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高级研究员 > 罗思义专栏

罗思义:华尔街可能成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软肋
字号:
2018-04-12
  要准确评估特朗普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对华尔街的影响,就应当实事求是,既不夸大,也不低估。但中国的一些评论与西方的一些分析,未免有些危言耸听的夸张之嫌。比如,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声称,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全面贸易战可能导致美国股市暴跌50%左右、美国国债市场动荡。

  作者罗思义(John Ross)系英国伦敦前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10日新浪网。



自特朗普挑起对华贸易战以来,其每走一步棋几乎都要令华尔街投资者损失数百亿美元。正如《金融时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明确指出:“美中贸易战阴影笼罩资产管理行业。”


罗思义:华尔街可能成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软肋

  

特朗普政府宣布对中国输美500亿商品加征关税数天来的反响证明,华尔街、美国制造商以及农民可能是特朗普的致命弱点。自特朗普挑起对华贸易战以来,其每走一步棋几乎都要令华尔街投资者损失数百亿美元。正如《金融时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明确指出:“美中贸易战阴影笼罩资产管理行业。”

  

要准确评估特朗普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对华尔街的影响,就应当实事求是,既不夸大,也不低估。但中国的一些评论与西方的一些分析,未免有些危言耸听的夸张之嫌。比如,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声称,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全面贸易战可能导致美国股市暴跌50%左右、美国国债市场动荡。

  

3月份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和纳斯达克(NASDAQ)总市值加起来为27.7万亿美元=NYSE市值19.6万亿美元+ NASDQ市值8.1万亿美元。如果美国股市下跌50%,那么意味着其市值将蒸发近14万亿美元。如果真如此,这样的崩溃将令世界陷入严重的金融危机,但中国加征关税只占美国GDP0.3%,美国加征关税占中国GDP0.5%都不到。换句话说,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的说法不够严谨。

  

撇开夸张的说法不谈,现实数据清楚地表明,美国真要将对华贸易战从打嘴仗阶段到付诸实施,华尔街将是美国政府迈不过的一道大坎。要准确评估中美贸易战对华尔街的影响,就有必要指出,美国股市下跌1%约等于损失2700亿美元。也即是说,继特朗普宣布对中国输美500亿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对美国产品采取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后,44日早晨美国股市下跌1.6% ,等于华尔街投资者损失超过4000亿美元。华尔街投资者会为让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付诸实施而乐呵呵地承担4000亿美元,甚至更大的损失?笔者对此深表怀疑。

  

特朗普政府对华尔街传来的警报心知肚明。44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与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相继出面安抚人心,对媒体称“惩罚关税不会引发中美贸易战,最终会谈判收场”。

  

罗斯称,他对华尔街的反应感到“有点吃惊”,并表示“中美贸易问题最终可能会通过协商解决”。他还称,中国加征关税只占美国GDP0.3%。 因此,这并不会带来致命打击。他还就中国的快速应对指出“任何人都可以预见中国会对美国关税行动做出反击”。

  

库德洛则称:“关税政策可能不会付诸实施,它主要是向中国传递一个信号。两国间的关税提议只是第一步,在采取任何行动以前至少还要两个月。我们不应反应过度,且让我们拭目以待。我相信,到整个过程结束,在彩虹的尽头会有大笔黄金。”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罗斯和库德洛讲话后,美国股市出现大幅反弹,从低点上涨2.8%,当天收盘时涨幅超过1%。正如亨利·布拉吉(Henry Blodget)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指出:“库德洛昨天拯救了美国股市。”他还接着指出:“库德洛的说话,事实上意味着特朗普并不真正想和中国打贸易战。”

  

但令特朗普震惊的是,继美国宣布对华产品清单后,中国也随即宣布对美500亿产品加征关税。因此,特朗普再次发推特向中国施压,宣布将考虑对从中国进口的额外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对此的应对非常具有灵活性。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如果美方公布新增1000亿美元的征税产品清单,中方将毫不犹豫立刻进行大力度的反击。尤其关键的是,高峰说,一段时间以来,中美双方的财经官员并没有就经贸问题进行任何谈判,在目前情况下,双方更不可能就此问题进行任何的谈判。这说明,中国深知库德洛的讲话只是稳定市场的空口白话,并不具有实际意义。高峰发表讲话后,46日美国股市应声下跌2.2%——华尔街投资者损失超过5000亿美元。

  

总之,中国有的放矢的应对与特朗普鲁莽的发推特威胁的叠加效应,导致华尔街投资者损失超过5000亿美元。这不能不令华尔街感到疼痛。这些事实显示,美国股市在中美贸易战表现出来的敏感性有助于中国占据主动地位。它说明,中国与特朗普均能在极短时间内,仅仅通过讲话就令华尔街损失数百亿美元,更不用说采取实际行动了。

  

4月6日周五美国投资者损失惨重,这也解释了为何特朗普在48日周日,即周一股市开盘之前再次发推特稳定股市的原因。他在推特称“中国应取消贸易壁垒,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税收将会变成互惠,中美将会在知识产权上达成协议。两国都会有伟大未来!”他还强调:“习近平主席和我将永远是朋友,无论我们的贸易争端如何。”

  

即使特朗普成功地使市场稳定下来,但数百亿美元的强劲震荡也给市场注入了重大的不稳定因素。虽然美国股市中长期趋势是否转弱还有待观察,但这种动荡对投资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华尔街的反应反过来体现了特朗普挑起对华贸易战对美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的影响,而且两者密不可分。下文将首先谈对美国内的影响,然后再谈对国际层面的影响。希望这些分析,有助于大家了解特朗普政府的软肋是什么。

  

美国严重误判中国的决心和反应

  

华尔街遭受严重损失的第一个原因,是美国严重误判中国对加征关税的反应。美国原本认为,只要美国调门高一点,加上适度的威胁,中国就会接受美国的要求。正如《华盛顿邮报》指出:“北京的反应在意料之中,但其反击的速度令人吃惊。”

  

瑞银投资银行高级经济顾问、《金融时报》顶级中国问题专家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就中国的快速应对发推特指出:“中国对贸易关税的应对比人们预料的更具侵略性,主要集中在大豆、飞机、汽车和化工品,产品价值500亿美元,占美国对华出口的38%。”

  

极度反华的彭博社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称,对中美关税清单进行比较后可以看出,中国对大豆、汽车以及飞机等产品加征关税可能给川普带来政治问题。

  

“虽然中美双方加征关税金额对等,但显然中国正试图`往美国身上扎刀子’,”他称,“中国这是在警告美国`我们不介意扎得更狠,让你更痛’。”

  

《金融时报》也就此报道:“北京报复的第一轮目标是针对威斯康星州等美国重要的出口州政府,星期三(44日)宣布的第二轮打击范围更为广泛,位于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大都会政策项目调研主管Marc Muro(马克·穆罗)称。

  

`从实际效果看,中国选择的打击范围更精准,因为这都是支持特朗普的州,’穆罗先生称,`这将对美国的重要产业区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具有针对性且强硬的对等反击效果显著,使美国投资者遭受重创。

  

特朗普对华产品加税清单不敢不顾虑美国消费者的影响

  

现在谈中国的应对所产生的普遍性影响。首先要谈的是特朗普政府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对特朗普政府最敏感的问题——美国消费者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在起草对华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清单时,为避免加征关税给美国民众日常生活带来重大负面影响,很多日用品不在清单上。彭博社(Bloomberg Gadfly)专栏作者大卫·菲克林(David Fickling)正确地指出:“对华产品加税清单似乎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官员们剔除了从中国的产业政策中获益的所有产品,可能会对美国经济与消费者的口袋造成最大伤害的产品,以及那些因法律或行政原因而无法征税的产品。

  

保护好个人钱包是重中之重……在这场贸易战中,中国有相当大的优势,因为它对美国的大部分出口都是消费品,其购买者往往是对价格敏感的选民。相反,中国企业进口的往往都是符合中国产业政策的中间产品。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向节俭的消费者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他不会因为国内的不满就停止这场贸易战。

  

这就是为何关税代码82涵盖的数百项电器机械设备及其零部件产品将加征25%的关税,而关税代码8517涵盖的产品——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近40%的手机——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的原因。”

  

特朗普关税违背保护美国制造商的初衷

  

尽管特朗普担心价格上涨打击美国消费者,但这样的结果不可避免。根据许多美国媒体报道,除许多不在清单的消费品与符合特朗普政府500亿美元征税目标行业外,特朗普政府所采取的行动还对更广范围的非消费品产生影响,特别是美国制造商和农民。正如大卫·菲克林就美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影响撰文指出,此举将使特朗普政府近来给美国制造企业减税的好处减半。该文标题为“特朗普关税损害了美国制造商:美国制造企业一年减税所得的260亿美元不见一半”。文章指出:“首先,该计划很可能会损害其声称要帮助的部分经济行业。从另一个角度看,美国制造企业一年减税所得的260亿美元实质上等于要上交政府一半。

  

一旦你考虑到国内供应商为了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而提高价格的方式(就像钢铁和铝一样),制成品制造商的成本可能会更高。该行业的生产者价格指数已经以近6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利润挤压现象加剧应是在生产者价格指数增长减缓之前就已发生。

  

美国2月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增长2.8%,而对钢铁和铝加征关税意味着生产者物价指数将面临进一步上行压力。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企业投入面临上行压力。因此,美国制造商强烈反对特朗普加征关税的举动。

  

对华关税清单公示时间延长至60天可能会对美国经济有利,虽然在当前的小冲突爆发之前,美国经济表现良好。但这将削弱华盛顿在未来几个月的影响力。全国制造商协会已经在呼吁达成一项贸易协定,而不是当前的冲突之路。”

  

菲克林最后得出总体结论:“特朗普总统现在必须作出选择,他的主要目的到底是帮助美国制造商,还是跟中国斗到底?他只能两者选一,不能两者都选。”毫无疑问,他的这一结论是完全正确的。

  

特朗普关税坑惨美国农民

  

除对美国制造商的影响外,特朗普提议的关税对美国农民的影响尤为严重。农场主支持自由贸易组织联合主席、前蒙大拿州参议员、前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称,“特朗普政府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将榨干美国农民。

  

`首先,美国今天宣布的对华关税政策将使农业设备价格上涨。然后他们担心中国采取对等报复,对美国更多农产品加征关税。’鲍克斯先生称,`美国农民每天密切关注着中美间的贸易升级,他们感到很担心。’

  

中国现已宣布,将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这意味着,大选时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农民将成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最大输家!据《金融时报》最新报道,美国大豆协会主席约翰·海斯多夫(John Heisdorffer)警告称,“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将给全美豆农带来毁灭性的影响。”他还敦促特朗普“试着以建设性而非惩罚性的方式与中国人进行沟通”。

  

《纽约时报》就中国的应对指出:“如果说此前的问题是美国加华产品加征关税会否导致报复,那么现在问题的答案是中国宣布将对更多美国商品加征关税。 美国农业团体组织的游说团体Americans For Farmers & Families在一份声明中称,`正如特朗普总统的内阁成员所警告的那样,美国食品和农产品行业现正受到直接伤害——我们的农民和家庭正为此付出代价。’”

  

但因为美国是世界上农业机械化水平最高的国家,打击美国农业,必然将令美国主要制造商损失惨重。正如《华盛顿邮报》引述:“美国的农业组织星期三和美国商会以及美国制造业协会一起反对总统把关税作为工具试图改变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会损害收割者、加工者、卡车司机、铁路工作人员以及依赖农业经济的主要街道企业。我们敦促政府重新考虑这一关税计划。’前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克斯称。

  

特朗普关税对国际的影响

  

就美国内经济而言,华尔街投资者因美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受到的影响最大;就国际层面而言,一些外国企业也因特朗普关税面临额外的压力。现代全球化经济价值链,即生产过程横跨多个国家的事实,必然意味着要实现大规模且高效的生产,拓展海外市场就必不可少。《金融时报》点出了中美贸易战对欧盟最重要的经济体——德国的重大影响:

  

“德国企业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华产品加征关税,也会导致他们的产品如所有中国产品一样遭受连带打击,因为他们的机器和汽车是由其在华子公司生产,然后出口到美国。

  

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对对外贸易部负责人乌尔里克阿克曼Ulrich Ackermann表示, 他在过去一周不停地接到来自企业的电话,他们都对美国对华关税未来可能带来的影响忧心忡忡。

  

作为一个严重依赖于开放边界和自由贸易的出口驱动型经济体,德国一直关注着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爆发的针锋相对且愈演愈烈的冲突。

  

他们担心的是,一旦中美两国政府将加征关税付诸实施,将对整个全球价值链的复杂网络产生巨大的破坏性影响,损害间接参与贸易战的其他国家。

  

`德国的发展模式依赖于贸易自由化’,Kiel世界经济研究所负责人丹尼斯斯诺威(Dennis Snower)称,`如果贸易流通遭到冲击,德国也将受到伤害。’

  

德国企业担心他们会卷入两个经济超级大国之间的冲突。一个特别脆弱的行业是德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汽车。比如,宝马和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将因中国对美国进口汽车加征关税遭受重大损失。因为从汽车出口价值来看, 宝马和奔驰占据美国对华汽车出口的最大份额,而中国也正是他们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

  

这两大豪华汽车制造商每年从美国向中国出口11.5万辆汽车,而菲亚特克莱斯勒、福特和通用出口到中国的汽车加起来不到3万辆……

  

Evercore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称,相比美国竞争者损失7.37亿美元相比,德国汽车制造商将因中国对美国进口汽车加征关税损失17亿美元。位于德国南部的汽车行业遭受的损失将最大。不管德国想或不想,他都将遭受冲击。

  

`但其他国家也难免会受到影响,’德国工商总会董事总经理Martin Wansleben称,`德国高度融入世界经济,我们非常依赖全球价值链。’

  

Wansleben先生还称,德国企业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中国企业不再被允许出口到美国市场,那么中国对德国制造的零件、机器和其他设备的需求将会下降。

  

`德国有一句名言:两人相争,第三人得利。’他称,`但这句话不适用于这种情况,这里应改为:两人相争,第三方也遭殃。’”

  

或者更概括地说,正如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 Larry Summers)指出:“双边贸易对美国来说并非最佳战略。近几个月来美国贸易政策的`不朽成就’是,虽然大多数国家对中国的贸易和商业惯例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胁,但因为我们无视世界贸易组织 (WTO)和全球体系,世界大多数国家选择站到中国一边……像20世纪90年代野蛮对付日本那样几乎不付出代价就赢得贸易战的历史,显然不会重来。”

  

结论

  

综上所述,中国就美国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应对非常高效。正如西方评论员指出,中国是按照对等报复原则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既没有多加,也没有少减,因此被视为负责任的一方。西方媒体,甚至包括美国媒体,几乎一致指责美国而非中国是贸易战的威胁方。因为特朗普政府提议的关税不合理,违背了美国乃至经济经济的利益,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影响。正如上文分析所示,特朗普提议的关税将使美国制造商和农民遭受重创。但首当其冲受到实质性影响的则是华尔街投资者,正如46日一天他们就损失5000多亿美元。所以,从他们利益角度来看,特朗普对华500亿商品加征关税是完全不合理的。

  

中国的应对则有理有据有节,即表明了与美国斗争的决心,但也一直表示愿意在任何时间进行谈判。正如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说道:“如果有人坚持要打贸易战,我们奉陪到底,如果有人愿意谈,大门是敞开的。”华尔街的反应清楚地证明,中国的应对已收到成效。

  

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有一句名言:“手持大棒说话温和,你才能走得更远。”中国的应对方案,用这句美国名言也解释得通,所以才效果显著。(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罗思义  中美贸易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相关阅读:
罗思义:中国的改开成就中有哪些“世界之最”?
罗思义:习主席博鳌演讲传递中国坚持开放共赢的声音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对破解全球性问题最透彻的阐述
中国的经济体制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快速的增长
罗思义:帮助美国制造商,还是跟中国斗到底?特朗普只能二选一
延伸阅读:
刘玉书:数字经济为老百姓带来了“获得感”
政治局会议传递积极信号:经济周期性态势好转 推动五大市场健康发展
人大重阳在2018绿金委年会上发布两项研究成果
王义桅:欧盟真的抵制“一带一路”吗?
王义桅:“一带一路”的世界交响
人大重阳推荐
  • 1  姚乐:军事打击叙利亚 马克龙复归“...
    近日,美、英、法等国以东古塔地区杜马镇平民疑似受到化武袭击为由,联合对叙...
  • 2  卞永祖:建设自由贸易港,助推经济全...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讲话时提出,中央决定支持...
  • 3  贾晋京:时隔一年中国再现贸易逆差,...
    近日,海关总署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贸易数据:一季度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
  • 4  周戎:这是军事打击叙利亚,政治打击...
    4月14日,美国联合英国与法国,发动了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俄罗斯对此积极应对...
  • 5  刘志勤:美国又对中国出手了!中国被...
    据报道,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迫于来自“美国的压力”,同意将提高世行给中国贷款...
  • 6  程诚:有人坚持太平洋只容得下美利坚...
    非洲比美国更重要,不是认为“阿非利加”(非洲,Africa)比“阿美利加”(美...
  • 7  王义桅:“一带一路” 立足亚洲,走...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指出,5年前,我提出了...
  • 8  王文:俄罗斯“偷师”中国,代表人物...
    长期以来,俄罗斯在对华心态上相当大程度延续了苏联传统,自诩为中国“老大哥...
  • 9  董希淼:美加息不会干扰中国货币政策...
    美联储日前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美国2018年第一次加息,也是美联储主席鲍威...
  • 10  刘英:特朗普打响贸易战,中国如何应...
    美国的贸易保护举措激起了全球的反弹,作为回击,欧盟宣布将对进口自美国的35...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