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王文:人类须有最低的底线思维疫情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王文

王文:人类须有最低的底线思维

发布时间:2020-04-21作者: 王文 

温斯顿•邱吉尔先生有句名言: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新冠肺炎疫情一次次击穿人们此前的预设,原本以为只是新的一场SARS,后来又有预测可能夏天到了,疫情就能结束。现在已4月下旬,全球已近300万感染者,近20万人死亡,已有观点认为,疫情蔓延可能还只是在早期,扇动全球疫情飓风的那只蝴蝶的翅膀还没有完全展开。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文英文版刊于4月21日《环球时报》英文版“Wang Wen on Changing World”专栏。



温斯顿•邱吉尔先生有句名言: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新冠肺炎疫情一次次击穿人们此前的预设,原本以为只是新的一场SARS,后来又有预测可能夏天到了,疫情就能结束。现在已4月下旬,全球已近300万感染者,近20万人死亡,已有观点认为,疫情蔓延可能还只是在早期,扇动全球疫情飓风的那只蝴蝶的翅膀还没有完全展开。


人类显然已对未来充满着焦虑与恐惧,不知什么时候是疫情的终点。人类的茫然感,主要是源于漠视、轻视传染病作为人类头号敌人的变量。此时,最好的办法是静下心来,读一读历史书。



其实,早在世界最古老的国家发源地古代苏美尔,就已经有人传人的传染病史证。传染病的伤害,首先是人口数量的削减。公元前3000年,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闪米特人出乎意料地快速地取代苏美尔人,最有可能的历史推测就是疾病造成的苏美尔大量人口死亡。诚如我此前专栏所说,传染病伴随着五千年国家兴衰史的始终。


对当下仍是全球综合实力最强的美国而言,决策者们最好多读一读像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之类的历史著作,看看当年波斯帝国、强大的雅典帝国、亚历山大帝国与罗马帝国,是怎样在瘟疫面前变得弱不禁风。遇上大瘟疫,很短时间内,诸多古代帝国出现了社会混乱、饥馑、流浪者集聚、生产遭破产,由强变弱,甚至帝国的大厦一夜崩塌。可见,面对传染病这个敌人,越强大的帝国,越需要保持谦逊、防御,而不是狂妄、无知。


对当下暂时取得阶段性防疫胜利的中国而言,精英们最好能读一读约翰•巴里《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在1918年开始的那场人类社会与自然力第一次大对决之后,人们决定发展医疗技术和现代理念去直面自然的陌生力量。此后,美国医学界领袖们开始倡导革新,决心将美国从世界落后的医学国家提升为最先进的强国。中国人应汲取百年前的美国崛起营养,不必骄傲自满,更不必盲目放松,而是在取得领先于世界的防疫经验之后,继续积攒防疫常态化、有效复工复产的国家治理经验,获取更多可持续发展、真正解决民众疾苦的动能与力量。


对每一位希冀洞悉未来的普通人而言,不妨读一读14世纪有关黑死病历史著作。那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时刻。欧洲约有1/3的人口死于疫情。在东方,蒙古人统治下的中国,战争与瘟疫的双重无情蹂躏下,人口从1.23亿减少到了6000万。但东西方的应对差异导致完全不同的发展前景。在中国,人们仍重复着封建王朝的更替。在欧洲,人们则勇敢地与过去割裂,开始反思自己的价值与权益,批判麻痹的宗教意识,最终唤醒了文艺复兴,创造了后来领衔于世界的西方文明。


这场疫情的冲击仍未见底,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尽可能低的底线思维。要知道,5000年文明史后的今天,人类仍然未彻底地打开传染病的生态龛。人类已经生活在这个星球最不可琢磨的生态动荡中,人与微生物、人与大自然的相处关系该如何破解,该如何重塑,呼唤着新的思想革命。


几周来,基辛格、约瑟夫•奈、托马斯•弗里德曼、沃尔夫等几乎世界上最领衔的思想者们都在讲,2020年注定因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而作为“分水岭之年”记入史册。但到底是哪种类型的分水岭?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那样的“经济周期分水岭”,或是像1991年冷战结束那样的“大国格局分水岭”,或是1945年二战结束那样的“世界秩序分水岭”,或干脆像1519年麦哲伦环行地球那样的“文明更替分水岭”?


答案不只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未来态势中,也在每一个敢于思考的人手里。(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