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重点思维】如果疫情真引发全球衰退,中国年轻人准备好了吗?重点思维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王文

【重点思维】如果疫情真引发全球衰退,中国年轻人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2020-03-20作者: 王文 

喜大普奔,观视频工作室同国家高端智库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开发的新节目——【重点思维】今天上线啦! 

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视频发布于3月13日观视频【重点思维】栏目。


喜大普奔,观视频工作室同国家高端智库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合作开发的新节目——【重点思维】今天上线啦!


顾名思义,这档节目将为我们带来大佬观察世界的独特视角,让同学们获得更多启发!并且,将为同学们带来新的大佬阵容,享受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


今天第一期试播集,是由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文老师,为我们讲一讲他在疫情期间所做的独特思考。王老师今天提供的“重点思维”是:疫情过后的世界会有什么变化,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中国崛起,民族复兴,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外部和内部风险。


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美国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股灾。这个股灾有多严重呢?美国历史上道琼斯指数每天往下跌800点以上的,大概历史上有五次还是六次,其中大概三次都发生在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


这种沦陷不排除未来有可能反弹,但这个背后实际上是病毒在作怪。2月下旬以后,这个病毒在中国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但是在全世界开始蔓延,3月1号在韩国差不多有两三千人爆发,从人均角度来讲,韩国爆发的病例已经超过了中国了。韩国只有5000万人,我们的人口是韩国的28倍;假设韩国是3000例,我们乘以28的话,那么就相当于8万多例,远远比中国要更加严重。所以现在某种程度上中国控制住了,我们要防止外界的倒灌风险。


那么我为什么要跟年轻人讲这个股市的严重程度呢?因为这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关系,我想提醒所有年轻人,有一场巨大的世界危机,可能正在像灰犀牛一样从远处逐渐走过来。我们经常说这场新冠病毒对于经济来讲像黑天鹅,过去从来没有想到的。不对,我认为走到今天它更像是一只灰犀牛,什么叫灰犀牛?就是它明明显显是很大的危险,大家都能看得到它,但是很多人未必会去躲避它。


这样的公共健康公共卫生重大事件,过去曾经发生过,我们实际上要时时刻刻去提防。未来年轻人们会受到一些冲击,我们会越来越多地遇到一些灰犀牛事件,你自己觉得它离我们很远,不可能发生在你身边,但是有可能它正向你走来,正冲向你。


在美国,现在美国政府由副总统彭斯组成了所谓的防控小组,防控小组开的第一天会,就是要跟所有医生都统一口径。这种严密程度,丝毫不像是美国人所谓“言论自由”的作风,所以现在舆论上有很多人都在怀疑美国在隐瞒病情。


美国有可能非常糟糕,如果美国这个疫情继续蔓延下去,3月初、3月中旬再来这种股灾,那么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演变?美国就有可能会关闭国境,把国门关了,然后进一步限制人流、物流、资金流,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流动性。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再往前推演,一个最坏的预测,就是全球化的大倒退。当然目前来看这种构想有点像经济的世界末日,可能性不是特别大,但我们作为学者,自然要把问题想到最坏的层面上去。


最有可能的是中型危机,就是区域性的大危机。对于中国目前已经显现出来了,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预测中国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只有3.5%左右,如果美国再发生大规模疫情,那么对于东亚、对于全世界经济来讲,都将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现在日本人很着急,日本2020年好不容易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现在已经有了一些传言,说如果疫情再控制不住的话,东京奥运会有可能会被取消。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一场中型的危机发生概率是非常高的。


当然也有乐观的预测,认为疫情会在4月份左右获得比较大的控制,中国2020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将会出现比较大的反弹,甚至是报复性的反弹。但我认为这是比较乐观的,目前看来全球疫情的蔓延,全世界的社会公共卫生防御体系,其他绝大多数国家相比中国来讲,还是要差得很多。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中国的年轻人应该怎样看待这次忽如其来的冲击?我们这个时代,实际上过去的二三十年,对于我们视频前面的绝大部分年轻人来讲,我认为整体上是厚待了大家的,厚待到什么程度?厚待到大多数的年轻人在成长的过程中,相当多的时候都忘记了国家的存在。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这实际上是好事。当一个国家幸福的时候,当一个社会进步的时候,有时候你当然感受不到国家边界的存在。有一个视频讲的是叙利亚的一位父亲跟他的女儿开玩笑,因为她每天待在家里,外面经常会传来爆炸声。这个父亲就骗女儿说这个爆炸声是某种音乐,是跟我们在做游戏,然后女儿就发出天真的笑声。我觉得就像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一样,是一个非常感人的、催泪的谎言,如果我们处在那样的国家,我们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所以我想说的是,发生在美国的这个股灾,某种程度上可能会让我们重新去反思这个时代的进步主义逻辑。可能我们大多数年轻人总是认为生活是会越来越好的,但我想说的是不一定,这个时代有可能它产生了比较糟糕的事情,会在逆转着我们很多进步主义的逻辑。


皮尤中心的一个调研数据,他们在过去的十年左右,问了几十个国家的国民,说你们认为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好吗?未来肯定要比现在更好吗?结果发现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明天肯定会比今天更好;但是在欧洲很多国家,还有在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这个比例非常低。


所以我认为我们要警惕全世界可能正处在一个负时代。


第一个负就是负利率,什么叫负利率?就是你存在银行的钱,利率是负的,也就是说你存在银行的钱是会越来越少的。现在全世界差不多有二三十个主要的经济体都在采取负利率措施,为什么?经济上不去了。负利率经济学的原理就是要推动大家不要把钱存到银行里面去,要推动大家去消费,它实际上短期内会刺激经济的发展,但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讲,是饮鸩止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储蓄,我们乐意把这个钱全花掉,大家可以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的?这是第一个负。


第二个负就是负增长。不要觉得中国去年的GDP增长6.1好像很低了,各位朋友们,你要看全世界,很多国家增长是负增长的,有些国家有些年份都是-1、-2、-3,甚至更大的负增长。


还有一个负增长就是人口,比如说日本,日本人说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的话,到了本世纪中下叶,日本的人口将会下降到大概1亿之内。我记得多年前曾见过一位日本的高官,他提出一个现在看来已经不再是天方夜谭,当时看来好像是巨大的笑话的这样一个建议:日本要向全世界进口1000万移民,要提升日本的人口。


俄罗斯也负增长人口,在欧洲,白人也在负增长。为什么特朗普那么极端要修墙?因为在美国他们也意识到美国的白人正在负增长,有人曾经统计说,到2035年到2040年前后,美国白人的人口将第一次下降到50%以下,不再成为绝对的多数族裔。所以特朗普认为美国还是要回到所谓的WASP时代,W就是白人,AS就是盎格鲁撒克逊,P就是新教徒,WASP,就是当时纯白人新教徒统治美国的那个时代。


第三个负,是负作用。什么负作用?我不说药物,也不说某个人,我就批评美国。我觉得美国过去这些年的外交实际上起了全世界发展的一个负作用,除了退群以外,美国外交提出一个方案和战略就是Americanfirst,美国第一,美国优先,所以他是典型的民族主义国家,特朗普反复地自己也承认说我就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所以全世界现在唯一一个超级大国在起一个负作用,并不是一个榜样,不像在1940年代,美国带领全世界打赢了反法西斯战争,也不像西方人认为的,在70年代、80年代,美国带领西方世界所谓打赢了冷战等等。现在美国的灯塔倒塌了,负作用正在蔓延。


第四个就是负能量。我们中国人都在鼓励正能量,但是在全世界很多年轻人中充满了负能量,比如香港的年轻人,那么多废青,都充满了负能量,充满了对这个社会的抱怨,甚至是仇恨、不满。不只是香港,世界上很多地区,很多国家,比如像智利、法国等等,都是这样。


整体上中国仍然处在一个不错的时代,过去的20年,这个国家、这个时代厚待了我们的年轻人,但世界正在变坏。全世界不是处在一个正向的、线性的进步主义逻辑之上的,它出现了很多负能量、负增长、负利率、负作用的情况,在冲击着这个世界。


那么中国处在这个世界中,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开放,我们就一定会被这些负的东西所冲击。比如美国的股灾,美国发生的一些动荡,它都有可能会倒灌,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年轻人、我们的生活、我们未来的时代。(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