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何亚非:从亲历说起,全球经济再平衡的关键是非洲的发展全球经济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何亚非

何亚非:从亲历说起,全球经济再平衡的关键是非洲的发展

发布时间:2018-08-22作者:

8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与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共同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全球治理研究中心联合承办的“中非互助与人类命运的共同未来”中非关系研讨会暨系列研究成果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堂隆重举行。会议邀请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亚非做主旨演讲。 

编者按:8月20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与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共同主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与全球治理研究中心联合承办的“中非互助与人类命运的共同未来”中非关系研讨会暨系列研究成果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堂隆重举行。会议邀请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亚非做主旨演讲。本文根据该演讲速录整理而成,已经作者本人审阅。人大重阳官网与微信公众号(ID:rdcy2013)独家发布,以飨读者。


何亚非:谢谢各位,很高兴能够参加今天人民大学和公共外交协会举办的论坛。因为说到非洲,其实我是中非关系的亲历者,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我在外交部第一份工作就是主办西部非洲加纳的主管科员,后来又被派往非洲工作,在津巴布韦,津巴布韦很漂亮,它的工业水平、资源各方面都比较好,确实如此,我去工作了几年,有亲身的经历。我跟非洲的关系是开始于我年轻的外交生涯。


今年是中非合作论坛的18周年,我们现在跟非洲的合作是在过去长期友谊的传统合作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创新,这是跟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重大变化、跟全球化出现了新的趋势是有关的,所以中非合作现在是一个南南合作的典范。我想讲这么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外交部前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何亚非


首先,我认为世界经济再平衡的关键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需要发展,特别是非洲大陆的经济需要发展。为什么讲这个问题?因为很多西方国家、西方学者都经常讲世界经济失衡,而且把这个失衡的责任推在中国和一些新兴国家、新兴经济体的头上。那么究竟世界经济失衡问题在哪里?怎么样能够实现再平衡?把全球经济水平提高一步,这个深层次的原因实际上是这个世界经济体系已经形成了西方发达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差距越来越大的问题。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利用全球化发展,很多,特别是非洲国家,并没有跟上全球化的步伐,或者没有从全球化中间得到发展的机会,也没有真正进入工业化的轨道。这种发展水平的差异越来越大,是我们世界经济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


我以前在从事G20工作的时候,跟西方国家的协调员专门讲这个问题,因为当时大家都在考虑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出了问题,问题在哪里?我说问题首先是美国的金融监管出的问题,但是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这个不平衡是因为世界上有一大批发展中国家或者欠发达国家没有发展起来。如果这个世界继续这么下去,一大批国家跟不上全球步伐,你想想世界经济如何能够全面开花?所以我想,从这个方面来讲,中非合作确实是一个新的模式,帮助非洲国家能够更好地进入全球发展轨道,融入全球经济体系,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这是第一点。


第二,中国跟非洲有着非常深厚的传统友谊和长期的深入合作,特别是18年以前建立了中非合作论坛,这是发展中国家之间互相互帮互助、互利共赢、南南合作的典范。从2009年开始中国已经超过美国,连续9年成为非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我相信中非的贸易将来一定会超过中美贸易。非洲是中国第三大海外投资市场,到2016年底,我们的统计是投资存量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现在有3200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经营,中非贸易2017年已经有1700亿美元。


大家可能都知道中国向非洲派的医疗队,但是中国医疗队如何在非洲深入人心的呢?我们这些年来,面向非洲派的医疗队达2.5万人次,非洲十几亿人里面有三亿人或者三亿人次受到过中国医疗队的诊治。


中国的发展经验,未必非洲完全可以拷贝、照搬,但是我觉得我们是可以相互学习的,中国的发展经验对非洲,同为发展中国家是有帮助作用的。我们提出的"一带一路",虽然提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明确地把非洲包括起来,但是现在看来"一带一路"是全球共同努力、共同发展的这么一个倡议,它一定会涵盖非洲,而且现在非洲是"一带一路"的积极支持者、参与者。我们已经跟南非、马达加斯加、埃及9个非洲国家商签了"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而且还在跟二十多个国家商签合作协议,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国和周边这些国家"一带一路"合作的热情。


我觉得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始终是双向的互利,从我年轻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就是互利的、双向的,不管从政府也好,经济也好,同为发展中国家,我们的援助、国际问题上的相互支持,一直是双向的。大家可以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重返联合国,当时2758号决议在联大通过的时候,阿尔及利亚等等这些非洲国家的大使就在联合国大厅的过道里面跳起舞来,手舞足蹈,庆祝中国重新返回联合国。"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毛泽东主席曾经有过这样的话。


中非合作论坛建立以来,中非关系更加密切,现在我们看到的苏丹、安哥拉、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的发展,在非洲发展得比较突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得益于中国与这些国家的互利合作。而且中非合作还有一个特点,西方国家可能不同意,我们的合作、援助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将来也不会附带任何政治条件,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们是合作伙伴,我们是平等的。到今天为止,中国已经同24个非洲国家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或者全面合作伙伴关系,这是中国在全球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网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占了将近1/4。


第三,我认为下一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经济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是消除和减少国家之间和一国内部的贫困。现在大家看到了贫困、贫富差距的问题是很多问题的原点。我们不要让一个发展中国家掉队,我们更不能让一个非洲国家掉队,要共同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这是我们维护世界和平的根本。现在西方国家出现了民粹主义、极端主义、社会的割裂,在许多地区(包括中东、包括非洲国家)出现了政治混乱、社会动荡、经济下滑,都与这些地区长期贫富差距存在有直接的关系。


从国际层面来看,我认为现在的国际秩序,特别是全球的经济安排是经济秩序组成的一部分。过去400年以来,整个国际体系都处于中心、边缘这么一种大的格局,这个大格局应该说从本质上、根本上没有太大改变。西方国家一直是处在中心,很多发展中国家处在边缘状态。这在贸易、经济上表现为很多非洲国家是单一商品的经济,宗主国只要求或需要你提供一种产品,其他的你都要依赖进口。西方的殖民宗主国从中赚取剪刀差,巨大的利益,因为他们掌握初期产品的定价权,定价权不在非洲国家手里。又掌握了要出口到非洲国家商品的定价权。这个经济安排现在逐步被打破,是因为中国对非洲的合作。


中国与非洲的合作过去几十年,特别是近18年以来,我们帮助非洲国家要实现经济的自主发展。我记得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访问南非的时候提出了援助非洲国家,帮助非洲国家十点计划,第一点就是要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经济要独立,这就对西方的经济安排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西方国家认为这是威胁,所以就抹黑中国跟非洲的合作,提出了"新殖民主义",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他们心里有点恐慌。


第四,我们要完善全球治理的改革,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需要非洲国家的参与和支持。随着发展中国家整体力量的上升,全球的力量对比出现了变化,我们说大趋同,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逐步趋向平衡,我也在书里讲过全球治理从西方治理到东西方共同治理在转变,国际秩序也在逐步演变,要变得更加公平合理,这些方面都需要非洲国家的积极参与,因为非洲有50多个国家。在目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突出美国第一,在美国的反全球化的趋势潮流也在泛滥,全球贸易面临空前的阻力,中非深化合作扩大贸易的规模、广度、深度不仅仅会使中非双方受到好处、得益,也会有利于我们动员支持全球自由贸易的力量,来维护和巩固现有的国际体系,巩固现有的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以WTO为核心的。


第五,中非合作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我们将坚持文明交流与融合,有助于克服世界各地现在存在的文明冲突的冲动。我们以中非合作、中非文化文明交流为抓手,继续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非或者中非合作论坛重要的历史使命。中国跟非洲文化上很大的不同,我在非洲工作过很多年,我们的文化传统不同,历史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文化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中国和非洲同属发展中国家,都经历过经济发展和实现工业化的艰难,特别是在现有的体系下。


我们回过头来看中非合作论坛这18年,特别是今年要召开峰会,除了经济方面的合作内容以外,我觉得很重的一条就是代表着先进的理念,也就是说不同的文明是可以相互合作,是可以融合的。我们要看到电视剧《莫语者》,我相信会充分展示中非两种文明之间的融合和交流。所以中非的合作前途宽广,因为它是不同文明组成的大陆和国家之间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在做出努力,我相信中非合作论坛今年的峰会也一定会取得丰硕的成果。(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