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云直播中疾呼,若不团结,世界将入“黑暗时代”(附视频)

发布时间:2020-07-02作者: 王文 

编者按:6月30日,阿联酋阿布扎比趋势研究所主办“新冠疫情和世界经济”为主题、同时在Youtube上直播的全球云论坛。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受邀发表主旨演讲,并现场回答了国际网友的问题。王文认为,新冠疫情正在使人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命、经济与社会危机,世界若不团结,将进入“黑暗时代”。演讲受到了现场嘉宾的多次引述。相关内容还发表在环球时报英文版6月30日的“变局”专栏中。人大重阳君向您推荐视频(加字幕)和中文稿。  

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本视频相关内容还发表在环球时报英文版6月30日的“变局”专栏中。


 


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分享来自中国视角的看法。作为一家中国的领衔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一直致力于为全球治理与中国发展提供决策咨询与思想服务。我希望,我的一些看法能够对大家有一些启发。


面对这种未知且意想不到的疾病,中国与新冠病毒疫情展开了一场为期五个月的大战。从2月底以来,中国就基本控制住了疫情。但问题是,在过去四个月,中国大部分地区都没有新增病例,但多数中国人仍然一直都戴着口罩,没有放松。6月15日,我所居住的城市,中国首都北京发生了新增病例,从6月中旬以来每天约新增10个确诊病例。这进一步让我们认识到,这场疫情正在演变成一场持久战。每一个人都不能放松。甚至,正如你们所知,在过去的五个月中,中国的确诊病例总数不足9000例。


三场危机


在我看来,新冠疫情正在使人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是全球生命危机:截至6月底,全球有1000万人感染新冠病毒、50万人死亡。由于一些国家过早地开放经济,出现了二次复发,具体哪些国家你们也都知道。目前,全球正在研发的候选疫苗已经超过200种。但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已出现了40个变种。疫苗恐怕很难跟上其变化速度。最乐观估计,等待疫苗研制成功仍需至少半年。受经济及医疗条件影响,在最悲观的估计,如果人类不能在短期内生产出疫苗和特效药物的话,全球77亿人口中将有超过十亿人感染,将有约7000万人会因新冠病毒死亡。这是非常糟糕的情况!我认为这是非常悲观的估计,将远超1918年西班牙流感导致5000万人死亡的规模,甚至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新冠肺炎病毒可能正在给人类生命,造成了自15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伤害。


二是全球经济危机:新冠疫情给餐饮业、零售业、旅游业、影视业、航空运输业等产业都带来毁灭性冲击。全球旅游市场需求降至冰点,全球共有17家航空公司申请破产或倒闭,许多知名品牌都因疫情纷纷暂停门店营业或破产倒闭。根据IMF上周预估,2020年全球增长率预计-4.9%;世界银行两周前预测,2020年将会下降5.2%;OCED预计是-6%。但这些都是建立在有疫苗、不发生二次复发的前提之上。无论如何,全球经济正在面临二战之后的最大衰退,远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多方预估,经济衰退会带来2020年国际贸易下滑、跨境投资至少30%的下降,衍生出下一轮的债务危机、金融危机、能源危机以及其他次生灾害,比如粮食危机。事实上,早在3月中旬,我曾撰文判断,应该以1930年大萧条标准来衡量。


三是全球社会危机。疫情冲击正加剧国家间关系的结构性重塑,如产业链本地化、区域化等。旅行禁令、入境管控,甚至封锁边境措施正变成许多国家的“新常态”。其结果则使得要素流动更难,国际交往受限,生产和贸易活动处于放缓或停滞状态,此前已十分脆弱的全球化“雪上加霜”。2020年全球超过2亿人面临失业与收入骤降的风险。失业率的飙升使得有些国家内部的社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和撕裂。比如,近几周美国的种族矛盾等。目前,反种族主义抗议的浪潮已蔓延至西方多国。疫情、失业率、民权运动冲击原本脆弱的国际社会。现在最担心的是,失业与社会稳定可能会导致局部战争与地缘政治冲突。一场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人类社会失序可能正在发生。


目前,人们对病毒的认知仍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把新冠病毒比作一场外星人入侵,那么,这场新的世界大战到了保卫人类文明的高度。如果人类再不团结,将遭遇人类文明史以来最坏的“黑暗时代”。


与危机并发的人类不团结


我要讲的第二部分令我觉得非常悲伤。很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与我一样,如此严重地认识全球疫情的危害,正如我现在所说的。我们感觉到,人类抗疫正面临着三方面的阻碍:


一是反科学主义。一些人不相信医学,认为自由比生命最重要。他们不愿意戴口罩,甚至认为,新冠不过是一场流感。目前,相当多的感染者都源于聚餐、聚集、派对狂欢。许多人会心存侥幸,认为概率很低,不会影响自己。事实是,戴口罩、勤洗手、居家令的实施使得各国感染曲线放缓。对于科学的轻视,就是对人类文明的轻视。不尊重科学,不尊重生命,单纯地谈论自由没有意义。


二是反全球主义。我将其称之为“全球化休克”。全球化休克,正符合一些反全球主义者的想法。有些国家政府不仅选择顺应国内的民粹主义,采取保护主义的贸易政策,限制移民和签证,并且退出许多国际组织和协定。你们知道我想说什么,也知道我指的是哪个国家。但事实并非如此,人类之间紧密相连的程度使得没有国家能够回避难民、气候变化、疫情等全球问题。


三是反合作主义。前面说了第一是反科学主义,第二是反全球主义,第三就是反合作主义。只要还有一个国家存在确诊者,就不能宣告疫情结束,就不能完全取消防疫检查和重启经济。现在在中国,我们并没有放松,因为在北京每天大约有十个新病例。有的国家公然抹黑和攻击其他国家,试图将疫情怪罪到某一个国家的头上来转移国内矛盾,并且试图切断对于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间接地将许多需要世卫的国家置于更加危险的地步。他们片面地采取某个种族或者某个国家优先的想法,而忽视了人类共同的利益。这是很令人悲伤的,在我看来国际合作才是解决全球问题的必经之路。


人类该怎么做?


最后一部分,我们应该怎么做?今天这个会议非常重要。我有三点务实的建议:


一是我们需要把“生命”放在第一位。在大灾难面前,保障公民的生命是各国政府的基本责任,也是人性的基本要求。要保护妇女儿童,保护老年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保障人民基本生活。每一个生命消逝的背后可能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破裂,重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是我们面对灾难时的第一要务。


二是我们需要跨国分享医疗信息,联合研发疫苗。人类不能重蹈40年都没有研制成功治疗AIDS方法的覆辙。40年过去了,我们依然没有任何艾滋病疫苗,这是一个非常惨痛的历史教训。人类科学界的大部分成就都是合作的结果,每一次突破都建立在前人的成果之上。面对变种繁多的病毒,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保证能独立研究成功疫苗。此时,毫无保留地分享医疗信息和成果,共同致力于研发疫苗和挽救生命将是人类能够击败病毒的唯一办法。


三是我们需要协调各国联手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防止世界经济陷入大衰退。这包括但不限于实施有力有效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促进各国货币汇率基本稳定;加强金融监管协调,维护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共同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还包括共同拓展数字经济、智慧城市、清洁能源、5G等新业态合作。避免疫情之后再次发生世界金融危机和大萧条,与抗击疫情同样重要。


总而言之,当今世界如此高度全球化的背景下,没有一个人、一个国家,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人类现在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难时刻,我们必须合作,必须团结,才能走出这场危机。


谢谢!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王文个人Twitter: WangWen_RD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