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何亚非

研究领域: 全球治理  中美关系  多边外交  

E-mail:rdcy-info@ruc.edu.cn

简 介

原外交部副部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副主任。曾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外交部军控司副司长,驻美国使馆公使衔参赞、公使,外交部美大司司长,外交部部长助理等。主要研究全球治理、中美关系、多边外交等,著有《选择:中国与全球治理》中英文版(2015)。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引领了历史发展的方向,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全球治理思想的精髓。这一思想的提出,既建立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成功治理基础之上,更是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思想实践的升华之结果,是凝聚了中华文明“和”的核心价值,具有重要的世界意义。

在全球化的发展浪潮中,如何构建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的新型全球化成为了2018年世界走向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1月27日,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对当下的国际环境现状提出三个选择,即: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选择;全球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失衡与再平衡的选择;国际社会面临文明冲突与文明融合的选择;而“一带一路”则为选择“破题”提供新思路。

这几十年以来,保障全球化发展的国际体制机制即全球治理体系在相当范围内发挥了制定规则、监督规则的作用,这一国际秩序和制度性安排不会贸然消失,而是根据国际格局和全球化发展正在进行一些调整,主要是给予发展中国家相应的发言权和决策权,使治理架构趋于公正、公平、合理。

特朗普在美国执政已近一年,美国国内“自由体系建制派”与反对“自由体系”力量的斗争日趋激烈,表现在支持全球化的“国际主义者”和反全球化的孤立主义、保护主义之间的争执,也表现在社会底层与统治精英的对立。这些社会矛盾的激化导致资本主义制度性危机,虽说危机是周期性的,但是这次危机酝酿已久,源自更加广泛尖锐的资本与劳动的矛盾、市场效率与社会公平的失衡,其解决难度更大,对社会结构和政治制度安排的冲击也更严重。

在国际关系发生巨大变化、全球治理出现从“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的全新格局的历史新时期,中印作为亚洲的近邻和发展中大国,同为G20和“金砖国家机制”成员,如何在全球治理和全球化呈现大变化、大调整的今天,稳妥处理两国关系、积极参与全球治理的改革,将对两国乃至亚洲和世界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以特朗普为代表的“逆全球化”力量正影响着以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为核心的全球治理体系,甚至可能进一步动摇全球治理的根基。所以,为了适应世界力量对比的变化,中国需要坚定不移的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同时推动G20、金砖机制、上合组织等新型国际机制的发展,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目前,中国经济经过这些年的艰苦努力,已经触底并开始进入新的增长平台。这其中,推动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周期性因素有三:一是终端需求,即消费和基础设施投资及房地产里面于民生相关的部分;二是生产性投资,就是用于再生产的投资;三是存货的变化,今年上半年数据表明,终端需求趋稳、生产性投资触底回升,存货开始回落。还有中央强调的大都市区的建设,即新型核心城市+大批小城市/城镇组成的城市网络。

面对国际社会面临的这些挑战,何亚非表示,我们的应对思想思维的方式和机制模式都显得不足,他认为全球治理也因此出现了混乱或者说碎片化的现象。中国国内治理的成功和中华文明的深厚积淀,使世界的目光转向中国,特别是中共十九大所体现的习近平新时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及其包含的全球治理新的思想,各国都希望从中能够寻求到新的方向,为全球治理找到新的解决方案。

共79条记录 共10页 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中国与G20》

    本文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何亚非:新经济不只是互联网产业

2018-07-16

何亚非称,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期间,要改变中国产业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