104.1


(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ww.imf.org/weo,及据此计算)


可以依此得出四个初步结论:


1.这次大衰退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不同,经济剧烈下降时间很短,共两个季度;接着逐季回升,没有在低点停留相当长时间。即总体呈V型而不是U型。这说明,这次大衰退尽管覆盖整个世界,且降幅非常大,但主要根源是疫情造成的隔离和停工停产停业,不是经济运行内在危机的爆发(如生产过剩,债务危机)。当疫情稳定,生产和消费逐步恢复,经济即回升。


2.这次衰退和回升的V型不是对称的,下降时间很短,回升却很慢。特别在发达国家,经过两个季度剧烈下降后,经过六个季度(至2021年底)回升,仍然恢复不到衰退前高点。因此不是典型的V型,而是更接近耐克型,或变相的U型。说明这次大衰退对生产力、消费能力、就业和供应链的破坏,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修复。因此回升是呆滞乏力的。


3.发达国家和新兴与发展中国家出现明显分野。前者经济下降更剧,恢复更慢;后者降幅较小,恢复更快。到2021年,发达国家作为整体,GDP只达到2019年水平96.4%;而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届时将超出2019年水平2.7%。因此两者的差距有所缩小。


4.中国是唯一逆势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当然逆势增长的并非只有中国,越南2020年增幅预计可达5%以上,高于中国。但在世界GDP排名前十的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逆势增长。2020和2021年累计增长9.3%。同期美国累计下降3.9%。因此中国实际GDP占美国的比重,将比2019年提高13.7%。中美差距将进一步缩小。


三、疫情仍在蔓延,经济前景高度不确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一预测是建立在疫情得到控制假定上的。如果2021年初疫情二次暴发,则经济前景将完全不同。估计2021年世界GDP增速将比本次预计调低4.9%,即接近零增长。这将是非常恐怖的前景,但并非没有可能。


实际上,世界疫情第一次暴发并未过去,相反,六月下旬以来加速暴发,平均每周新增确诊病例100万。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6月29日在日内瓦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病毒“正在全球加速蔓延”。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6月24日接受美媒采访时认为,全球疫情已经失控。


美国是最典型的例子。特朗普政府为大选需要,同时迫于失业直线上升的压力,过早解除限制并复工复产,加上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杀引起全国大规模抗疫和骚乱并持续至今,促成疫情急剧反弹。已有数十个州决定重新收紧隔离令和推迟复工复产,刚刚开始的经济回升很可能再次停顿。

实际上,美国5月份经济指标的回升只是与全国大范围实施严格隔离的4月份相比,因为大范围接触或放宽,许多工人重新回到工厂,商店餐厅重新营业,自然这些指标会回升,但离衰退前高点相距很远。美国劳工部的统计表明,5月份全美劳动适龄人口中只有52.8%在工作,47.2%没有工作。6月份,美国制造业生产指数虽然比5月份增长7.2%,达到93.3(2012年为100.0),但同比仍然下降1·1.2%。


当前世界疫情仍在高发期,特别是美国和南美。因此,世界经济能否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6月份预测回升,尚存很大变数。


四、四大风险持续,世界经济困难将至少中期化


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风险日益凸显。


一是全球有效治理的缺失,将使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多边合作也受到限制。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为首的西方主要国家立即发起多边合作,将原来的G20财长会议升格为领导人峰会机制,为全球携手抵御危机发挥了重大作用。相应地,主要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地位得到提升。G20机制也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机制之一。


这次战后最大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大衰退之后,理应产生新的、里程碑式的全球治理机制,但实际上没有产生。


应对新冠疫情仍以世卫组织统筹,但受到美国严重破坏。美国从中断资助世卫组织、中止关系直至宣布退出,给全球领导抗议的多边机制带来重大破坏。虽然欧盟发挥了重大主导作用,中国也起到了积极作用,但这些不足以形成有力的全球应对机制。美国不仅退出了积极主导全球合作抗疫、抗衰退的的角色,还变成了搅局者、破坏者。

在“美国第一”的方针下,多边合作基本上很难作为。全球治理机制已经远


远不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如果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不能连任,美国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回归多边主义,否则目前形势将会继续。


二是各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积累,危及疫情后中长期经济前景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问题,各国政府普遍采取大幅度赤字财政、零利率和发债政策。致使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直线上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20年世界各国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平均将达到13.9%,远远超过3%安全线。其中美国将达到23.8%,欧元区达到11.7%,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将达到10.6%。结果将是公共债务水平急剧上升。如果疫情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经济增长也无法持久。


特别需要关注的是欧元区。欧元区由于缺乏新技术推动,多年来经济增长弱于美国。2008-09年金融危机虽然始于美国,但危机后欧元区恢复却远逊于美国。一个重要原因是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危机。这次大衰退中,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公共债务占GDP比重将直线上升。意大利2020和2021年将分别达到166.1%和161.9%,法国和西班牙也均将超过120%。由于财政资源枯竭,经济又缺乏新的增长点,疫情后很可能只能通过财政紧缩减少债务,从而使经济难以重拾增长。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经济低迷,有可能再次在法国和意大利出现。

企业债务积聚是更大的风险。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主要依靠虚拟经济和债务经济推动增长,资产泡沫日益严重。在疫情暴发前,美国公司债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福布斯》数据显示:加上中小企业、家族企业和其他未上市企业的债务,美国企业债务还将增加5.5万亿美元,总额接近15.5


万亿美元,约相当于GDP72%。其中3B级(高于垃圾债)未偿付余额从9970亿美元升至27140亿美元。随着经济的大幅下降,企业利润急剧减少,亏损急剧增加,债务违约风险非常客观。公司债务违约危险很大。家庭消费债务累计也达到4万亿美元。随着失业增加,家庭消费信贷违约风险也急剧增大 。美联储无限度收购股票和公司债券,只会加剧经济的结构性破坏。


因此,如果美国经济不能迅速恢复到2019年四季度高点(目前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触发债务危机可能性很大。如果发生,衰退将呈U型。美国如此,其他许多国家情况也类似。


三是贫困人口增加,发达国家内贫富不均,低收入国家雪上加霜。


美国本来一是贫富差距非常大的国家,疫情暴发和大衰退再次带来了美国财富有利于富人的再分配。


密歇根大学底特律大都会社区研究项目(Detroit Metro Area Communities Study)于3月31日至4月9日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底特律地区居民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有将近50%的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手里的钱“很有可能”会在未来3个月全部用光;有约20%的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非常确定”自己的钱会在未来3个月用光。有35%的受访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在3月1日前已经因为疫情失去全职或半职的工作。有将近50%的当地居民‘某种程度上担忧他们会在疫情中没有地方住’,有28%的居民‘非常担心他们会在疫情中没有地方住’。”

而美国华盛顿智库政策研究学会(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发表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指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在3月份全美2200万人失业期间,全美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加了10%,达到3.2万亿美元。报告指出,自2020年开始,包括贝索斯、马斯克等在内的8位亿万富豪的净财富总额增长10亿美元。贝索斯持有亚马逊15.1%的股份,由于居家隔离推动电商销量,该股今年以来上涨近31%。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杀引发全美大抗议的骚乱,其中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疫情进一步拉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穷者愈穷,富者愈富。这将对美国疫情后的生产和消费能力造成长远影响。


除了发达国家如美国内部贫富差距的拉大,疫情和大衰退给低收入国家经济和民众生活也带来了严重影响。联合国西亚经社会6月10日发表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及其他因素影响,阿拉伯地区可能无法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疫情尤其给公共医疗资源不足的低收入国家的贫困居民及国家经济发展带来沉重打击,使得如期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更加困难。


四是严重粮食危机可能再次威胁世界


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等机构4月21日联合发布的《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对低收入人群和粮食供应链的影响,到2020年底,全球遭受严重饥饿的人口可能达到2.65亿,比2019年底的1.35亿几乎翻一番,尽管预计2020年世界粮食增产,库存充足。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表明,从2020年2月14日至6月3日,世界大米价格累计上涨7.1%,土豆价格上涨8.3%,肉类价格上涨7.0%,鸡肉价格上涨5.5%。


这些将使低收入国家居民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如果疫情二次爆发,2021年情况也不容乐观。


五、底线思维 把中国的事情做好


上述形势充分表明,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我国外部环境仍将十分严峻。


二季度以来,中国经济回升逐月加快。二季度当季GDP同比增长3.2%,环比增长10.7%。中国成为深受大衰退困扰的世界经济黑暗中一座明亮的灯塔,给世界带来希望。预计下半年进一步加速,从而全年将成为世界仅有的保持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但下半年能否恢复同比增幅约6%的常态,不确定性很大。2021年能否实现超过6%的同比增幅,以弥补2020年上半年的欠产,则更难预期,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在世界经济大衰退的大环境下,中国能够做到一枝独秀,但无法做到独善其身。需要有底线思维,即上述外部风险同时出现,且十分严重;并做好最坏准备。


为了把中国的事情做好,首先需要牢牢树立长期抗疫意识,随时防止疫情反弹。一旦反弹,立即迅速控制。需要做好世界范围内疫情蔓延到2021年的准备,严防输入。


立足国内,牢牢抓住国内市场。抓好六稳,落实六保,提供足够的财政货币政策支持。稳定民生和就业,在此基础上大力促进消费,推动新基建和创新拉动。努力实现国内国外双循环。立足国内并不意味着轻视甚或回避国外,相反,应当付出更大努力,尽可能减少外部风险的冲击。


高举多边主义旗帜,积极支持联合国、世卫组织、世贸组织、G20等多边框架下的合作。推动抗疫、宏观经济政策、金融、贸易和投资的国际合作,为维护世界多边合作和全球治理尽到大国责任。积极为非洲及其他低收入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救助和其他支持,更加旗帜鲜明地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美国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制裁进行坚决的斗争,同时努力争取与美国商界的合作。


在全方位发展对外合作的基础上,也应积极发展和日韩、东盟等经济状况相对良好的亚洲地区贸易投资合作,争取年底前如期达成RCEP协议。同时加强与俄罗斯及其他欧亚经济联盟国家贸易合作,并努力稳定和发展同欧盟贸易投资,争取年内达成中欧双边投资协定。一个相对稳定的亚欧贸易板块,对我经济发展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尽管近百年未遇的全球疫情和全球经济大衰退给我国发展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冲击,但有理由相信,我们可以像迅速而有力地控制疫情那样,有力推动经济增长、有效控制外部风险。2020年和2021年中国一定成为世界经济的主要光明点,为世界经济的早日复苏做出新的中国贡献。(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