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文扬

文扬:也许这是一场及时爆发的技术战争
字号:
2018-04-24
  在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兴公司进行制裁的第二天,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使用了“技术战争”这个词,认为其内在逻辑大大不同于此前的贸易战。事态仍在发展过程中,一方面传出美国还将针对更多中国科技公司进行类似的制裁,另一方面又有消息说美国财长正准备来华进行谈判。局势的走向到底如何,还无法准确判定。

作者文扬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24日观察者网。


在美国政府宣布对中兴公司进行制裁的第二天,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使用了“技术战争”这个词,认为其内在逻辑大大不同于此前的贸易战。


事态仍在发展过程中,一方面传出美国还将针对更多中国科技公司进行类似的制裁,另一方面又有消息说美国财长正准备来华进行谈判。局势的走向到底如何,还无法准确判定。


但是,有一个新事物确实出现了:因“中兴事件”爆发而在中国舆论场引发的热议,在一周时间里,形成了一个多年未有的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良好局面!


暂时抛开中兴事件本身,如果单看这场围绕尖端科技问题的“技术战争”,以及由此而展开的关于中美关系乃至中国未来道路的大讨论,会发现此事非同小可。


首先一点,这个事件,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属于中美之间大国摩擦漫长边界线上的一个局部,因此,即使是科技领域的问题,却也直接涉及从战略到贸易、从政治到外交乃至军事的各个方面,因此各方都关心、人人有话说是必然的。


但同时,话题的中心,恰恰是关于中兴公司以及芯片技术,虽然人声鼎沸、舆论大哗,却并不很混乱,由于大量科技人士和实业人士参与进来,围绕技术要点抽丝剥茧,针对产业困难拨云见日,问题的实质在讨论中愈发清楚了。


想象一下,如果话题中心不是中兴和芯片,而是朝鲜和核试,或是南海和造岛,或是台海和军售,虽然也都是中美摩擦点,也都涉及很多方面,但却难以进行如此广泛和深入的讨论。


再想象一下,如果是关于意识形态或政治制度,比如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比如自由民主人权,那就更不可能了。虽然也都是中美摩擦点,也都涉及很多方面,却根本无法讨论。


看起来存在一个话题光谱:一端是纯政治,一端是纯技术,中间分布着战略、军事、外交、经济、贸易、文化等各个领域。虽然在光谱的任何一个点上都可以建立起关于中美关系的认知模型,但其中政治成分和技术成分各占多少,却直接决定着该模型的“可讨论性”。


回顾一下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中美关系,很多时候都是被政治问题所主导,例如所谓的“人权记录”,或者“宪政”与“法治”,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借某个事件掀起一个小高潮,国内的各派也每隔一段时间就混战一场,亲美与反美两派人士的势不两立程度,比两国政府间关系还严重百倍。


但是,几十年里无数的口水,无数个回合,有谁能够从中梳理出些许线条和脉络吗?有谁能够发现其中的“阶段”、“进展”甚至“成果”吗?除了留下一大堆恶言恶语,生出一大堆私人恩怨,对于真正的问题有任何实际的解决吗?


政治问题是如此,经济问题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表面上看是经济理论之争,但实际上各派“经济学家”们还是在谈政治,甚至就是在搞政治。在“华盛顿共识”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浪潮的推动下,中国经济学界关于“市场作用”、“政府管制”、“国退民进”、“金融开放”、“产业政策”等等每一个被热炒的经济议题背后,其实都有中美关系的影子和政治问题的线索。所以,几十年里无数的经济理论争论,其实也都是一本糊涂账,也没有人能够整理出其中的“阶段”、“进展”和“成果”。


类似的情况,在国际关系领域、外交战略领域也都存在。中美关系平稳的时候会出现一股思潮,紧张的时候又冒出另一个流派。


终于,这种混乱局面开始改变了,拜“特朗普革命”所赐,中美关系先是从“虚打虚”的意识形态争论掉头转入了“实打实”贸易摩擦,紧接着又通过此次“中兴事件”进一步转入了更加“实打实”的“技术战争”。


形势立刻豁然开朗,中美关系的图景清晰异常。


首先,在美国方面,就是要遏制中国发展的势头、打断中国前行的进程。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同时包括了“中国必须靠后”、“所有国家都必须靠后”的意思,也就是说,能够竞争的领域靠美国自己的努力,无力竞争的领域则靠对外国的打压。今天的美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灯塔的照明已经关掉了,重新变身为一个黑脸老大。


而中国方面,此事件一出,关于中美关系的几种定位——“夫妻论”、“共治论”、“不好不坏论”,也都难以维持了。既然对方直接下了卡脖子、点死穴的毒手,那么,继续活在幻想里就是坐以待毙。无论前方有路还是没路,都只能迈开步伐走下去。一个世界大国的崛起之路,一个伟大民族的复兴之路,被一个技术障碍所阻挡,是不可想象的。


这就是建立在“技术战争”这一新的理解上关于中美关系的新的认知模型,简明而且清晰。美国要做什么、有几个策略选择,中国要做什么、有几个策略选择,都一览无余。


而且,正是由于这一认知模型建立在非常靠近技术端的话题光谱位置上,因此具有了极大的“可讨论性”。正如过去一周舆论场上的讨论所反映出来的,人们最大程度地摆脱了那些似是而非、自相矛盾的政治哲学“大词”的折磨,也最大程度地排除了那些故弄玄虚、自说自话的经济理论模型的干扰,既然核心问题是芯片,是科技,那么即使是中美关系这个庞杂问题,也同样可以运用科学的思维、按照科学的方法来理解问题、讨论问题并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


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重大的国家战略问题、国际关系问题,有这么多科技界、实业界的人士积极参与讨论并贡献才华智慧。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如此敏感的政治和外交问题,没有受到“泛政治化”、“泛道德化”势力的劫持,陷入到酱缸一般浑浑噩噩的话语泥潭当中。


顺便说一句,恐怕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大讨论,政府的网信管理部门并不太紧张。


可以认为,如果中美之间这场“技术战争”早晚要降临,那么还是早一些降临更好。通过“技术战争”这个侧面,不仅及时地展现出中美关系更深层的实质,而且及时地塑造了中国知识界、舆论界的“可讨论性”生态。


面对严峻的国内国际新形势,恐怕没有什么比上下一致、群策群力、共度时艰的局面更宝贵的了。


只要这个局面能够长期保持,中兴公司的问题终归会得到解决,芯片技术的问题终究会得到解决。而中美关系这个大问题,也终归会得到解决。(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文扬  改革开放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文扬:印度印象之三——“活着”的中印对比
文扬:印度印象之二—— “活着”的古代传统
文扬:印度印象之一——“活着”的赤贫阶级
文扬:中美贸易战,中国必胜的底气何在?——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文扬:办好中国大事,解决长周期问题——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延伸阅读: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代表团访问人大重阳
刘英:美国对华贸易战的背景、影响与应对
上合前瞻:扩员后如何在复杂国际环境中行稳致远?
乌云毕力格讲座实录:一段明末清初的草原史,帮您理顺草原丝绸之路的渊源
丁刚:这项倡议,正成为亚洲“老大”与“老二”携手的新机遇
人大重阳推荐
  • 1  陈晓晨:中国不是美国的威胁,这些才...
    5月19日,中美两国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
  • 2  刘典:“中美贸易战”和气收场之后,...
    国当地时间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就双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正在对美国...
  • 3  陈晨晨:特朗普是不靠谱的总统吗?
    特朗普总统宣誓礼前后,华盛顿的气氛唯有“懵”字可形容。至今记得那日拜会的...
  • 4  董希淼:智慧金融秉承金融本质才能行...
    近几年来,金融科技可谓大爆发。伴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
  • 5  王义桅:又收美国通牒,欧盟为何仰人...
    欧盟长期以来在美国面前“低人一等”,首要原因在于自身的实力不足。俾斯麦有...
  • 6  刘戈:科技创新,更需久久为功
    久久为功,两个“久”的叠加,形象地说明了做好一件事需要长时间坚持的道理。...
  • 7  刘志勤:一场“教科书式”的交锋
    中美贸易磋商平静举行,是中美双方领导人和经济界共同努力的必然结果。如何建...
  • 8  程诚、徐晶:美国竟为“洋垃圾”制裁...
    然而,以 “美国优先”的名义,特朗普在上台以后大幅削减美国对外援助预算,其...
  • 9  王文:如何理解“前所未有之大变局”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国际形势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尤其在十...
  • 10  丁刚:英属印度的国家观
    难度在于,怎样才能培育出现代文明精神生长的人文环境。像所有后殖民国家一样...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