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华为不上市,阿里腾讯留不住,A股该怎么成长?

发布时间:2020-04-08作者: 吴晓求 

中国近些年涌现出了一大批全球顶尖的互联网公司,然而要么像阿里腾讯这样留不住,要么就像华为这样不愿上市,最终中国股市上还是那些钢铁等公司坐镇。这种成长性不足就使得中国股市难以获得长期牛市发展。 

吴晓求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本文首发于4月6日《重点思维》。


上一期,吴晓求老师已经提到了,中国股市面对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有高成长性的企业太少了。(想回顾的同学请戳:为什么美股可以牛市10年,A股却连1年都坚持不到?)

中国近些年涌现出了一大批全球顶尖的互联网公司,然而要么像阿里腾讯这样留不住,要么就像华为这样不愿上市,最终中国股市上还是那些钢铁等公司坐镇。这种成长性不足就使得中国股市难以获得长期牛市发展,这也是吴晓求老师为什么看好科创板的原因,虽然科创板仍旧存在问题,但思路其实是对了……


在过去的10年,中国上市公司市值排行前10名还是传统产业,前10年和现在排位基本上没什么变化。这反映出我们中国在上市的政策方面,还是有一些重大的缺陷。


理论上说中国的上市公司在现在应该是要有一些高科技企业应该排在前10位,但是我们仍然没有,这一方面可能是那些有实力的企业,未来有成长性的企业已经到海外上市去了,有一些比如说像华为,如果华为在过去,比如说在2015年、2014年它在A股上市,显而易见它市值是排第1位的,它要大大超过我们的工商银行,也会大大超过茅台,它一定是一个中国市值最大的公司。


但是我看任正非在访谈里面说,他不想让他的企业上市,因为他要有战略目标,一上市就说短期目标影响很大,这个就做不出伟大的企业。或许在中国有这个因素,但是能不能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实际上和上市不上市还是没有必然的关系。美国那么多企业,虽然我不能说用伟大的企业,它至少是一个很大的企业,它还是上市了,所以和我们的上市的产业政策有关系。


【重点追问】我们怎么能留住中国的好企业在国内上市?


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我们说要把中国资本市场要建设成全球新的金融中心,这是我们国家的金融改革的战略目标,首先这个金融中心的资产是全球投资者都要配置的,而且是要越来越多的资金要配置为这个市场的资产。这就涉及到这里面的企业它有成长性,你就要让好的企业得能够上市。


什么叫好的企业?我们过去通常把好的企业理解成历史上它多么辉煌,今天多么辉煌,认为这是好的企业,所以让它上市了,甚至还把好的企业理解成是在国民经济中起了重要作用的企业。


但实际上在市场上,所谓好的企业是未来要有成长性,就投资者买了你之后他的财富要成长,所以好的企业在资本市场里面,它的观测点是未来,不是过去也不是今天,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目标,所以我们开设了科创板。


所以我为什么对科创板是持特别支持的态度是说它在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位了,它在改变什么是好的企业这样一个说法。那么科创板显而易见,你看它改变了至少两条,第一个它并不见得一定要盈利。第二个它还改变了发行制度,它采取注册制的方式,那么与之相匹配它的定价是市场化的。所以科创板的设立如果我们能够理解其中的奥妙,我们中国的资本市场,我想未来会有很大的改观,这样我们才会有信心构建新的国际金融中心,才有基础。


【重点追问】科创板现在太多了,比如说炒股两年以上在里边得有50万,这个是必须的还是说以后会开放的?


科创板企业的不确定性是很大的,它是要求进入这个市场的投资者要有相对比较大的风险承担能力,门槛限制倒不是说你只有30万块钱就不能进入资本市场,它不是说排斥你,它从本质上说,是因为你的资金量相对比较小,它怕你风险承担不了。


我们很多人会把它理解成是一个歧视性的安排,不是这样的,当然如果你能做到彻底的完整的信息披露,能保证市场的透明度,我也倒认为没这个门槛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们从这个制度本身来看,我们要看出它是善意的。


【重点追问】刚才您反复强调,如果我们必须建立全球金融中心,所以要如何如何,能给我们通俗地讲一讲吗?


经济规模全球第一或者全球第二,也有人会说人均GDP水平很高,也有人会拿军事力量非常强大,在全球处在第一第二的位置,这些都是评价一个国家是不是一个全球性大国的重要标志。


但是从经济意义上说,实际上有一个重要指标,我们通常会忽略掉的就是金融的力量。金融力量体现两个方面,一个是它所在国的货币在全球是不是有影响力,所以本币的国际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如果本币只在国内流通这个国家你很难说它是在全球有影响力。


还有一个是你的市场,你的金融市场在全球有没有影响力,那么如果外国投资者到你这个国家会投资,而且投资的比重还不低,就说明你这个国家它是稳定的,你这个国家法治是完善的,你这个国家是有强大的契约精神的,你这个国家有良好的信用的,否则大家为什么会来?所以这都是观测指标。如果大家都到你这个国家来投资,你就开放了,你这个国家自然的你的金融就成为全球的金融中心了。


因为这是个综合性指标,这个指标一旦出现,你这个国家无论从法律也好,从它的未来的增长也好,它都给人们一个信心,包括货币,你货币也是稳定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是全面的挑战。这比我们加入WTO前的那种翻山越岭一样的障碍和困难要多得多,它对我们内部的改革,我们国家内部的结构性的改革提出的要求是越来越高了。


【重点追问】哪个山头很难爬过去?


很重要的是契约能力,我们的履约能力,我们的法治精神,这对我们来说是必须要跨越过去。


目前我们的法律体系是很完善的,但是我们的这种法治的理念、法治的能力,还是要有待于进一步完善。你看英国,说实话它处在衰落的状态,但是你看英国的金融市场仍然是全球性的金融中心,它没有因为它的这种国家的衰落,使它的金融衰落了。因为它有特别好的契约和特别严格的法律,这个非常非常重要。


金融的本质是契约和法律,离开了这两个金融就没有未来,因为它没有预期,它的预期就是处在动荡不安,哪有金融的未来?所以金融的发展一定是以契约和法律为前提的。


【思维互动】从2005年到现在,上证指数大格局是一个收敛的大三角,所以很多人认为存在小牛市的基础?


我不看那些像易经八卦那种来弄股市的,那个很糟糕,也别过分信那些算命先生,电视上有很多算命先生,不信。(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闭

人大重阳微信

邮件订阅

人大重阳Club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