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去美元化”加速美国霸权崩塌

发布时间:2020-07-20作者: 王文 

美国抗疫的糟糕表现,导致几乎所有国际舆论都一致判定,“美国世纪”将终结,美国主导世界的时代已走到了终点。不过,在笔者看来,抗疫失败只是表面现象,支撑美利坚帝国的三大内核,即军事力量、美式价值观与美元霸权近年来相继呈现崩塌之势,才是“百年变局”美国朽变的实质。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务院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本文删减版刊于7月20日《中国银行保险报》,缩减版刊于7月21日《环球时报》英文版“Wang Wen on Changing World”专栏,以下为原文。


美国抗疫的糟糕表现,导致几乎所有国际舆论都一致判定,“美国世纪”将终结,美国主导世界的时代已走到了终点。不过,在笔者看来,抗疫失败只是表面现象,支撑美利坚帝国的三大内核,即军事力量、美式价值观与美元霸权近年来相继呈现崩塌之势,才是“百年变局”美国朽变的实质。


在军事力量方面,21世纪初,美国先后非法地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武装干涉叙利亚、利比亚等西亚北非诸国,结果是不得不承认中东民主化改造计划失败、部署撤军,导致了美国军事权势正义性的崩溃。在美式价值观方面,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2011年“占领华尔街”事件与愈演愈烈的种族矛盾、枪击事件等,则彻底撕掉了美式价值观的虚伪面具。在美元霸权方面,特朗普执政以来,屡屡以金融制裁、美元武器威胁他国,疫情期的“无限量宽”货币政策更是促使世界对美元信心的骤降。


环顾世界,一场“去美元化”的运动已经开始,“美利坚帝国”大厦的最后一道承重墙开裂了。


全球去美元化的政策包括大幅减持美债、放弃锚定美元、增加非美元货币交易大宗商品、增加非美元的货币储备、增加黄金对冲美元风险等等。


从美债角度看,2018年4月至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各国央行已连续22个月减持美债,累计减持规模达8000亿美元。3月美联储开启无限量化宽松,短短一个月内就购买超过1万亿美元资产,成为美债最大“接盘侠”。7月,美联储持有美债已超4万亿美元,超过美债前十大持有者(日本、中国、英国、爱尔兰、巴西、卢森堡、中国香港、瑞士、开曼群岛和比利时)的总和。一个月期、三个月期的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负值,美国“技术上”进入负收益率区间。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2020年以来史无前例地破“1”,更是坚定了世界对美国走软的普遍预期。不排除未来的个别月份、少数海外投资者还会在短期内出现增持国债“购买潮”,但海外减持美债已普遍视为是一种长期趋势,而花了半个多世纪树立起全球公信力的美联储,已成为美债堤坝的最后一道防线。



从支付方式看,近年来,包括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等几乎G20国家均对外宣布在主要大宗商品贸易交易、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美元的使用,甚至抛弃美元而改用其他货币。2020年5月,美元在国际支付市场所占的比例从3月份最高值44.1%大降至40.88%。市场普遍预估,尽管支付的“去美元化”进程仍长路漫漫,但各国躁动之心已不可抑制。传统以美元为贸易清算与支付、且被美国绝对控制的SWIFT系统已被世界广泛诟病,各国全力构建“去美元”支付体系,包括中国央行上线的CIPS(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PVP(支付-支付)系统、俄罗斯打造的SPFS(金融信息传输系统)和2019年7月启用欧洲与伊朗的特殊贸易结算机制INSTEX(贸易往来支付工具),以及各国双边贸易中的美元依赖比重下降(如目前中俄贸易的美元支付量就下降至50%以下),美元的国际支付份额将在不久的将来降至史上罕见的40%以下是大概率事件。


从外汇储备看,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已从2000年72%下降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61.99%。尽管美元的外储份额仍稳居第一,且短期内有回升,但近年来呈缓慢下降之大势却是相当明显。各国采取稳健的外汇储备多元化的决心很坚定。与此同时,各国央行积极增加黄金储备量,过去十年黄金储备均处在净买入的状态,中国的黄金储备更是翻了一番。相比之下,为对冲美元风险,美国占全球黄金储备总量从2019年6月底的23.64%下降到了2020年6月的15.5%。美元与黄金在各国外汇储备中此消彼长的迹象,折射了各国对美元信任度的大幅削弱。四年前,美国前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曾警示,如果美元的支配地位不断滥用,金融交易转移至现行体系之外是必然。现在,他一语成谶。可以想象,如果近日美国就香港通过《国家安全法》而真正下手制裁,还会进一步加快包括东亚在内的多数国家的“去美元化”进程。


除了美债、支付与外储之外,对“去美元化”进程影响的最新变量就是数字货币的问世,即在发行、技术、工具等各个层面寻求美元作为国际首要货币属性的全面替代。目前包括中国、欧盟、日本在内的主要经济体与100多个跨国大企业都已进行了长期的数字货币研究。2020年秋季,欧洲、日本、英国、加拿大、瑞士、瑞典等六国央行将预期联合发布数字货币报告,讨论简化跨境结算的办法和安全议题。这将是正式对“去美元化”的关键技术亮剑。正如原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奥尼尔所说,投资者必须相信,美元不会永远是全球头号货币。数字货币可能将是最后一击。


综上所述,尽管21世纪以来,不少对“去美元化”进程的质疑者认为,全球“去美元化”仍处于一种萌芽阶段,且市场对美元的观念依赖与惯性仍非常强。但从天时、地利、人和等多个因素看,新冠疫情的爆发似乎起到了多因素共振的诱发效果。由此看,当下研究“去美元化”,不只是在金融政策与市场走向具有重要意义,对中国发展战略上的启示也是巨大的。


全球货币在加速多元化,虽然人民币崛起是必然趋势,但中国还算不上是“去美元化”的首要动力。美国欲塑造中国为假想敌,试图团结国内社会与外部传统盟友共同抑制中国,这样的企图不可能得逞。天下苦“美”已久矣,无论是各国政府外交决策,还是市场对美元的真实预期与实际选择,美国都不可能组成对华的战略包围圈,对此,中国大可坚定对美博弈中的战略定力,戒骄戒躁,聚焦国内改革与扩大开放,做好自己的事,终会到达民族复兴的彼岸。(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王文个人Twitter: WangWen_RD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