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简 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外交评论》编委、《国际政治科学》编辑,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经济外交研究会副秘书长。


  主要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国经济外交、美国国际经济政策。著有《制衡美元:政治领导与货币扩张》等多部作品。

对中国而言,世界老二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在过去数百年的时间里,中国要么自认为是天朝上国世界中心,要么落后挨打,要么是另类的“造反者”,不具备当世界老二的经验。因此,中国只能在摸索和“试错”中积累扮演这一新角色的经验。

在美国的IPE学界,活跃着一批十分耀眼的“学术玫瑰”,在各种严肃的学术会议上,她们的存在在单调乏味的西装领带之间,涂抹了鲜艳的色彩。这批“学术玫瑰”有着非常靓丽的学术背景,执教在美国的顶级名校,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就如同在自家后院闲庭信步、随手拈来。她们是第二代和第三代IPE研究的核心代表人物,也是所谓“IO学派”的重要缔造者,名副其实地撑起了美国IPE研究的半边天。她们的群体性出场似乎说明,在学术研究的绩效上,性别之差几可忽略。她们的成功经历为当今中国高校的第三种人——“女博士”——踏平了一条光彩炫目的星光大道。

由于中国金融体系以往的相对封闭性,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既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追随者,其金融外交活动并不活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中国宣布人民币不贬值,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尊重;2003年之后,美国施压人民币升值,中国被迫起而迎战,中国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超越传统的国内职责,开始在涉外事务中发挥更多作用。这两起事件共同构成中国金融外交的重要起点。

共27条记录 共4页 第4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土耳其只是开始,下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可能是——

2018-08-16

早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有人预测,如果他当选,新兴经济体日子“不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