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王文专栏

王文做客央视:“中国威胁论” 可休矣
字号:
2018-03-20
  从新中国成立,"中国威胁论"就始终如影随形。随着中国这些年来的快速发展,"中国威胁论"的版本进行了多轮升级。3月18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做客央视四套(CCTV-4)《深度国际》栏目,就"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的根源、表现形式、应对办法等予以了分析和回应。

  编者按:从新中国成立,"中国威胁论"就始终如影随形。随着中国这些年来的快速发展,"中国威胁论"的版本进行了多轮升级。3月18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做客央视四套(CCTV-4)《深度国际》栏目,就"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的根源、表现形式、应对办法等予以了分析和回应。



  栗忠民: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威胁论"就始终如影随形,特别是这些年,由于中国取得了快速的发展,"抹黑"中国似乎就成了一些西方国家的习惯。3月8号,在两会的记者会上,外交部长王毅就罕见地回应了关于西方国家一直以来捏造各种"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的态度。那么,在西方持续炒作了多年的"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到底指的是什么,它们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丁一凡:2008、2009年全球经济都在衰退的时候,只有中国经济还维持着高速的增长。危机发生十年以后,中国不仅仅是维持了这种增长,还有工业能力也上了一个台阶。最近十年以来,我们制造业的能力发展非常快,然后我们经济实力,包括我们的底气都更足,这些跟我们的技术进步,跟我们基础设施的大幅提升都有关系,它支撑了我们的经济增长。也就是说,我们不仅维持了发展速度,还保持了质量,甚至还大大提高了质量,这点让他们所谓的崩溃论不攻自破。



  王文:"中国威胁论"根源实际上是过去所谓的"黄祸论",那个时候是中国清朝,中国人还留着辫子,脑门也很高,形象经常被西方媒体讥笑,那时候中国也很穷,大量中国人出去做的都是苦工、苦役,还有一些不太光彩的其他行业,再加上中国人又多,乌泱泱的,西方的一些媒体和学者就说这些黄种人像祸害一样,转移到我们国家来,于是形成了最早对黄种人的歧视,在理论上就叫做"黄祸论"。黄祸论发展到今天,就变成了中国崛起以后被认为是威胁到当地国的一种危机感和压迫感。

  画外音:与唱衰中国发展的崩溃论不同,中国威胁论包括军事威胁、经济威胁、意识形态层面的威胁,鼓吹中国的发展给其他国家和地区带来的挑战。

  王文:现在最典型的新版的中国威胁论,就是针对"一带一路"里面讲的债权帝国主义,说中国是债权帝国主义,这是就中国目前参与全球治理,提供"一带一路"公共产品的质疑和抹黑。

  画外音:随着中国不断强大,近来年西方炒作渲染的"中国威胁论"可谓五花八门。

  王文:近年来的"中国威胁论",主要在于两类,一是以中国对外投资、对外贸易为主要攻击对象的,认为中国的对外贸易、金融投资走出去会给全世界带去威胁,有对全世界操纵的可能性。第二是对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价值观和中国的文化,认为中国这一套意识形态论、这一套价值观和政治体系发展到今天,跟西方国家完全不一样,却能够在世界上存活下去,就会使全世界质疑西方那套是不是不行了。所以这些年"中国威胁论"就是这两方面,一个在经济和债务,一个在政治和意识形态。

  画外音:西方媒体炒作俄罗斯威胁论,渲染俄罗斯威胁在美国政界似乎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

  王文:林林总总的威胁论是挺多的。当年美国崛起的时候,欧洲国家也曾经有过"美国威胁论",认为美国崛起是对欧洲的威胁,普金上台以后这些年来从来没有断过"俄罗斯威胁论",大家都认为普金所执掌的俄罗斯是西方国家的巨大威胁。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所谓"中国威胁论"并不足为怪。西方的这些国家强大的时候,它就"耍你骗你夺你占你欺负你",相对较弱的时候,他就只能用话语来"说你毁你黑你"。我总结出一个规律,当某种威胁论盛行的时候,恰恰是讲威胁论的人失去信心、焦虑恐慌、害怕对方的时候。所以实际上"中国威胁论"在过去的几十年来一轮接一轮,近些年更盛,实际上典型地反映了西方真的是很惧怕中国,因为这些声音主要来源于西方,主要来源于欧美国家,说明欧美国家面对中国的崛起无计可施,他们只能用话语的诋毁来应对中国的崛起。

  栗忠民:近些年来,炒作中国威胁论的趋势愈演愈烈,并在一些西方和非西方国家蔓延。随着中国崛起,及全球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中国威胁论"也不断花样翻新,衍生出的版本越来越多,覆盖范围日趋扩大,那么对于这些炒作中国威胁论的国家而言,拿中国说事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画外音:2018年中国国防支出将增长8.1%,为11069.51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很快被国外媒体报道,并一如既往地引来"中国军费飞涨"之类的评论。据统计,美国、日本、韩国2018年的国防预算均创新高。美国2018财年国防预算总额6920亿美元,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日本政府连续六年增加创历史新高。韩国较2017年增长7%,增幅创2009以来的最高水平。

  丁一凡:如果说我们的经济开支在全球是排名第二的,那是因为我们的经济体量特别大。按比例来说,我们的军费开支仍然是非常小的。美国的军费开支每年占GDP4%左右,我们的军费开支占了百分之一点几,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开支怎么过分了?

  王文:中国的军力、中国的军备增长起到了保家卫国的作用,成为我们国家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军力能不能威胁到别人呢?中国的军力能够实现打击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完全是为了防御我们国家不被他人侵犯,所以中国是全世界极少数甚至是唯一一个公开承诺我们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美国,还有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从来没有这样的承诺,所以中国军费的增加我认为这是必要的。中国14亿人,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那么大的面积,我们当然需要强大的军力来保护我们自己。中国的军费比起美国的军费来讲那是非常非常低的,中国的军费如果人均来讲就更低了,但是中国军费的开支,起到了保家卫国的作用。在未来,随着我们利益的全球化,我们的军费还会继续增长,为保护我们中国人的利益而贡献军事的力量。

  画外音:除渲染中国在军费上的"威胁",在文化传播方面,西方也不遗余力地"抹黑"。当地时间3月5日,美国弗罗里达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声称,"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是中国对美国的外国渗透活动之一"。有媒体报道,西方常拿孔子学院来炒作称是中国"锐实力",说中国利用软实力工具行使"锐实力"的行为。

  丁一凡:"锐实力"到底是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先给你戴了一个帽子,然后想办法来证实这个帽子是什么。他们现在处于塑造"什么是中国的锐实力"这个过程当中,他们想把这个帽子扣到中国的头上,然后让大家相信这事。

  画外音:随着对中国"锐实力"的炮制和完善,又出现了"中国渗透说"。

  丁一凡:"中国渗透"是跟锐实力相关的,他们说中国现在开始渗透到其他国家了,比如澳大利亚。他们说中国像俄罗斯一样,去干预他们的选举,选择代理人去干预他们的政治。他们人为地制造人心惶惶的局面,搞得大家都不敢跟中国拉近关系,因为一拉近关系就会给你戴上这样的帽子,就说你是"中国渗透"的目标,这是一个非常险恶的做法。

  画外音:归根结底,这些有关中国的威胁论出台,很多时候是有些人在利用西方和非西方的在文化形态领域的差异做文章。

  王文:非西方国家在文化和意识形态上形成的一种征服他国、驱使他国的这种能力,他认为我们的文化能够征服你,我们的文化能够影响你,我们的文化能够带来我们国家形象的提升。只要能够带来美国形象的提升,这种能力就是soft power(软实力)。而如果中国的文化行动、意识形态的举动,如果能够带来中国国家形象的提升,这种实力不叫软实力,就叫做sharp power(锐实力)。这也恰恰是美国双重标准的体现。实际上sharp这个词在英文里面相对贬义,这种话语陷阱,就创造了一个新的"中国威胁论"的版本。sharp这个词非常具有渗透力,就是"尖锐",它就觉得中国的实力是刺痛它的。他用一个词就概括了一种令人恐惧、令人焦虑、令人感到威胁的中国文化的形象,这恰恰是美国人的高明之处。

  栗忠民:随着中国这些年来的快速发展,"中国威胁论"的版本也进行了多轮升级。那么这些别有用心炒作"中国威胁论"的人,他们真的是从本国人民的福祉出发吗?在炒作中他们又得到了什么?而一直作为靶子的中国他们又是怎么应对的呢?

  王文:中国是一个大国,占有全世界人口总量的20%左右,经济总量的15%左右。拿中国的话题说话是能够获得它本身利益的,尤其是对美国来讲,有助于本国的贸易保护和产业保护,使本国的一些产业获得喘息的机会。因为中国制造、中国的产业非常具有竞争力。但是制造"中国威胁论"不是西方全民的意志,西方有很多人对中国满含情感,但是它符合部分人的利益,所以这部分人就会炒作,利用"中国威胁论"来达到自己的利益。

  画外音:除此之外,专家认为,西方内部的政治疏离也需要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来维护自己内部的团结。

  王文:目前西方国家其实是不团结的,因为西方国家在拯救自己金融危机的时候,出现了政策和利益方面的巨大分歧。美国人说,我们为了走出金融危机,我们要进行量化宽松,大量印钞票,而印美元损害到了欧洲人的利益,所以欧洲在世界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三年发生了欧债危机,这种危机使美欧之间在金融和贸易上的矛盾越来越大。再比如,美国监视欧洲,监视监听欧洲的每一位领导,斯诺登说德国总理都被美国人监听。美欧之间,美国和他的盟友之间关系自然越来越稀松,甚至进入了濒临崩溃的边缘。这时,他们就假借"中国威胁论",实际上促进了他们内部的团结。

  画外音:中国这些年的快速发展, 除了在经济军事上的成就之外,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也日益凸显。这也引起了"西方模式"维护者的担忧。这也是"中国威胁论"层出不穷的根源之一。

  丁一凡:给中国戴帽子,肯定少不了政治原因,而且很大程度上是意识形态原因,他们非常担心中国的发展模式成功会对他们的国内政治和意识形态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要不断地给中国戴些帽子。

  画外音:但非议永远不可能成为主流,对抗得不来共赢。一些国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的态度开始转变,用更加包容的心态看待中国。

  麻省理工大学教授特德·波斯托尔:这种行为和世界发展趋势背道而驰。有一个像中国这样正在崛起的大国,它一定不会任人摆布,一定会努力掌握自己的命运。在我看来,我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努力营造友好合作的大环境,对世界上崛起的新力量可以求同存异,比如我们对有些国家的贸易有意见完全可以开诚布公地说,对别人耀武扬威只会适得其反。

  画外音:事实上,中国也正在用行动赢得世界的尊重。

  丁一凡:习近平主席在去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讲,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大家都发展起来,大家都好。我们是在经济全球化中间发展起来的,要让世界共同发展,必须要让更多的国家参与这个过程,让更多的国家受益于这个过程,让我们的市场更扩大一些,让更多的人富裕起来。更大的市场,才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栗忠民:关于林林总总的"中国威胁论",王毅外长用了"可休矣"的结论。这也是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不管别人怎么说,中国会继续走好自己的发展道路,并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央视  两会  王文  人大重阳  

相关阅读:
金融视角下的中国崛起:概念、条件和战略
王文:中国制造业要打一场残酷的“八年持久战”
王文、周戎受访北京卫视《晚间新闻》谈及上合组织发展现状和前景
王文受访广州卫视《广东新闻联播》:弘扬“上海精神” 对接“一带一路”
中国要继续当世界的好学生,也要当世界的好老师
延伸阅读:
董少鹏:陆家嘴论坛 传递股市开放三大信号
多管齐下防风险 审计监督筑防线
黄震:区块链数字经济急需加强风险管理
赵穗生讲座实录:美国对华接触政策40年是是非非,是时候转型了!
郑志刚:国企混改理论基础 从现代产权到分权控制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