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欧洲指责中国背后的心理成因

发布时间:2020-07-08作者: 王义桅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要和欧盟国家就中国问题建立一个正式的美欧对话安排,有欧盟外交官表示,此次对话可能成为解决像如何打击西方所说的“中国虚假信息”等问题的论坛。在此之前,欧委会和欧盟对外行动署还发布了“新冠疫情期间应对虚假信息评估报告”。  

作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7月4日环球网。


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称要和欧盟国家就中国问题建立一个正式的美欧对话安排,有欧盟外交官表示,此次对话可能成为解决像如何打击西方所说的“中国虚假信息”等问题的论坛。在此之前,欧委会和欧盟对外行动署还发布了“新冠疫情期间应对虚假信息评估报告”。


报告提出了应迅速采取的反虚假信息措施和新行动。评估报告建议,欧委会应根据欧盟2018年12月《反虚假行动计划》,继续投资于其战略沟通能力,加强与成员国的合作与协调;建议相关机构建立测试机制,以改善与疫情有关的虚假信息的协调,并共享评估和分析;促使会员国使用快速预警系统,以加强与欧盟机构的合作;根据《虚假信息工作守则》密切监视在线平台的行为,加强透明度和问责制,鼓励平台每月报告其处理虚假信息和推广正规内容的情况;帮助增强公民和社会抗击虚假信息的能力,对民间组织、独立媒体、新闻记者以及媒体素养项目、批判性思维和数字技能提供更多支持。


该报告把“外国行为主体和某些第三方国家,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围绕新冠疫情在欧盟、周边地区和全球开展有针对性的影响行动和虚假信息宣传活动,试图破坏民主辩论,加剧社会两极分化,改善自身在新冠疫情背景下的形象”列为欧盟反虚假信息的“关键挑战”之一。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冠状病毒大流行也伴随着“信息大流行”,在技术驱动和全球竞争时代,战士挥舞着的是键盘而不是宝剑,欧盟正在采取果断行动,强化现有措施应对挑战,外交领域一直努力应对误导性叙事。


乍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加强舆论自主管理是应对疫情的必要举措,但稍微细想一下就产生两个疑问:中国为什么要制造虚假信息呢?为何欧洲人认定中国在制造虚假信息呢?


另外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前些年谈中国崛起,欧洲必扯上印度;谈中国威胁,又扯上俄罗斯。制造“虚假信息”上将中俄联系在一起,评判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又说是“权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


克里米亚危机时,针对中国国内舆论指责中国政府为何不效仿俄罗斯将台湾拿回来,笔者曾撰文“中国外交为何不能像俄罗斯那么爽”,回顾了中俄民族形成史,分析了中国与俄罗斯的DNA不同,全球化融入程度不同,对西方看法不同。


我们理解欧洲需要靠制造外来威胁来实现自身团结,但对于和法国一样最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欧盟大可不必以莫须有罪名指向中国。当今世界的主要力量——美、中、欧、俄,欧盟要致力于多边主义、全球治理、绿色复苏与合作抗疫,合作伙伴除了中国还能选择谁?!


笔者多年研究欧盟,一些中国人还抱怨在中国总替欧洲说话。今天还真得替欧洲说几句话。认定中国对欧制造虚假信息,正在损害欧洲价值观和欧洲形象:


一是种族歧视。欧洲议会绿党党团副主席赖因哈德·彼蒂科费尔:“你的技术是偷我的,你怎么可能比我的还好?!”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我的技术你都没有,怎么偷你的?!


这段对话如今套在抗疫上,就成了:你抗疫怎么可能比我做得更好?中国抗疫不透明,散布虚假信息!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医科大学呼吸内科教授钟南山分析说:我知道美国一些人通过CNN有这样的一个展示,要是按人均基数这么来算的话,在美国是患病率是最高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欧洲很多国家也都比较高,唯独就是中国是最低的。因此他们的结论认为,在中国就这么低,所以肯定是什么?瞒报。他表示,“因为我们采用的战略就是在上游控制病人的战略,做得好,所以才取得这样的成绩。中国积极总结防疫经验,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


不承认中国的抗疫成绩,本质是不认可中国崛起,说轻了是不切实际,往深了说是种族歧视,不相信中国能比自己做得更好!就像疫情初期,欧美人竟然认为新冠肺炎病毒和非典病毒一样,只针对华人或亚洲人,因而属于防范。欧洲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如今潜意识里种族主义作怪,想当然看中国,实在要不得。


二是战略自主。欧盟近年推战略自主,倡导欧盟主权、技术主权,中国乐观其成!只是,在怪罪中国传染世界、索赔补偿、隐瞒疫情等方面,欧洲存在与美国的跟风行为,这有悖于战略自主,只不过常常以西方来掩饰对美国的追随——想想美国现在很少用“西方”概念,说的时候是希望欧洲尽责任。


表面上捍卫欧洲价值观,其实反对欧洲核心价值观,为美国所利用。近日,自由欧洲电台主席杰米·弗莱在欧洲政策中心举办题为“从疫情中总结应对虚假信息的经验教训”线上研讨会上称,中国大力传播“病毒源自美国”等阴谋论,试图撇清自身责任。且不说这个自由欧洲电台是美国创立的冷战宣传工具,苏联解体后努力制造敌人寻求自身合法性,就说中国官媒体一再表明病毒不可能源自实验室,何来源于美国一说?中国对美国的批评不只是对其污名化中国的合法回击,更是规劝美国回到多边主义、国际合作轨道抗疫。怎么对美国喊话就是虚假信息,美国对中国污名化反而不是虚假信息?!自疫情初期到现在,与美国从政府到媒体的整体“甩锅”中国的行径不同,欧洲整体更加重视法制——世界卫生组织(WHO)在 2015年规定不得以地名、动物名命名病毒——在这样的框架约束下,欧洲舆论在报道疫情时几乎全部使用的是世卫组织对病毒的官方命名,中国很是赞赏。可为何虚假信息报告为何不指责美国?这让世人如何相信欧盟是战略独立的?!


针对华为莫须有的罪名,让欧洲反复检测5G设备提供商,结果发现美国产品反而有后门,华为没有任何安全漏洞。这个教训,欧洲汲取了吗?


三是冷战思维。欧洲人看中国往往与俄罗斯联系,这是冷战思维在作怪,还生活在中国倒向苏联阵营的新中国建国初期。其实,1950年代末中苏大论战,中国与苏联已经切割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种道路结合中国革命、建设,到改革开放更是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出并践行“一国两制”,拥抱全球化。


中国越来越自信,欧洲越来越不自信。为将中国定位为“制度性对手”,为对华战略寻找合法性。出台虚假信息报告,推行反虚假信息战略,就是这种不自信的流露。典型的例子是,6月16日欧委会负责价值与透明事务的副主席尧罗娃出席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举办的布鲁塞尔论坛时称,“疫情暴发以来,中国通过散布虚假信息试图撇清责任,通过“宣传运动”宣扬自身体制优势的同时贬损西方民主制度,对此欧方掌握确凿的证据。”


同样生活在信息时代,中国也是虚假信息受害者。关于“一带一路”的抹黑,关于中国抗疫的抹黑,比比皆是。中国最先承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中国人民作出巨大牺牲,还要遭受污名化,是双重伤害。


疫情让欧洲民间中国关注度空前上升,因为中国直接影响自身生活。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以及对其了解程度的加深,欧洲民众出现一些极端化、情绪化反应,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但欧盟官方不是去强化极端时期的极端反应,而应捍卫欧洲的理性精神,不被民粹主义误导。


彭博社4月13日刊文称,新冠病毒应唤醒西方。“西方公共部门最大的失败就是无法学习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西方真正应吸取的教训是反思政府机构的效率和政府的总体目标。西方需要全面的政府现代化计划,并辅之以全新的政府治理理论”。欧美对华舆论传达的信息却是要警惕、拒绝中国体制吸引力,认为中国是在借抗疫国际援助搞模式输出。近年来欧美民粹主义盛行,而民粹主义最明显的表现即疑欧主义——质疑欧洲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支持一体化的政治精英会担心“中国模式”更有吸引力,阻碍欧洲一体化进程。


其实,中国文化是取经文化,而非送经文化,不输出意识形态。中国是苏联输出意识形态、美国和平演变的受害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怎么可能输出中国特色的意识形态?中国相信鞋子好不好,只有自己的脚知道。不输入也不会输出中国模式,甚至有没有中国模式在中国都是极富争议的话题,学者乐于炒作中国模式以吸引眼球或显示高明,官方几乎不接茬。


再说,中国散布虚假信息破坏欧洲团结,不知从何谈起?分而治之是欧洲传给东方的哲学,中国想学都学不会,因为自古强调大一统。


中世纪的黑死病曾夺去三分之一的欧洲生命。历史研究表明,当时人们在瘟疫恐慌情况下会做两件事,一是一起跳死亡之舞,二是谴责犹太人带来病毒。今天这种情形又回来了,只不过犹太人换成了中国人。


欧洲之父让·莫内曾说,“(欧洲一体化)假如重新开始,他将从文化着手”。假如欧洲重新认识中国,要从中国文化着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堪比大萧条。大萧条期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也曾说“唯一的恐惧是恐惧本身”。当今世界,唯一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唯一的虚假信息是虚假信息本身。中欧要携手,应对虚假信息的共同挑战,不论是来自美国,还是来自内部。(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