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简 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外交评论》编委、《国际政治科学》编辑,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经济外交研究会副秘书长。


  主要研究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国经济外交、美国国际经济政策。著有《制衡美元:政治领导与货币扩张》等多部作品。

李巍指出,当前中国需要适时超越于中美双边的贸易战,来观察一下整个全球经济体系发生了何种变化,以及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挑战,我们不能让中美贸易战遮蔽了我们的全球视野。在他看来,过去一年多以来,国际贸易格局正在发生剧烈变化,整个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也因之在不断地恶化,恶化速度可谓是过去四十年来最为急剧的。

李巍表示,美国对华的强硬政策是两党的共识,这一次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之后,甚至还可能会加剧中美关系的恶化,双方可能会竞相表现谁能更有效地“对付”中国。中美关系更恶化可能体现在,第一,民主党比共和党更强调意识形态,所以民主党议员成为众议院议长,国会对意识形态的重视可能会加强;第二,民主党实际上更加倾向保护主义,所以贸易战恐怕不会因为这一次的中期选举而稍微缓和。

随着中美经济竞争的加剧,美国很有可能将投资限制与贸易谈判进行议题联系,从而增加对华经贸博弈筹码。在美国投资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德国也开始带头收紧外国投资审查,欧洲对中国投资的态度总体上出现了收紧态势。对此,中国政府应保持战略定力,在扩大开放的同时深化国内改革,致力于核心技术自主创新。

早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有人预测,如果他当选,新兴经济体日子“不会好过”,如今这个猜测成真了吗?据境外媒体报道,在特朗普政府宣布对土耳其大幅加征钢铝关税后,土耳其里拉8月10日开始暴跌近20%,8月13日又暴跌了10%,整个2018年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已暴跌了45%。受土耳其影响,8月13日,南非兰特以及印度等一众新兴市场货币大跌。

2017年是中国经济外交全面发力并取得丰硕成果的一年。面对“英国脱欧”和“特朗普革命”这两起“黑天鹅事件”,中国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根本理念,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为主要目标,以“共商、共建、共享”为基本原则,在“一带一路”倡议的主方向引导下,在多个领域开展了积极的经济外交,以推动国际经济合作,引领全球经济秩序转型。中国在实现自身经济发展的同时,通过与世界各国开展务实经济合作的形式和世界分享本国发展的红利,并且积极推动全球和区域层次上的经济治理。

从中方的角度来说,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中美经贸关系大动荡,李巍表示,中国一方面固然需要准备适度的和精准的报复性措施,但另一方面更应该引导、说服美国进一步扩大中美经贸关系的合作空间。一旦中美在经济领域大打出手,将没有赢家。所以,中国也不必过于强调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一面,而是要把重点放在如何开拓中美新的合作领域,如何扭转中美贸易失衡,因为过大的贸易顺差,对中国经济发展也未必完全是一件好事。

在时隔18年之后,再有美国总统莅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而这次参加的美国总统是以奉行经济民族主义和战略孤立主义著称的特朗普。这似乎很有讽刺意味,因为达沃斯论坛一直是一个鼓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国际主义精英俱乐部,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的到来似乎与这个论坛的价值追求格格不入。

美国政府如果真想从根本上减少美对华贸易逆差,要么大幅减少从中国进口单纯的制造业产品,要么切实照顾和满足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的需求。显然,对于这两个选项,美国政府要么难以做到,要么不愿做到。可以预见,在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今后美国针对中国采取保护主义等贸易对抗举措的可能性会进一步加大,尤其是将进一步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问题上设置障碍,进一步收紧对中国企业收购美国科技公司的国家安全审查。中美经贸关系可能面临更多的波折。但是,美国若采取贸易对抗举措,并无助于美国减少对华贸易逆差,只会损人而不利己。

共30条记录 共4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李巍:贸易对抗无助美国减少对华逆差

2018-01-25

美国政府如果真想从根本上减少美对华贸易逆差,要么大幅减少从中国进口单纯的制造业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