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必要害怕美国实施金融制裁吗?

发布时间:2020-06-30作者: 贾晋京 

中国必须为与美国的金融战以及被美元金融体系切断的潜在风险做准备,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做出此番警告。他指出,俄罗斯的经验表明,过度依赖美元支付体系会使本国容易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  

贾晋京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本文刊于6月24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必须为与美国的金融战以及被美元金融体系切断的潜在风险做准备,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做出此番警告。他指出,俄罗斯的经验表明,过度依赖美元支付体系会使本国容易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


这是方星海在财新金融论坛上演讲时发出的警告。


他特别指出了美国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中实行部门制裁以及针对俄罗斯联邦某些公司和个人采取措施的先例。


方星海说,中国在国际交易目前主要依赖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信息传输系统以及CHIPS银行同业电子支付系统等美元支付体系。这位中国证券监管委员会负责人认为,这些体系受美国操控,这意味着它们可以用作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的工具。因为任何美元交易都通过美国一家银行进行,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阻止任何此类交易。


方星海呼吁不仅在心理上而且在行动上为可能受到美国金融制裁的可能做真正的准备:开始具体工作以使国际结算体系多样化,而不是将所有外国经济活动锁定在美元上。


在特朗普签署涉疆法案并对中国加大施压之后,中西方专家开始越来越多地谈论与美国贸易战升级为金融战的危险。这项法律规定,从美国认为侵犯维吾尔人权利的角度对所涉官员和组织实施经济制裁。美国和其他个别西方国家对《香港国安法》的强烈反应更是火上浇油。所有这些都表明,美国有可能对华使用“对俄”剧本。


相似例子的确可见。


美国制裁俄罗斯始于2013年的《马格尼茨基法案》,并因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以及乌克兰东南部局势而对俄继续制裁。美国后来借斯克里帕尔事件——似乎俄罗斯干扰美国选举以及遭俄罗斯黑客袭击,又对俄罗斯施加新的制裁。


现在美国也对中国进行缺乏证据的,荒谬的类似指控:“压迫维吾尔人”,“向香港施压”,中国人在网上散布关于COVID-19疫情的虚假信息等等。


不过,如果不考虑美国极力利用各种场合大肆进行的反华宣传,华盛顿迄今为止可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大动作。


特朗普还尚未在涉疆法律框架内实施制裁:他解释说,这是因为不想破坏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剥夺香港与美国的特殊贸易地位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从香港运出的大部分货物是其他国家或中国大陆的再出口产品。他们已经受到另一种关税制度的约束。最后,针对所谓中国散布虚假信息,也未采取任何特殊措施。


而如果我们谈论可能会收紧中国公司在美国交易所的上市规则,那么一些专家不只是把这与制裁压力联系在一起。在他们看来,篡改销售数据至少达2亿美元并因此欺骗投资者的中国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的丑闻可能成为引发这一过程的导火索。在此事件之后,美国开始坚称,适用于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美国公司的审计规则也适用于包括中国公司在内的任何其他公司。


从理论上讲,美国当然可以使任何国家脱离全球金融体系。针对伊朗和朝鲜的做法就证实了这一点。但若对中国实施类似制裁会引发另一问题:这将对美国本身产生什么影响?


根据世贸组织的数据,中国占世界出口的13%,占世界进口的11%,这是世界贸易中最大的份额。如果把美元从如此庞大的交易规模的清算中排除,则会对美国金融体系造成冲击。


另外,不要忘记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者。截至2019年12月中国持有的这些债券规模为1.07万亿美元,占美国所有国债的5%。如果中国通过出售这些债券做出回应,美国将面临借贷成本急剧上升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贾晋京认为,当然有可能实行个别制裁,但美国不太可能对中国施加大规模的金融压力。


贾晋京指出,中国在美国金融领域的参与度很高,但这并不意味着依赖美元不是问题;由于美国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以及大量印刷美元的意图,美国资产价值的稳定性令人怀疑。


专家说:“当前美国的货币市场环境使得整个国际金融环境面临着巨大动荡,而且美元计价的资产价值面临系统性重估。这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更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谁都无法回避。同时,在这一大环境下还存在资金渠道的问题。由于资金渠道过去是按照美元渠道所搭建,所以确实存在一些现实风险。


从这两方面的角度来看,中国体量庞大,再加上美国金融环境也比较动荡,因此对中国进行系统性金融制裁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中国进行一些局部的金融制裁,比如制裁中国的个人账户或者企业账户,我认为这无疑是有可能的。”


即便是对在世界贸易中没有像中国那样占有如此庞大份额的俄罗斯,美国的制裁也可以说具有针对性。美国禁止美国银行参与俄罗斯主权债务的发行市场以及向俄罗斯政府发行贷款。但就美元体系而言,大多数俄罗斯公司的对外贸易活动没有任何限制。


贾晋京认为,以前由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操纵的俄罗斯资产的价格变得更加公平。这也许是应从俄罗斯那里吸取的主要经验教训。


专家说:“仅从金融制裁角度来看,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制裁针对的也是企业和个人,并不能对俄罗斯整个国家进行全面的制裁。当时俄罗斯自身的资产价值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操纵估值,使得俄罗斯大量的资产被压低价值,进而造成俄罗斯金融市场极其被动,我认为这是真正应当吸取的经验教训。


目前中国正在进行大力度的金融改革,最近一段时间股市走势也比较稳定,而且还在继续扩大金融开放,这些都使得中国具有更强的金融主动性,不至于自己的金融资产价值会遭到外部势力的影响。”


然而,当不断有来自华盛顿的矛盾信息出现时,例如,特朗普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透露终止第一阶段协议后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就驳斥了这一说法,很难预测美国政策的曲线走向。


简单的经济逻辑表明,美国不太可能对中国实施强硬的金融制裁。每次美国将美元用作政治大棒时,美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份额都会减少。几年前美元占国际支付的一半以上,现在只占约40%。


其他国家采取措施使自己的外汇储备和进行贸易的一篮子货币多样化同样合乎逻辑。


例如,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正在建立人民币储备:目前其储备已经超过12%。俄罗斯正在逐步减少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合作伙伴在结算中的美元份额。去年,美元在俄罗斯与金砖国家的结算中所占份额从73%降至49%。诚然,到目前为止,美元在俄罗斯贸易中的地位被欧元,而不是本国货币取代。这是由于客观的经济原因。还没有其他货币可以完全视为国际货币。


又如,尽管人民币在2016年被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但其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仍不超过2%,短期内,不可能放弃美元作为世界货币。


除非美国本身在政治和经济方面采取不可预测的行动,迫使其他国家努力加速新的全球金融体系的形成并寻找替代美元。(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