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环球独家报道】中美人文交流系列研究报告第4期:问卷调查百名中国学者,九成中国学者相信 中国能处理好美国“新冷战”攻势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环球

【环球独家报道】中美人文交流系列研究报告第4期:问卷调查百名中国学者,九成中国学者相信 中国能处理好美国“新冷战”攻势

发布时间:2020-07-07作者: 人大重阳 

围绕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并在投资、教育、科技、司法等领域及台湾、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各种打压或阻挠,国际舆论有关美中“新冷战”是否已开启的议论越来越多。中国学者是如何看这个问题的呢?7月7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中美人文交流课题组独家在《环球时报》发布问卷调查百名中国学者的中美人文交流系列报告。该课题组近期对国内100名学者进行了电话问卷调查,被访问学者涉及老中青各个年龄群体,并涵盖中国10多个省市。报告相关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的确是在对华发动“新冷战”,同时,90%以上的中国学者认为,中国有能力应对好美国的“新冷战”攻势。调查结果还反映出,中国学者对中美“新冷战”的可能性普遍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并相信面对美国的遏制,只要中国不犯颠覆性错误,那么中国的崛起势不可当。  

本报告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美人文交流课题组调研完成,执笔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杨云涛、助理研究员张婷婷,删减版独家刊于7月7日《环球时报》,以下为原文。


摘要


近日,针对中美关系未来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以问卷形式调研了国内百名学者(名单附后),分析了他们对中美关系的看法。结果如下:


1、62%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真的在发动对华“新冷战”。


2、82%的中国学者认为,像美苏那样状态的“新冷战”是不可能的。


3、90%的中国学者认为,中国能处理好美国可能中的“新冷战”攻势。


4、76%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不能遏制住中国的发展。


5、58%的中国学者认为,中美能最终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6、85%的中国学者给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打5分及5分以下。



当下,中美两国舆论都有人担心,自2018年以来美国对华连续发动贸易战,并蔓延至投资、教育、科技、司法、香港、新疆等各个领域,最终将导致两国爆发新冷战。尼尔·弗格森等美国知名学者甚至近期公开发表文章称,中美新冷战已爆发。那么,中国学者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中美人文交流课题组近期对国内100名学者进行了电话问卷调查,被访问的学者涉及老中青各个年龄群体以及涵盖中国10多个省域,并独家在《环球时报》发布研究报告的相关结果:62%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的确是在对华发动“新冷战”,但90%以上的中国学者认为,中国有能力应对好美国的“新冷战”攻势。其他一些问题的采访结果也均反映了,中国学者对中美“新冷战”的可能性普遍持有审慎乐观的态度。



一、美国有能力再发动一场“冷战”吗?


近三年来,美国对华态度急转直下,确实让大部分中国学者感受到了一丝“冷战”色彩。根据该调查结果显示,62%中国学者认为,美国是在对华发动“新冷战”,只有35%学者对此持否定态度。也有学者提出,中美更多是一种“凉战”。可见,中美关系“变冷”已经成为学者们的共识。很多学者呼吁中国要丢掉幻想,面对现实,迎接挑战。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政治室副主任刘卫东认为,中国学者原来惯常的看法是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但现在的新认识就是“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也成了中国学者的普遍共识。还有一种说法是中美关系进入“断崖式”下跌。关于美国对华政策,刘卫东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看法是“对抗”和“遏制”,还有些学者使用了一个新词“规锁”。现在国内学者普遍认为,美国对华强硬有国内共识,两党在2020年大选辩论中必定会争先恐后批评中国。


刘卫东说,中国应该对美国放弃幻想,主要原因有三:现在美国政界没有对中国说公道话。以前是不懂、不知,现在是不想、不敢;二是美国对华政策是得寸进尺,毫无收敛。以往只要中国妥协,美国也愿意做出回应。但特朗普打破常规,居然说中国不准反击,如果反击将会有更强硬的制裁;三是现在美国为了压制中国愿意接受“双输”的局面。为了制裁中国,哪怕美国有损失也会接受。


针对“新冷战”一词,刘卫东说,“冷战”是特定的用词,是指美苏两个阵线间的对抗,现在是美国单方面试图组织反华阵线,但中国没有反美阵线,跟“冷战”的原始意思不一样。刘卫东认为,现在“新冷战”没有统一的概念,各说各话。但现在美国对华战略压制、政治诋毁、经济脱钩、社会切割、外交对抗、安全围堵,这些做法和“冷战”内涵一致,于是就有了越来越多学者认为,这是“新冷战”。


总之,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美国也不是当年的美国。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意识形成大对立的全球环境已不存在了,国际社会普遍渴望和平与发展。那么,美国如果真想发动对华新冷战,中美会回到美苏那样的冷战状态吗?针对“美苏那样状态的新冷战是否可能”这个问题,82%的中国学者都予以否认,只有13%的中国学者认为,中美是有可能会进入美苏冷战格局。



总体来看,从全球层面来讲,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利益相互交融,世界各国并不想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世界无法形成两大阵营对立的冷战大环境;从双边层面来讲,美苏处于完全脱钩状态,而中美利益交融,在贸易、金融、教育、反恐、全球公共安全等领域均存在合作基础,而且潜力巨大,不同于美苏;从双方意愿来看,中国并无意愿发动冷战,而美国当前的主要问题是种族矛盾、贫富差距、老龄化、过度金融化、产业空心化等内部发展问题,尤其是在疫情下的集中大爆发。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认为,美国国内一部分人鼓吹“新冷战”,是用经验主义的思路来看待当前的中美关系,他们简单的认为,美苏冷战期间,美国用遏制的方法拖垮了苏联,现在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搞垮中国,这种想法是完全脱离现实的。美国的部分政客错误地估计了当前形势。



首先,中美之间无法用当年的遏制方法来切断一切联系。冷战期间美苏之间只有少量的贸易来往,而当前中美作为全球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利益互相交织,美国大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盈利甚至超过在美国市场的盈利,美国企业不会允许中美之间走向“脱钩”;其次,美国部分政客大大高估了美国的资本能量、技术能量。美苏对抗期间,美国资本、技术优势非常明显,现在这种压倒性优势已不复存在。不仅如此,美国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反而更大一些。正如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所说,新冠疫情期间,美国从口罩、防护服、呼吸机到核酸检测试剂等各方面都依赖中国。美国对中国制造的依赖性更强在美国国内也是共识,而且在短期内这种状况也是无法改变的。


因此,丁一凡认为,中美之间并不存在美苏冷战期间那样的社会基础。除了中国近年来快速发展,迅速追赶美国的这种局面,跟当年苏联发射人造卫星以后,快速发展追赶美国的局面有所相似,让美国一些政客联系到冷战的做法之外,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可比性。


二、美国能遏制住中国的崛起吗?


在大部分中国学者看来,美国虽然无力对华发动一场类似美苏大博弈规模的冷战,但是中美关系“变冷”已经是大趋势。然而,90%学者认为,中国能够处理好美国对华的“新冷战”攻势,只有6%的学者持悲观态度。总体而言,在中美博弈中,中国学者对中国外交充满信心。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宗义认为,中美之间的态势与美苏之间的态势有很大的差别。在经济上中美两国密切关联,相互依存,虽然美国方面想与中国脱钩,但是这是非常困难的。其次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方面,中国没有和西方陷入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对抗。在地缘政治和军事方面,两国的对抗是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的,但是中国并没有处于被完全包围的状态,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关系非常密切。中国应对美国“新冷战”的最主要的途径,应该是经济方面的发展,推动新型的全球化,一是聚焦国内经济发展经济的进一步开放,二是“一带一路”有更深入的合作,如果在这两方面能取得突破,中国完全能够应对所谓美国的新冷战。


显而易见,美国对华采取的一系列“冷”处理,目的是为了阻止中国崛起。对此,绝大部分中国学者认为美国做不到。76%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不能遏制住中国的发展。很多学者反复强调,只要中国不犯战略性错误,继续深化改革和开放,不走过去封闭的老路,美国将无法遏制中国的发展,关键是中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19%的中国学者认为美国能够遏制住中国崛起,但这其中的一些学者认为,美国对华的遏制是局部的,并不是全面遏制,即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中国的发展进程。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亚非研究所前所长周晓晶认为,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已经动员除军事手段外,几乎所有的遏制手段。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没能有效的遏制住中国的发展。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进程仍将维持10-20年,在这段时间如何有效应对美国的遏制,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的崛起和民族复兴的进程。这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来处理国际国内相应事务。首先,关键还是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即使面对全球疫情,中国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也完全能够率先走向复苏,为世界阻击疫情做贡献;其次,要坚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原则,处理好除美国以外,与其他国家的相应关系,以争取对我发展有利的国际环境;第三,即使面对美国的强力遏制,中国仍需巧妙周旋,妥善应对,必要时可以进行对等反制,但要尽量避免硬冲突的到来。


美国虽然不能全面遏制中国崛起,但对于中美能否最终跳出“修昔底德陷阱”,58%的中国学者认为“能跳出”,认为“不能跳出”的占27%,其他15%不确定的学者大多也相对悲观。从本质上来看,近三年来的中美关系走向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是另一种版本的“修昔底德陷阱”。“修昔底德陷阱”是指,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教授认为,中美关系的共同基础在逐一瓦解,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在美国看来,中美关系的共同基础在一一消逝:一是在国家安全上,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的起步在于双方对抗苏联威胁的共同安全需求,现在双方非但没有共同的安全威胁,而是彼此间有严重的安全冲突;二是在意识形态上,中国不但已经停止了向美国模式的靠拢,而且正在与美国背道而驰,并在世界范围内挑战美国的权威;三是在经济利益上,中美贸易逆差损害了美国的制造业基础,美国对华投资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中国的技术进步是依靠盗窃、模仿、学习和购买美国的知识产权。而且美国已经不再认为中国在任何一个方面会朝着美国所期望的方向转变,包括经济、政治和安全,尤其是十九大修宪之后。当然,上面这些分析都是基于对美国立场的分析,事实上美国对中国可能存在许多战略上的误解和误判。


屠新泉认为,从中国的立场出发,中国始终不认为有意图挑战美国的霸权或领导地位;始终认为我们的经济和政治体制变化都是国内事务,并不是针对美国的,而且自信中国选择的道路是最适合自己的;中国的国防政策都是防御性的,而非进攻性的,无意把美国排挤出亚洲。但是从现实来看,双方在话语体系上存在巨大差异,彼此无法相互理解,也无法相互信任。中国现在认定美国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而刻意打压中国,无论中国做什么,美国都会一直打压。而美国认定,中国无论嘴上说什么,内心都是把美国当做假想敌,要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霸主,而且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和自由民主国家。


屠新泉说,从目前来看,看不到任何双方能够改变对彼此看法的可能性,彼此都无意主动改变自己对对方的看法,也无意采取行动改变对方对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不意味着中美之间会立刻完全脱钩,毕竟双方之间的经济联系非常密切,但双方事实上已经在贸易、科技、外交等领域发生了1972年以来最严重的冲突,而且可以预见这种冲突将持续升级和扩展。



在调查问卷中,课题组还对百名学者问了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看法。众所周知,蓬佩奥已是公认的美国反华急先锋,几乎逢华必反。一些中国学者认为,从美国角度来看,蓬佩奥的行动是有一定解释力的。但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蓬佩奥是不合格的外交官,85%的学者给出的分数都是不及格分(小于等于5)。也有学者指出,从个人道德角度来讲,蓬佩奥作为外交官实在太差劲了,有8%的学者给出了零分,还有2%的学者给出了负分。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认为,美国《纽约时报》将蓬佩奥评为史上最差国务卿,央视将他称“人类公敌”,足以说明他的得分不能再差了。蓬佩奥作为美国首席外交官,并不具备外交官的职业素质,也不知道大国外交的责任。


何伟文认为,蓬佩奥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问题。第一,外交官的使命就是贯彻本国的外交方针,帮助自己的国家与其它国家建立起友好的关系,推动本国开展多边外交合作。但蓬佩奥担任国务卿以来,不仅没有起到任何积极作用,反而到处兴风作浪,到处破坏。在他主持下,美国在伊核协定、巴以关系、朝核问题的处理都是失败的,破坏性的。他没有改善美国与其它国家的双边关系,也没有使头号强国——美国在国际合作中发挥符合本国地位的作用,反而威胁和逼迫盟友封杀中国的民营企业华为。疫情爆发以来,蓬佩奥不仅没有具体推动美国参与世界合作,反而大肆甩锅,捏造并到处散布“武汉病毒”,攻击世卫组织,完全没有大国外交官的担当,使美国在国际上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孤立。


第二,蓬佩奥倒行逆施,起不到大国外交官的作用。他仅有的外交手段就是拼命攻击、威胁和辱骂中国;威胁盟友,以损害安全为由,逼迫盟友在中美竞争中站在美国一边。蓬佩奥作为外交官,不务正业,不干外交,只会捏造事实,推卸责任,天天到处骂中国,甩锅中国,毫无道德底线,将美国对外塑造成一个“泼妇”形象,毫无大国担当。


第三,外交官是一个国家的形象和门面,而蓬佩奥的表现说明,他不仅不是一名合格的外交官,甚至根本就不能成为外交官。这样的人作为美国的首席外交官,对美国也并非好事。


综上所述,百名学者中的大部分学者认为中美关系走“冷”已经不可避免,但是回到美苏对峙的冷战格局已经不可能。面对美国的遏制,只要中国不犯颠覆性错误,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





中国学者应有对美舆论的塑造力


该问卷的策划与设计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文透露,该课题的策划想法源于5月25日自己在《环球时报》英文版上的专栏文章《美国发动“骂(scold)战”,无力搞冷(cold)战》。该文在华盛顿智库圈里一度传开,多位美国学者私信来承认,“骂战”说法有意思,也有一定道理,但冷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且越来越多美国学者都对未来中美关系持悲观态度。


王文认为,中国学者应该对美国舆论产生一定的塑造力,不能让中美冷战的可能性成为“可实现性的预言”。这100名学者涵盖面广,具有广泛代表性,问卷调查出的数据证实了王文此前的预想,并希望把这个想法进一步传递给美国学界。王文说,学者当然需要为本国利益思考与呐喊,也需要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做出一定的贡献。如果两国学术界都认为,冷战对本国利益没有好处,就应该大胆地把想法说出来,尽可能地扭转悲观的社会舆论。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美国学者都持悲观的态度。美国国防大学中国航天科学研究院院长马伟宁上校就认为,美国并没有做好准备、也不可能实现遏制中国发展的战略。中国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打开了通往富裕的大门。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在经济、政治、社会等方面已深深地嵌入全球事务,与全球之间相互联系极为紧密,因此想要全方位遏制中国在技术层面是很难做到的。同时,中美双方在经贸、维和、环境保护等众多领域都有着共同的利益,由于共同利益的羁绊,美国也不能完全脱离与中国的交往。虽然中美之间现在正在面临很严峻的考验,但是中美之间仍然可以合作,我们需要创设新的国际规则、国际秩序,以及相关的组织、管理机构等,用以维护中美关系。


接受问卷调研的受访者之一、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贾庆国说,这份调查问卷相当有意义。调研反映了,大家对中美关系比较悲观是共识。当然,现在的调研结果并不能完全反映未来的情况,现在的悲观也并不代表未来会不好。重要的是,基于调研对未来的判断,我们应该思考以后应该怎么办。


参与调研人员:

庄雪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

杨清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

杨云涛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张婷婷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任  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项目主管

傅碧涵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编辑

郎  杰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编辑

刘亚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项目主管

武音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项目主管

邵建华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项目主管

张梦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学者

王晓星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行政助理

刘  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行政助理

张  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编辑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