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美国】贾晋京:“美国创新”死了!

发布时间:2020-05-31作者: 贾晋京 

编者按:5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贾晋京,在直播中分享了他对于“美国创新”本质、发展、衰落和未来等方面的深刻理解。这是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中美人文交流中心(由人大重阳运营)承办的“重新认识美国”系列直播活动第六讲,该直播实录如下:  

贾晋京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院长,文字整理张缘,本文独家首发于5月31日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


5月21日贾晋京讲座直播摘要


1. 美国科技专利注册中国外占比、核心科技领域如5G专利数目落后,以及美国企业家群体中外国移民比例上升,这些都从侧面说明“美国创新”衰落的趋势。


2. 创新的本质是能够让种子长成大树。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美国创新”,这个词与“中国制造”有时候被用于相互对照,相当于中国干的是制造的活,美国做的是创新的事,甚至美国自己标榜它有创新的土壤,但这并不本质。


3. 通过对“美国创新”的概貌性认识和对世界现代化的核心动力趋势了解,美国怎么和创新的概念相对照。首先,能够长大。第二,核心企业把事情做起来,改变世界原来状态。


4. “美国创新”能力的第一大要素是钱,第二大能力是市场规模,第三大是进步空间,最后是技术基因多样化。


5. 美国的公司从总体上已经不靠创新,而是靠纯粹的货币。前500家已经是大公司了,尤其在疫情下大公司变成了僵尸企业,陷入了金融学上“资产负债表型危机”,靠央行注入货币活着,也不能指望他们搞什么创新了,所以“美国创新”死了。


6. 现代化的未来,“美国创新”死后,世界需要有最强大的市场,组成一个巨大的空间来带动。


  

请点击图片观看视频直播回放


一、“美国创新”如何走向衰落?


“美国创新”是美国最重要的名片之一。说起美国,美国除了是灯塔国,同时,美国具有很重要的创新能力。这张关于美国专利的统计图展示了“美国创新”根本的东西,数据来自美国官方统计,统计了1963年到2019年美国专利,反映了1963年到2019年的总趋势,但目前这个图只有2003年到2019年的趋势。图中红框圈起来的纵列表示所有在美国专利局注册的专利中,有多少是来自外国的。

图1 美国专利数量一览表


2019年数据显示,美国新增了391103项专利,其中52%来自外国。什么叫做来自外国呢?比如,有外国公司在美国注册的专利,或者是来自外国的个人在美国注册的专利。这说明美国本土公司或本土个人在美国注册了48%的专利,不到一半的专利来自美国自身。为什么外国公司和外国个人要在美国注册专利?因为产品要在美国销售。现在在美国市场中国品牌手机不能销售,美国市场中三星是卖得最多的手机品牌之一,而三星在美国市场注册专利。


2019年,美国新增专利总数中的52%是外国公司或个人注册的,这个数字在2011年首次达到了51%。首次达到50%的时间点是2008年,就是发生金融危机的那一年,这不是偶然现象。作为一个对比数字,这张表搜索后可以看到,自1963年统计起,1963年美国专利仅有18%来自国外。18%和52%对比起来这个差别很鲜明,1963年处于一般认知当中,“美国创新”能力处在巅峰时期,在那个时候是18%来自外国公司或个人在美国市场上注册专利,现在达到了52%,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说明“美国创新”能力的某种衰落。


肯定有人说,这不能说明美国的创新走向终结,只能说明它有所衰落。是的,这个数据只能说明这个,但这是专利数据,专利数据是衡量创新的指标中最核心的指标。在其他方面,“美国创新”能力又如何表现?


在现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创新集中领域“5G”中,按照公司排名,拥有5G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是中国华为公司,截止到2020年2月统计,核心5G专利3147项,第二是韩国三星公司,专利2795项,第三是中国中兴公司,有2561项。在整个5G赛道中,只有华为、三星、中兴、韩国LG、诺基亚、爱立信,以及美国的高通和英特尔,在5G方面占有地位。


在5G领域,美国的高通和因特尔不仅落后于中韩的企业,也落后于欧洲的诺基亚和爱立信,其5G专利数量远远少于中兴和华为,高通核心专利数仅1000件左右,英特尔870件。并且高通和英特尔在5G领域中实际是配套公司排名前列,如5G基站中某些芯片来自高通和英特尔,而高通和英特尔不具备布局5G市场的核心能力,不具有作为队长的能力,可见,美国的创新已经落后于世界发展的主流趋势。


图2 美国都市群中移民企业家所占比重图



这张地图表示了美国主要企业中,有多少企业家是美国第一代移民。在这张地图上能够显示出来的趋势,基于都市区划分,没有圈的地方就表明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大的都市区,但大型公司和创新型企业基本都集中在都市区。比较大的蓝色圆圈,表示这个地区的企业中有35-45%的企业家是外国移民,如谷歌和微软公司的CEO都是外国移民,特斯拉创始人马斯特本身是南非人,这35-45%的企业家是来自于外国移民,主要是硅谷、圣何塞、洛杉矶一带,迈阿密也是重要的创新热点地区。这些地区企业家中35-45%是外国移民,这是什么概念?


第一,在美国人口中约有12-13%是第一代移民。核心创新区域的企业家中有35-45%是第一代移民,创新对于移民的依赖要远远强于对本土人才的依赖。


第二,这里的企业家概念比创新型企业的创始人的概念大很多,它是所有企业负责人,包括创始人、企业现在负责人、董事长和CEO,是所有企业的负责人当中,核心创新区域有35-45%的人是第一代移民到美国的人。这说明现在是很多外国人在美国创业,而非美国本土人才创建了很多科技型企业。


美国科技专利注册中国外占比、核心科技领域如5G专利数目落后,以及美国企业家群体中外国移民比例上升,这些都从侧面说明“美国创新”衰落的趋势。


二、从“美国创新”洞见创新本质


为什么说“美国创新”死了或者“美国创新”正在走向死亡?当然要看其他一些关键的东西,最为关键的是疫情对美国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尤其是疫情将如何影响美国的创新?现在我们需要探讨一下什么是“美国创新”,为什么过去美国有比较强的创新能力?我们需要深入理解“创新”的本质是什么。


创新和企业是什么关系,“创新”这个词是由从奥地利移民到美国的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在1912年《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提出,“创新是指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结合’引入了生产体系,它包括五种情况,引入新产品、引入新的生产方法、开辟新的市场、获得原材料或半成品的新的供应来源和新的组织形式。”在熊彼特原书里,这些东西是“创新”。首先“创新”是一种革命性的变化。其次,创新意味着毁灭。这里面,首先,不是发明了一个新的东西就叫创新,发明出的东西必须推广开,这是核心概念。发明出的东西推广开,改变了原来的形态或者叫做原来的经济活动形态,这个才叫创新。所以,创新的同时意味着毁灭,也就是说铁路的修建后用不着马车和马车的那些驿站了,火车就取而代之,这是熊彼特的比喻。


显然对原来的体系是一种巨大的摧毁,用于形成原来体系的成本肯定是收不回来了。另外,创新发明出来不行,必须让它变成一种社会广泛使用的东西,这中间需要很多钱。创新是要花很多钱,带来很多以前投资所沉淀出来的资产的损失,这是内在包含在创新的概念里。创新概念里还有一个核心,我们应该超越熊彼特的东西,就是熊彼特概括出的企业家精神。他认为创新,要把新的产品、新的组织方式、新的生产方法、新的要素和生产条件搞出一个新结合,让这个新的结合推广到全社会,取代旧的经济社会运行方式,总之就是新的“一团”。那么谁把它“团”出来的呢?熊彼特说是企业家精神。但熊彼特在这一点上并不够深刻,打个比方,为什么别人能够创造出一个企业,搞出这个创新,而你搞不出来。熊彼特的回答是,因为人家具有企业家精神。这就好比说,你父亲问你,为什么这套题别人会做你不会做?你的答案是,因为人家聪明,我不够聪明。所以,为什么有人实现得了创新,别人实现不了,你不能回答说有些人具有企业家精神这种特质,这跟说别人生得好投胎技术高,我投胎技术不高。所以,今天就要在这一点上超越熊彼特,洞悉创新某种本质规律,回答为什么“美国创新”死了。当然,也会给我们一种启示,“美国创新”死了以后会怎样?


创新的本质,真正能够说明创新了的,是能够把这件事情推广开,或者能够让种子长成大树,长成大树才叫创新。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美国创新”,这个词与“中国制造”有时候被用于相互对照,相当于中国干的是制造的活,美国做的是创新的事,甚至美国自己标榜它有创新的土壤,但这并不本质。


三、“美国创新”是怎样“炼成”的?


我们首先看美国有创新能力是怎么形成的。通过拆解“美国创新”基础特征,分析“美国创新”的概貌。在美国,《“美国创新”史》这本书算是“美国创新”史方面最权威的著作,但本身是商业领域的著作,没有关于原因和性质的分析,在历史记录方面精心挑选了“美国创新”史上的代表人物,使得作为概括来讲还是比较有用的。从中我概括出了“美国创新”的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填补蛮荒,这个时期代表性的一些成果,包括惠特尼标准化制造、富尔顿蒸汽船公司、麦考密克联合收割机和胜家缝纫机。这个阶段大致是美国南北战争之前,当时美国是一个鲜明的农业社会,并不以创新闻名。这些公司是当时美国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创新公司,这几家是怎么来的呢?南北战争前美国大体由移民组成,没有基础设施,没有社会积累。因而人类以前的文明成果就在这里放心大胆的复制使用。在美国建国之初惠特尼的标准化制造主要生产枪械,创建了春田兵工厂,春田兵工厂在美国的创新和工业化历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因为很多创新者是从春田兵工厂出来的,春田兵工厂的核心就是标准化制造。但这不是惠特尼发明的,是惠特尼向法国的工程师学的。但由于惠特尼创建了这工厂,所以在工业史和创新史上就有地位,实际上标准化制造是法国人发明的。富尔顿创建的蒸汽船公司,蒸汽船也不是富尔顿发明的,蒸汽船真正的发明人其实是发分离冷凝器式蒸汽机的英国人瓦特,瓦特是蒸汽船最早的真正的发明人,富尔顿只是因为他创建了蒸汽船的公司。还有一个代表人物是麦考密克联合收割机,联合收割机的特点是把过去很多农业的机械的东西整合到一起。这个时期基本是很直接的生产和生活过程,创新的核心要素是能够推广开,能够推广开的原因就是因为美国当时是蛮荒地区。


第二个阶段是大规模制造时期,包括美国四大铁路巨头,摩尔斯电报,福特固特异硫化橡胶,塔潘信用评级。把塔潘发明信用评级放在大规模制造年代,在第二阶段,美国的地面积比整个西欧地区都大,把这种东西推广到整个美国的土地面积。一个出自工业管理经典的研究认为,铁路修建是美国工业长足发展的第一个重要基础。因为铁路的修建第一个缔造了全天候市场,并且铁路比以前的各种系统都要复杂。由于铁路需要大规模的投资和融资,所以信用评级的发明对后来的历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所以,填补完空白之后,在空间上让现代工业覆盖到整个空间。


第三个阶段就是标准全民化,这个时期发明特点就是让所有的在这个地方的人,都能够用得上这些工业的成果,这是19世纪晚期一直到二战前。爱迪生发明了灯泡和交流电,爱迪生灯泡经常被作为创新的标志性符号,灯泡真有这么重要吗?真有这么重要。因为在发明灯泡的过程中,爱迪生发现了感应电流现象,后来人们才发明出二极管到三极管然后有了电子计算机,有了计算机才有了当今一切用电的东西。所以,爱迪生真正的贡献是开辟了当今一切用电的东西。现在所有的东西里面都带芯片,芯片就是二极管、三极管来的集成电路。欧洲当时也搞创新,严格讲尤其是二战前的原始创新大多数是欧洲人,很少有美国人,但是欧洲有“种子”却长不成大树,在美国能长成大树,这就是一个概貌性质的印象。美国是标准全民化,推广到全民能够使用这些创新。


第四个阶段系统工程,这是二战之后,因为二战期间有了信息论、控制论,才有了系统工程的年代。所以,二战之后系统工程很重要的东西是来自于美国,以国家力量在推广一些大型工厂,这些包括二战后核心发明,如喷气机民航、计算机系统。再比如集成电路、集装箱海运,集装箱海运1957年麦克·莱恩发明,20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时候,集装箱海运改变了世界。集装箱海运并不是简单的拿箱子装运,集装箱海运背后是系统工程的普及。


第五个阶段是数字时代,这个时代包括微软、盖茨和乔布斯,我们从中得到一个概貌性质的印象,美国拿一些欧洲来的文明成果填补美国的空白,把这些空白在空间上填满,让所有人群使用上这些成果,再就是把所有这些成果变成一个系统,最后变成计算机,变成信息空间,信息空间进入数字时代,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路线。


数字时代之后会怎样呢?世界现代化首先来自于生产产品的标准化,这样起到了“1+1>2”的效果。然后是规模化,生产尽量多的东西,这时起到了“1+1>3”的效果,典型的是福特发明工业生产线。接下来是系统化,把产品和产品间联系起来成为一个系统。之后是数字化,再之后是智能化,这是世界发展的核心的动力。


现在通过对“美国创新”的概貌性认识和对世界现代化的核心动力趋势了解,美国怎么和创新的概念相对照。首先,能够长大。第二,核心企业把事情做起来,改变世界原来状态。


四、“美国创新”怎样点亮“技能树”?


这个时候同“美国创新”的历史实际情况对照,这里不得不到雅各布·希夫,在美国19世纪70年代从德国到了美国,美国现代资本市场体系,很大程度上是希夫奠基形成的。当时希夫帮美国铁路修建公司融资,希夫对于铁路的理解比同时代其他人更深刻。希夫说铁路最大的意义不是把铁路沿线的地点联起来,而是创造出整个铁路周边地区的“流域”市场。铁路真正重要的目的或真正重大的意义是,一条铁路连接起了两个比较大的城市,铁路中间的地方哪怕是种地或者开矿,都是有利可图的。所以,铁路周围会新建出来,比如公路用于把工厂和铁路联系起来,修建出很多工厂,甚至于产生新的城市,甚至这就是美国的发展史,美国很多地方是先有了铁路,或者更晚点时间有了高速公路才有的新兴城市。


所以,创新是一个社会过程。最初的创新往往来自于一些个人或小的公司。二战之前产生最多原始创新的地方不是美国,是欧洲,但“美国创新”的特点在于,小地方在这个地方能长大,很多欧洲的发明在美国能够长大。在欧洲也不能把这个企业做大,为什么美国能够做大呢?核心原因是什么


这样就要进入到创新的本质和核心,不是说美国人有企业家精神,欧洲人没有企业家精神,这是说不通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从前面概貌性认识已经可以得出答案了。



最重要的是钱或者美国有创新的这种东西的市场,直到现在美国有很多大的互联网企业,但欧洲没有。为什么欧洲没有大型互联网企业呢?因为欧洲的语言种类太多,使用单一语言的人在同一个国家,可能欧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德国也就8000多万人,在欧洲搞一个互联网企业能够让它使用同一种语言的最大规模也就是8000多万人的市场里开展业务。但美国早在它刚刚创建的时候,它的市场规模就已经比西欧单独一个国家要大了。


同时钱是很重要的因素,钱是“美国创新”能力的第一大要素。雅各布·希夫为什么从德国到美国从事金融呢?1848年一场革命是席卷了整个欧洲,这场革命诞生了《共产党宣言》,因为1848年革命,整个欧洲发生了动乱移民到了美国,这其中有大量的创新人才。1848年美国迎来了大量来自欧洲的创新人才。1848年,美国旧金山发现了金矿,在那个时候黄金是货币。美国有钱有人,还有广大的地理空间,这个时候只要把金矿转化成修建铁路的要素,铁路周边的城市能够成长起来。“美国创新”最初的第一个资源是金矿和来自欧洲的人才,带来了美国技术基因的多样化。


后来在货币方面,美国信用货币开展的比较早,同时在大规模开展。创新需要大量的钱,而且还要摧毁原来经济和社会中运行的很多东西,成本很高,美国没有这方面的历史负担,同时美国有大量的钱,就能够把创新堆出来。


“美国创新”能力的第一大要素是钱,第二大能力是市场规模,第三大是进步空间,是指让市场空间和分销空间从地理空间扩大到所有人,也包括从现实空间到数字空间中。最后是技术基因多样化,核心一点是科学哲学的发展,在托马斯·库恩的著作《科学革命的结构》里面提出了“范式”,《科学革命的结构》中讲,创新、变革就是以循环和组合两种方式交替出现的,可以包含循环因素,可以包含组合因素进行的创新。循环是指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东西,在新的条件下作用一遍。组合是指不同的东西组合成一个新东西。美国有大量外国移民,带来了技术基因。真的是因为他们有企业家精神所以能够把创新做成企业,把企业变大,变成参天大树吗?


创新是很花钱的,所以成本摊销是创新唯一的核心因素。每个芯片的研发成本特别高,新上一条芯片生产线是百亿美元级别的投资,每一种芯片的开发者也是海量投资,按照几十亿美元投资。这么高的投资靠什么赚钱?基本上前80%销量都是亏本的,超过80%以后到90%之间能够打平,到90%以上就相当于完成成本摊销,是纯赚钱的。如果销量达不到80%,这个研发最后肯定是不赚钱纯粹亏本的。


按照《科学革命的结构》,人类创新就是循环和组合。什么东西以新的组合出现,或者以前的东西能够按照循环的方式出现到现在,实际上是找到某种办法让它进行成本摊销。这是美国在20世纪0年代、90年代迅速超过了苏联的原因。进入到电子芯片年代,苏联及它的周边市场约5亿人口,但美国拉上了中国后找到了巨大市场,能够迅速将科技成本降到最低,让科技以低成本方式改变世界。核心的因素就是成本摊销,企业家精神实际上是找到摊销途径的能力,组合起来成本很高,让企业长大就必须成本摊销。


五、“美国创新”为何失去“技能术”走向衰落?


美国是以什么方式做到美国创新。美国一直说他们的创新,相当于是一部美国企业史,而美国企业史又是一部美国伟大企业史,但是美国企业史的背后,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美联储。


图3 从创建到2020年5月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


这张图某种程度上告诉你美国印了多少钱,有多少美元支撑美国的经济活动。美联储真正创建于1916年,从美联储创建一直到2008年,资产负债表涨到了1万亿美元,实际上到了21世纪的时候才5000亿美元,从21世纪到2008年的十年间从5000亿上涨到1万亿,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直线上升,经过第一轮QE以后从1万亿就涨到了2万亿美元,到2014年已经到了4.5万亿美元。美联储的“生命”相当于前面85年才长了0.5,从第86年后花了7年的间,从0.5就涨到了1,又花了6年的时间,从1涨到了4.5万亿美元,到今年疫情,从今年3月16号,美国新一轮救市,现在已经涨到7万亿美元,这才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又增加了将近3万亿美元,这就是美国靠什么方式来支撑它的企业。


这背后是什么样的过程?实际上,一开始美国企业靠销售支撑,怎么扩大销售,就要创新,这时候美国有创新的特征,后来逐步变成金融支撑,美国的创新逐步开始衰落。《美国增长的起落》有一个总结,1970年后美国专利数量,每年呈现暴发式增速,但全要素生产率却进入明显长期下降通道,1970年后的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好像创新效应不足,但实际上因为1970年后,大公司已经成长起来了,而大公司的融资远比小公司容易。因此,能够用于创新的资源和投资,越来越集中于投入到大公司的技术改良当中,而不是小企业或者个人发明当中,使得“美国创新”进入了长期的衰落阶段。


图4 标普500中TOP5企业所占份额


现在看美国企业层面。这张图反映的是美国标普500中,前五家最大的上市公司所占份额。2020年,尤其是现在,前5家公司占到了21%的份额,分别是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和脸书。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是占到了18%,当时五家最大公司是微软、通用电气、思科、英特尔和沃尔玛,这里面现在只有微软一家,通用电气和思科已经从道琼斯当中剔除,并且道琼斯的三十种股票的构成,以工业公司和创新能力比较强的公司为主,但是进入到21世纪后服务业公司越来越多,现在只剩下了少数的4家左右的工业和创新的公司了,其他绝大多数都是服务业企业,可以称之为道琼斯三种服务业指数。典型的微软、苹果本质上还是软件企业,谷歌和脸书是互联网企业,亚马逊是电子商务销售企业,最大的这五家公司占到了美国标普美国前500大公司五分之一的份额,中小企业基本上没有成长空间。


图5 2020年标普500公司增长对比


这张图告诉我们,2020年前五家大公司逆势增长了10%。但实际销售量,苹果手机在中国的销售量明显下降,但是包括苹果在内五家最大公司,在2020年还增长了10%,除去5家公司之外的其余495家,损失了13%,这告诉我们,美国的公司从总体上已经不靠创新,而是靠纯粹的货币,美国股市是一个货币支撑,大多数公司其实是僵尸企业。大公司小公司之间的相互关系,小公司长不成大公司。前500家已经是大公司了,尤其在疫情下大公司变成了僵尸企业,陷入了金融学上“资产负债表型危机”,靠央行注入货币活着,也不能指望他们搞什么创新了,所以“美国创新”死了。


六、“美国创新”死了以后,未来是什么?


人类的前进脚步不会停滞,美国没有了让公司从小到大成长起来的这种机制,人类前进靠什么?靠数字化的发展,数字化的发展需要有能够真正成长的市场规模、有通过不断循环和组合实现创新的能力,而把市场做起来还要靠国家的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未来,“美国创新”死后,世界需要有最强大的市场,组成一个巨大的空间来带动。当然真正符合这些条件的恐怕只有中国。


最后给一本书,我们院的王文院长、我,我的两位同事刘玉书和王鹏一起合作了一本新书《百年变局》做个广告。这本新书里给出了关于《百年变局》怎么发生、怎么进展以及会带来什么的答案。谢谢大家。(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