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张颐武

研究领域: 中国文化  古典文化  

E-mail:rdcy-info@ruc.edu.cn

简 介

  北京文化局副局长、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专注于在全球化和市场化激变下处在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文化关系的研究。曾著有《在边缘处追索》、《大转型》、《“新新中国”的形象》等多本论著。


 

这个故事给我们一个具有着某种开放式的结局,也喻示了某种有希望的新的开端。这是一个最典型的姜文式的想象力的展开,也是一个超越了姜文自身的故事。它最终指向了一种新生的可能,一种通过了苦难和暴力的超越性的存在。

资本的面貌不再像过去那样仅是逐利,相反,越大的资本越把自己打造成所谓慈善关怀、环保情怀的代表。这种“财富浪漫化”的走向近些年来越来越清晰,慈善、环保、平权等议题都是“大亨”或大明星们主导,较之那些面临各种日常生活压力的中产,他们好像“善良”得多。西方这些年一直都在推动这种“财富浪漫化”和“资本文化化”的进程。

最近一段时间,对“逆全球化”的讨论很多,人们高度关注这些年来“逆全球化”的作用和影响,对于“逆全球化”的冲击有了相当大的忧虑。特别是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之后,原有的全球化的基本架构都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在西方这个主导全球化运作的中心出现了对于全球化的不同认识。

最近一段时间,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一批短视频应用爆红,成为这两年最流行的一种新文化形态,也成为互联网中重要的流行趋势。这些短视频多是一些草根个体以片断化方式呈现的表演,往往是偶发式且很多时候具有即兴性。这些片段式的表演以模仿流行歌曲等的“秀”作为基础,形式随意,花样繁多,内容也相当芜杂,但却成为现在最流行的大众文化一部分,其中心是通过这种片断式、瞬间性的“流”状生活记录的“表演式”展开,展现草根个体对趣味性的追求。

在“中西”文化之间更存在着深刻差异,我们会遇到语言方面、生活方式方面、价值观方面的诸多问题。其中如何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转换成为国际上其他文化易于理解的内容,也就是一个“可译性”的问题,是我们在文化“走出去”中经常遇到的。我们常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但从文化的“可译性”方面看,“越是世界的越是民族的”也有自己的依据,即中国更加易于被他人普遍理解的文化反而被认为是中国文化的象征。

大众文化风潮已被网络文化主导,一种对标准明星范儿的厌倦甚至反感在滋生。这看起来像是一种文化反叛,实际是过去多次出现的大众价值观反转。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化表征,所谓主流文化和边缘文化,在不同的时代交替转换。新的文化潮流随时覆盖传统的文化潮流。

目前中国存在着一种状况:一方面鼓励消费,否则生产没法促进;另一方面又警惕消费,担心其影响价值观,也有些对这些新的文化的轻视。对于年轻人面临的困扰和压力,应该给予他们宽慰、放松、身心愉悦的空间,缓解内心焦虑以及和长辈的紧张关系。与此同时,我认为,对于青年亚文化还是要留出口,实际上这些东西很大程度上有积极意义。在对秩序没有任何冲击,反而丰富社会主流的的情况下,促进属于他们自身的认同,对大的社会认同的形成,也对于正能量传播有好处。

是否需要“爱国”,是否能够成为一个超出国家限制的“国际人”,是否能够爱人类而不受具体国家的羁绊……这些问题的提出,其实不是在学理层面上,而是在一个具体的生活层面上。在学理上的讨论,这个问题其实是“现代性”研究的重要问题,已经有相当充分的专业性认知,那些人其实也无意在学理上弄清这些复杂问题。他们就是想在一般人的感受层面,激起对国家认同的某种质疑,认为这是多余的。

共120条记录 共15页 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跳到   

个人专著

  • 《2016:G20与中国》

    本书从“历史”的角度介绍了G20的前世今生,全面论述了G20的起源与作用、议程设置、机制建设、主要使命以及目前G20体系面对的国际形势,并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根本大背景的思考,探讨“G20的全球治理工作”以及“2016年G20与中国关系”。

视频访谈

张颐武:《邪不压正》——依然姜文和超越姜文

2018-07-19

这个故事给我们一个具有着某种开放式的结局,也喻示了某种有希望的新的开端。这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