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客座研究员 > 万喆

万喆:中国不是世界的“洗钱天堂”
字号:
2016-04-05
  中国虽然在2006年已经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也在中国央行的主管下也多次发布了相关规定和办法,以及成立了相关反洗钱机构,但整体机制的建立仍然存在许多缺陷,无论是预防预警、抑或反馈回溯机制均仍然较薄弱。中国金融市场的监管能力仍旧需要加速提高,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规模和与外界的联系紧密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对于市场的属性,对于资金流动的把握,我们还远远谈不上得心应手,甚至应该说有时还捉襟见肘。

作者万喆系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5日澎湃新闻。


美联社连续炮轰中国成为国际洗钱中心,着实骇人。


啥叫洗钱?


2011年全球洗钱规模为10705.96亿美元,其中美国为5212.93亿美元,不但雄踞榜首,而且几乎占了全世界洗钱规模的一半。 


我们经常听到“洗钱”,很多时候它和偷税漏税、金融犯罪、金融系统滥用、恐怖融资等等都混在一起。它们常常有关系,但不能说完全等同。


洗钱(Money Laundering)是指将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各种手段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的行为。


从美国财政部的定义来看,洗钱就是将“脏钱”变“干净”的过程。洗钱过程通常分为布置阶段(placement)、分层阶段(layering)、融合阶段(integration)。


比如说,暂且把家庭算作一个固定组织,妻子作为政权代表,丈夫所有的财产都必须上缴。


此时,丈夫隐瞒了稿费的真实额度或者次数。他有了违法收入。


如果他机智的把钱藏在鞋底,并且偷偷与朋友酒肉了一番,花销了。当然这可能又是一宗违法事件。但这不算是洗钱。


洗钱就是要合法化,能够在老婆面前拿出这笔钱来,比方说斗胆给老婆一个生日礼物。


老婆惊喜之余一定会笑里藏刀的问:“你怎么会有钱呢?”


你就大言不惭的说:“炒股啊!你不知道千股涨停的故事么?”


这就叫做“融合阶段”。


但是老婆还会问:可是你没有本钱啊?


你就镇定自若的说:一半是找老王借的。有转账凭证;一半是抢红包得的。有红包历史。


当然你不会说这些钱都是你提前存储或者转账去他们账户的。


这就叫做布置阶段和分层阶段。


到底洗了多少钱


洗钱当然很坏,合法使用非法收入,既妨害了司法,也会鼓励犯罪分子。对社会而言,洗钱依靠的是侵害金融管理秩序,严重破坏了公平竞争规则,从而对经济秩序带来负面影响。当洗钱规模足够大时,它对一个国家的经济、金融乃至政治秩序和社会稳定都有极大的危害性。


然而,相对洗钱犯罪的发展历史,对国家洗钱规模及其跨国流动的研究还宛若新生,意思是,还嫩得很。


原因其实也很容易预料。洗钱本身就是为了让人认清不了非法资金的规模。面对一众白花花的“干净”钱,却要查出其中有一丝从十八代祖上的骨子里就带着罪恶的“脏钱”。工作量不可谓不大。


洗钱所包含的犯罪活动,五花八门,洗钱所用的渠道,千奇百怪,洗钱所用的办法,纷繁芜杂。没有查出来的洗钱活动,恐怕数量巨大,因此对其估值,从来困难。


根据联合国麻醉品与犯罪管制局(UNODC)的估计,2000年全球洗钱总额约5900亿美元至1.5万亿美元,2006年全球洗钱总额已超过2.8万亿美元,2008年全球洗钱总额约为3.2万亿美元。根据全世界最权威的政府间反洗钱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研究,1988年全球洗钱总额约占全球GDP比例是2%,1996年全球洗钱总额占全球GDP比例是3.5%,2005年全球洗钱总额占全球GDP比例是3%。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1996年世界洗钱规模占世界生产总值的2%,2009年世界洗钱规模占世界生产总值比例上升到5%;从1999年到2005年,世界洗钱规模增加了36%;从2005年到2009年,世界洗钱规模增加了33%。


整体看来,世界洗钱规模快速上升。


中国到底有没有洗钱?


有!


当然有。


中国现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洗钱也成为重要的经济风险之一。


中国的洗钱规模究竟有多少?


说过了,洗钱规模是很难测定的。事实上,许多关于洗钱效应的文献都是基于猜测,而缺乏实证基础。不过,约翰·沃克(JohnWalker)基于宏观视角研究洗钱规模,将经济学与犯罪学做了非常好的交叉研究,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洗钱规模测度模型(WGMLM),并且构建了估算犯罪收益国际流入与流出的沃克重力模型(WGM)。


沃克模型是第一个、也是迄今也是最重要的测度世界各个国家洗钱规模的模型。FATF和IMF都在使用和优化其模型进行相关数据估算。


根据西南交大基于沃克模型的研究,2000年我国产生的洗钱规模37.15亿美元,2011年我国洗钱规模高达568.2亿美元,研究期间我国总共产生洗钱规模2243.47亿美元,平均每年产生洗钱规模为186.96亿美元。2000年、2011年我国流出的洗钱规模分别是36.39亿美元、538.76亿美元,研究期间我国总共流出洗钱规模2157.32亿美元,平均每年流出179.78亿美元,其中67.18%流入中国澳门、中国台湾、日本、卢森堡等25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不care洗钱?


怎么可能?


难道大家没有发现中国的洗钱规模中绝大多数都流出了?


2000年洗钱流出规模占洗钱规模的近98%,2011年洗钱流出规模占洗钱规模的近95%。


研究显示,世界流入中国的洗钱规模2000年为2.76亿美元,2011年为15.75亿美元。


也就是说,2000年洗钱流入规模占洗钱规模的约7%,2011年洗钱流入规模占洗钱规模的不到3%。


而且这还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因为全球经济低迷而中国经济增长依旧稳定,所以流入规模显著和持续增加后的结果。


即使用最为简单粗暴天真的角度来思考,对于这样一种源源不断“涌出”却没有什么“进项”的“活动”,无论它是一项非法的商业活动、或者非法的资金流转、或者甚至是否非法,中国根本是被打劫了一般,它会不care?


虽然中国有庞大的经济体量,以及过去十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都仍旧极高,吸引资金的魅力和能力都较强,使得规模庞大的洗钱外流暂未产生眼可见手可及的影响。然而,这毕竟已成为一个危害我国经济发展、金融稳定、社会和谐的巨大隐患。


试想,你能够突破老婆的资金管制测试,是因为你带来的是新收益。如果你是想要从她手上骗出一只几只钻戒的,恐怕她会拿出十倍百倍的精神来审查核查以及调查你的资金走向吧?


中国成为“洗钱天堂”?


洗钱是世界性的活动,遍布全球各国。因此,想要在此间表现得举足轻重,成为“天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想成为“天堂”,可以因为你是洗钱中枢。


所谓“中枢”,意味着你必须是一个洗钱的好通道。然而,诚如研究所表明,中国的洗钱规模中流入与流出简直不成正比。这意味着,目前中国的洗钱活动,绝大多数是发自国内的净流出。因此,中国并非国际洗钱的“渠道”,更谈不上“中枢”。


想成为“天堂”,要不你就洗钱规模特别巨大。


从可供比较的数据来看,2011年全球洗钱规模为10705.96亿美元,其中美国为5212.93亿美元,不但雄踞榜首,而且几乎占了全世界洗钱规模的一半,而且这种规模从2000年开始,基本上没有改变过。十年内一直屈居亚军的是德国,2011年为1611.36亿美元,约占全球洗钱规模的15%。第三是英国765.75亿美元,约占7%。


想成为“天堂”,必须洗钱很方便。


然而,中国还是个资本项目有管制的市场。事实上,包括许多大家比较熟悉的“内保外贷”或者汇市套利等伎俩,都可以算是洗钱方式,但都是基于和对付中国资本项目管制的手段。尽管其中有不少非法成分,但主要针对本国,如果市场开放,这些手段中的大多数就不会再使用了。而且只能证明中国市场的资本流动之不便利。


你想要从朋友那儿走账骗老婆,不会找个比你家管得还严还细还事儿的吧?


中国也需正视洗钱忧患


中国不是世界“洗钱天堂”。


尤其由美国来说这话,实在是太过自谦,这么显而易见的帽子也好意思往别人头上扣。又实在是太过自满,因着对国际机构的掌控权、国际舆论的引导权就可以肆意随意指责罔顾事实。


从历史看来,美国自然有其更深刻的居心,必须另立章回,娓娓剖析。


但是,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当今社会,洗钱已经成为各国必须正视的毒瘤。


洗钱不仅仅是一国犯罪行为中的一个部分,而且因其规模、覆盖程度、牵涉广度等,以成为对一国宏观经济和金融安全都有着重大隐患的违法行为。


从经济层面上说,倘若一国存在大规模的非法收益或者合法收益非法流出,将可能引发本国资产价格下跌、汇率极大不稳定的那个问题,从而使本国金融市场、实体市场出现极大的混乱,或可酿成金融和经济危机。


从政治层面上说,研究发现,2011年我国洗钱规模中诈骗(包括腐败)约占65%,为365.59亿美元。这充分说明腐败资金是我国洗钱活动的主力之一。而在当前进行的反腐工作中,高效、精准查获腐败资金,不仅是重要取证方式,也是阻止腐败的有效手段。


从公共安全层面上说,国际社会反恐经验显示,切断资金链将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有效途径之一。当前,国际上。恐怖主义在世界多地发动袭击,造成惨剧。而中国自身,也面临着种种威胁。恐怖组织和事件都需要资金的支持,因此,为有效控制和降低恐怖袭击发生的可能性,就必须加强资金监管,坚决打击恐怖融资等洗钱活动。


这些忧患,我们都有,而且可不能、不应、不敢小觑。


后记


中国虽然在2006年已经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也在中国央行的主管下也多次发布了相关规定和办法,以及成立了相关反洗钱机构,但整体机制的建立仍然存在许多缺陷,无论是预防预警、抑或反馈回溯机制均仍然较薄弱。


中国金融市场的监管能力仍旧需要加速提高,尤其是中国市场的规模和与外界的联系紧密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对于市场的属性,对于资金流动的把握,我们还远远谈不上得心应手,甚至应该说有时还捉襟见肘。许多时候不得不完全庇护于行政完全管制下,甚至切断流动性以获取空间。


然而,无论市场化国际化的步伐是快是慢,金融创新是多是少,提高市场治理能力是大势所趋,掌控资金流以完成对国家经济、金融和安全的把握势在必行。


所以,美国说了什么,我们可以不以为意,可以嗤之以鼻,可以加以反击。


但是,我们对自己的问题,却不应当讳疾忌医,不应当视而不见,不应当加以粉饰。


泼脏水?找错对象了。


但是,关上门,要把没有被泼的地方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才是自信。(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洗钱  万喆  人大重阳  

相关阅读:
万喆:“98岁奶奶买房自用”下的楼市调控
万喆:市场大钱好赚让一些企业大而不强
万喆:美国“任性”将影响全球经济复苏
万喆:“贸易摩擦”中我们能做什么
万喆:回乡经济学大攀比
延伸阅读:
张敬伟:贸易摩擦再起,消解蓬佩奥访华成果?
国务院常务会议解读:我国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王文:新型全球治理观指引下的中国发展与南极治理
卞永祖:从西方金融监管理论的演进看中国金融治理的选择
刘典:面对全球流动性争夺战,中国定向降准已在路上
人大重阳推荐
  • 1  王文 刘典:对接“一带一路”开辟经济...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经济复苏缓慢,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上合组织...
  • 2  丁刚:美利坚帝国列车的轨迹
    纽约的外表壮丽而雄伟,它是“美国梦”的终极体现。对一百多年来从自由女神像...
  • 3  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
    上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关于此次峰会的分析有很多,其中大多聚焦在上合组织内...
  • 4  刘英:“一带一路”与上海合作组织的...
    6月9日到10日,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峰会将在青岛召开,作为上合...
  • 5  刘志勤:“一带一路”是“利万人,富...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关贸易问题的一番“醉拳”,让世界一片眼花缭乱。在美国...
  • 6  刘玉书:无人驾驶发展提速,亚非拉热...
    在有人驾驶时代,由于需要专人驾驶,汽车主要还是扮演了交通工具的功能。但无...
  • 7  贾晋京:中国知识产权走向世界
    知识产权布局是推动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国际知识产权制度起源于关于市场...
  • 8  董希淼:理性看待企业债券违约潮
    今年以来,企业债券出现了两轮违约潮:春节前后,大连机床、丹东港等4家企业在...
  • 9  陈甬军:用“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美...
    一带一路”是一个特定的国际商业模式,以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为主,与沿线国家开...
  • 10  王义桅:与非洲国家打交道,如何避开...
    “`一带一路’会不会给非洲国家带来债务危机?会不会破坏生态环境和劳工标准?...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
Copyright 2013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462号-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 邮箱:rdcy-info@ruc.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