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两极化:中国有实力,但无意愿

发布时间:2020-06-30作者: 王文 

美国学者早在10多年前就曾提出“G2”、“中美国”等概念。现在,中美两国经济总量之和超过世界总量的40%,军费开支之和超过世界45%,研发投入之和超过世界65%。如果按当初一些美国学者的设想,G2或两极化的格局已经形成。但事实是,中国政府与学术界至今都没有对G2给予积极的回应,更不愿意与美国形成两极化的全球格局。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文英文版刊于6月29日 Valdai Discussion Club。


美国学者早在10多年前就曾提出“G2”、“中美国”等概念。现在,中美两国经济总量之和超过世界总量的40%,军费开支之和超过世界45%,研发投入之和超过世界65%。如果按当初一些美国学者的设想,G2或两极化的格局已经形成。但事实是,中国政府与学术界至今都没有对G2给予积极的回应,更不愿意与美国形成两极化的全球格局。


在中国看来,两极格局只能导致两种结果,一是重回美苏冷战的状态。双方各自拉一个阵营,相互全面对抗,直至一方倒台。这种状态既不符合中国的战略目标,也不符合世界的意愿。目前中美两国博弈加剧,“选边站”是每一个国家的两难困境。


另一种可能性是两国联盟,共同治理世界。那也不是中国人所追求的。在中国看来,俄罗斯、欧盟、日本、英国都是需要尊重的强国。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资源、强大的军事力量;日本是创新与节约大国;欧盟与英国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潜力无限。在未来,没有任何一个或多个国家集团能够真正控制世界。所谓“G2”或“两极化”是过时的理念。


无论从理念,还是战略评估,中国不愿意变成与美国那样的霸权国家,与美国两极联盟或两极对抗都不利于中国发展。事实上,以国家领衔的方式领导世界,与中国主张各国平等的世界观是相悖的。


那么,重回美国领衔的国际体系是否可能?目前,特朗普政府不断打压中国,试图遏制或延缓中国崛起,即使2020年11月特朗普连任失败,下一任美国总统如果继续遏制中国,中国仍然将长期在经济、军事、金融等各个领域,成为美国相匹配、打不垮的等量对手。


从经济上看,中美两国的实力已基本相当。2019年中国GDP约14万亿美元,美国约21万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2\3。而20年前,这个比例只有1/10。随着2020年疫情对美国经济总量下降的冲击,两国经济实力的差距将进一步缩小。世界普遍认为,2035年前后,中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事实上,中国工业生产总量2011年就已经超过美国,对外贸易总量2013年超过美国。2020年中国社会零售总额将有望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2018年以来,中国举为世界唯一的进口博览会,希望通过扩大进口与世界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任何一个国家试图推行放弃这个大市场的政策,都将是愚蠢的。特朗普2018年3月开始对华发动贸易战。结果是2020年前五个月,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再次证明了中国市场的魅力。


从军事上看,中国与美国的实力差距是存在的。近年来,美国军费保持在7000亿美元上下,中国军费在1800亿美元左右,但考虑到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分散布局,而中国军费多用于国家安全的防御。单论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实力,加之1950年代初中美两国正面交手的记忆,五角大楼恐怕还不敢惹中国这个对手。这正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对中国主动挑起多个领域的摩擦,但军事领域仍然保持着相对克制的重要原因。


从金融上看,中国处在相对的下峰位置。当前的国际金融体系仍是以美元为主的传统架构。按照我所在的大学研究机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对各国货币储备、清算、交易等功能进行货币国际化指数的综合统计,过去10年,美元一直保持着55%左右,欧元约23%,英磅、日元与人民币保持在3%。2016年,人民币升级为五种IMF的篮子货币之一,但与美元的国际影响力差距仍是巨大的。美国资本市场总量是比上海、深圳两大证券交易所总量的约3倍,华尔街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非常值得中国学习。


事实上,自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中国一直保持着对强国的学习与借鉴之心。包括1970年代苏联、1980年代日本、1990年代美国,是多数中国学者研究强国经验的重要参考对象。21世纪以后,美国衰弱趋势明显。对于中国而言,美国衰弱的最大教训就在于对外推行霸权外交,对内则缺乏务实改革的效果。


目前,美国的国家形象达到了其建国以来的最低谷。2020年上半年,美国资产负债表扩张已超过7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总额首次超过25万亿美元。加之民主制已变成“政治否决制”、种族主义矛盾到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程度,美国几乎已走到了财务破产、形象崩溃的悬崖边缘。


中国媒体常常批判美国,中国学者则全力影响决策层杜绝重蹈美国的衰败道路。从过去20年的经验看,中国努力改善民生、保持社会稳定、对外追求合作、避免武力冲突。这些都是公信力日益下降的西方媒体的批判所无法抹杀的。中国人相信,只要保持着这种进程,实现民族复兴是必然。


由此看,中国对两国实力消长的未来有充分的信心。在中国决策层看来,世界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疫情则正在加速这场国际结构变迁、技术革命演进、思想观念颠覆为主要特征的百年变局。


在多数中国人看来,世界像是一个班集体。每一个国家就像一名学生。学生的科目考试成绩有高低,但每一位学生都有其优缺点,而且小学成绩差,中学、大学可能会有进步。即使成绩好,但未必毕业后就能找到好工作,成为令人尊敬的社会人物。即使一两位学生成绩好,那也不可能靠他们去解决每一个学生的家庭困难、班级卫生、校园环境等诸多问题。


我用这个比喻的用意是,世界变得复杂,气候变化、传染病危机、跨国犯罪、贫富悬殊、国际洗钱等,简单的现实主义霸权兴衰理论难以解释、预测与解决世界的未来。


面对未知的未来,中国更愿意用务实、包容、长远的眼光看待。简单地讲,中国先聚焦国内,让本国发展得更好,再以干中学的方式,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将“一带一路”作为主要途径,努力为世界贡献在中国行之有效的方案,营造一个对己有利、对他国也有利的国际环境,探索作为一个新型崛起大国的新全球角色。


这种角色肯定不是重复美国霸权的道路。毕竟,领导世界,是一项苦差事,超过中国的历史经验与国家能力。(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王文个人Twitter: WangWen_RD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