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裘国根

研究领域: 资本市场  金融改革  宏观经济  

E-mail:qgg@chongyang.net

简 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联席理事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硕士,23年证券投资经验。1993年至1995年就职于原君安证券下属机构,1996年开始职业投资,2001年创立上海重阳投资有限公司,2008年起管理阳光私募基金,2009年参与创立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熟悉资本市场各种金融工具,长于权益估值和对冲策略。


最近很多人在提2014是A股长期牛市的起点。但是问题在于,市场早已严重两极分化。创业板很多小股票的估值早已高高在上,如何成为起点?而沪深300为代表的蓝筹,市盈率趴在10倍以下,却无人问津。对此,老裘的答案是——理性只会来迟,永远不会缺席。

2010年至2013年,我们秉承“系统性收敛,结构性发散”的投资策略,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较好地把握了结构性投资机会。2014年,基于对制度、利率、盈利和风险偏好的分析,我们预计:1)沪深300等指数存在中级上行机会;2)在此过程中,系统收敛有所弱化,而市场结构将更加发散,引领和受益于经济社会转型的、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企业将成为市场“宠儿”,而以银行、地产为代表的大盘蓝筹股有望得到估值修复;3)曾因供给不足导致高估的企业将迎来沉重的调整压力。

裘国根不敢轻言成功和放松:“投资是一路与风险的斗争,尽少犯错误,时间是我们这行最好的朋友。”正如“重阳”所传递的,追求可持续的复合增长。如果三十年前巴菲特和索罗斯离开这个市场,或许他们早早将被历史遗忘。裘国根认为,“做投资的人,在自然生命结束和彻底退出这个行业之前,都不能轻言成功。投资中无时无刻不在面临不确定性,需要时时刻刻有一种如履薄冰的警觉。”

裘国根:目前,中国的保险行业面临三大挑战。第一大挑战是“长钱短投”的问题。在资产负债配置中,目前资本市场上与保险相匹配的可以长期投资的产品不多,“长钱短投”会导致保险公司内涵价值折损,资产价值迅速下降,反之,“短钱长投”容易造成流动性问题。从长期来看,我个人觉得“长钱短投”这个问题比较严重,这是目前国内寿险公司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系统的金融工程。

优先股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有专家认为,如果将优先股引入新股发行,一方面可以满足上市公司的融资要求;另一方面也会减少市场面临的大小非减持压力。但也有专家认为,优先股融资成本高于债务成本,其固定股利有损普通股东的权益。对优先股颇有研究的知名投资人、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董事长、我院联席理事长裘国根不那么认为,他认为,优先股可以成为缓解新股IPO悬河,提升A股价值投资,传播理性投资的健康理念,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工具。

优先股是指相对于普通股在利润分配及剩余财产分配方面享有优先权的股份。从投资人角度看,优先股的财务风险高于公司债但低于普通股,收益相对稳定,但投机性弱、流动性差。从发行人角度看,通过优先股融资,优先股股息率表象上要高于公司债利率且税后支付,但毕竟是股权融资,其对公司的终极财务风险要小于债权融资。

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裘国根表示,随着新《基金法》的实施私募基金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建议主管部门在监管中淡化公私募的“出身”差别,同时,在出台重大制度前充分向业内机构征询意见。裘国根认为,新基金法确定了私募基金的合法地位,在公司层面消除了公募与私募机构法律地位的区分,而将差别落实到产品层面。

化解债务风险的方式或许有两种。乐观的情景是经济转型成功,劳动生产率提升,逐步通过企业盈利的积累逐步降低负债,化解存量债务风险。悲观的情景是经济转型步履维艰,经济增长无法消化存量债务负担,而最终只能通过超发货币来稀释存量债务。当前,在债务总量增速控制的大前提下,国家大力推进直接融资,鼓励地方政府和企业发债,旨在调整债权结构,分散债务风险。若能成功推进,将成为预防企业债务“悬河”决堤的有效举措。

共24条记录 共3页 第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裘国根:关注3个重要变化 4大投资机会

2016-03-24

研究中国的宏观经济,不能仅看那些经济指标,还得看上层建筑。经济学里面说,经济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