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赵宏伟

研究领域: 国际关系  日本问题  

E-mail:rdcy-info@ruc.edu.cn

简 介

  日本政法大学教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曾任沈阳军区政治部干事,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日本东京大学政治学、国际关系学博士。日本现代中国学会常任理事、关东部会代表,社团法人中国研究所常务理事。主要研究中国政治和外交,东亚国际关系,中日关系等。

奥巴马总统跟习近平主席在九月G20杭州峰会期间,又要搞首脑会谈了。日本政客们又开始紧张了,少不了在加倍努力对美公关。应该是在密谋在杭州抢场子抢时间多搞点儿日美、日美韩、日美韩澳、G七、TPP……首脑会议,出风头,抢话语权,炒作政治挂帅。当然安倍也要假腥腥地演戏日中首脑会,死要这个面子,刷存在感。

洋人的仲裁出笼前,笔者就在凤凰评论发文《这代丢掉九段线吗?》,指出:仲裁的焦点在于否定中国对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而其实中国的官方口径中从未说过:“九段线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中国自己都未主张,洋人裁九段线无效更是当然的了。中国官方再仲裁之后的各种声明、白皮书、答记者问当中,也都没有肯定“九段线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

中国为什么从不说明九段线权利的国际法地位及其内涵呢?其实我们从来没有宣示过,九段线是中国的历史性权利这一国际法定位。199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及有关“中国对南海诸岛及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主权”的外交声明里,虽都提到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但并未明示那是指“九段线”。

我们还可以预期欧盟和英国要谈判新的双边关系,或通过互让实现英国再入欧盟。而那时,欧盟方面起码必须承认中英的特殊关系。战后,英国给接班的美利坚做了七十余年顾问,这就是所谓的英美特殊关系。复兴的中国也需要英国。近年,比如在亚投行(AllB)等重大外交项目上,英国力挺中国。中英特殊关系应运而生,是时代的需要!

文明学领纲的地域研究,关注人的行为模式,亦即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反复重复的行为。许多人跟我抱怨说,看不懂日本外交。比如外相岸田文雄最近一次访华,访问没有取得成果,从事后岸田有关南海问题的发言看,他也没打算缓和对华关系。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来访华,在得到同意后,又反复要求见一见中国总理?

东亚有中华文明,这点大家都没有疑问(“中华文明”是日本学界使用的概念,越南学界使用“东方文明”一词,还有“儒学文明”的说法)。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把日本单独列为一个文明,笔者以为不妥,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中华文明圈中的“日本文化”,或说“亚文明”。

今日,中国起步阶段的地域研究,可以从日本的地域研究中吸取一些教训。在日本,地域研究不兴,还有学术上的原因,简述如下,可为中国借鉴。在日本,地域研究始终无法形成跨学科研究及复合接近法。学者们基本上是独自地各搞各的学科,难以形成集体研究。

华为请了日本丰田汽车公司的团队。丰田不是IT制造业,可见,华为学习的不是技术,而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一套做法。技术只能靠自己研发,高质产品只能靠自己制造,但是如何实现一流的技术研发和产品制造,就必须有现代化的、再现代化的经营管理。用任正非的话说,是通过聘请美日德顾问团队,才使华为的生产过程走向了科学化、正常化。

共58条记录 共8页 第2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赵宏伟:日本人认为床破胜选美国总统几无悬念,焦虑中

2016-02-25

“床破”汉译学名川普,又名特朗普,亿万富豪参加美国共和党总统预选。此前,不才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