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简 介

  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产业经济学学科带头人、兼中国人民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1999年)、二级岗教授(2010年)。

中国需不需要产业政策?肯定是要的。关键是产业政策如何运用的问题。有限政府和有效政府并不是对立的,其实答案很明确。现在产业政策也在不断变化,过去有汽车行业的产业政策,现在有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这几个稍微好一点,范围比较广。相比而言,“中国制造2025”就比较实,更加具体。“实”带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改变产业政策的实施方式。

在美国挑起的这场贸易战中,中国一再保持冷静与克制,但这并不能让美国停止反复,冷静思考。从今年3月,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到4月公布涉及中国500亿美元出口的301调查征税建议产品清单,再到威胁制定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美国的真实目的已经昭然若揭。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展合作。这一国际商业模式有客观的经济基础,有内在的合作共赢的微观机制,在宏观上可以助推世界经济的平衡。“一带一路”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抓手、一个平台。中美双方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内在的合作共赢机制,推动中美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正常发展。

针对中美此次贸易摩擦产生的原因以及发展趋势,中美两国社会各界从不同的视角产生了热烈而多元的讨论。马克思恩格斯曾对于保护关税和自由贸易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研究,他们的辩证讨论对于当下中美摩擦依然具有深刻的指导意义。中美两国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又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一旦发生贸易战争,其对于两国的互损程度和对于世界的波及广度与深度将是不可估量的。解决贸易问题的重要途径是理性对待双边贸易诉求,回到谈判桌前,通过谈判探讨合理的、对于双方都有利的贸易关税等政策。

十九大对于我国社会发展主要矛盾转化的分析,从根本上决定了在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促进充分发展的同时,必须把解决不平衡问题放在重要位置。中国经济的发展,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必须“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搞好“一带一路”建设是实现“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前提。而国际合作发展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因此,“一带一路”建设既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平台,也是推进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实体基础。考虑到浙江的地理区位、发展历史和面向新时代发展的任务诸因素,建议浙江研究实施“与”字形开放强省战略。

3月9日的半岛突发消息,惊震全世界。中国民间舆论中“被出卖”占了主流。实际上并非如此。不管结果如何,这比去年半岛开战在即的局面要好的多。因此,朝美会谈有利于缓解半岛局势,利好中国最大国家利益:为实现长远目标提供稳定发展环境。个中道理可用博弈理论简要分析。

中共中央已在今年一月份开了一次二中全会,按序号排列,故过去在“两会”前由二中全会讨论的机构改革和人事安排的内容,就成了这次三中全会的内容。也就是说,在今年“两会”换届前多开了一次中央全会,把过去几十年的全会编号习惯改变了。应该认识到,今年专门为修宪而召开一次党的中央全会,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是进一步加强党对国家政治生活的领导的具体体现,是创新党的领导方式的生动体现。

共20条记录 共3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一带一路国际贸易支点城市研究》

    本书从共建“一带一路”的国际需要,从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国家战略需要,从贸易畅通需要、地方发展需要、国际贸易平衡需要、理论研究需要等方面出发,围绕“一带一路”长期规划,在充分借鉴吸收国际贸易及城市竞争力等领域的理论基础上,创新性地提出了“人大重阳‘一带一路’国际贸易支点城市评价体系”,并选取国内外沿线城市进行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综合评价。

视频访谈

陈甬军:中美贸易战底线思维:一千亿美元怎么消化?

2018-07-12

中国需不需要产业政策?肯定是要的。关键是产业政策如何运用的问题。有限政府和有效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