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English报告下载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人大重阳

俄罗斯普通民众当下最关心哪些问题系列(三)
字号:
2020-03-24
   3月6日,在俄罗斯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草案之前,普京总统到距莫斯科不远的伊万诺夫州视察,同当地社会各界代表举行会见,并回答他对有关修改宪法、改善民生等等问题的看法和主张。言谈中可见俄罗斯老百姓当下集中关注俄罗斯国家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都有哪些,普京及其政府又是如何致力解决的。现将此次会见的速记稿全文译出,分期刊载。本文为第三期。

通讯作者周力系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文章翻译:张文涛、丁一恒、谭畅、林听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实习生,编辑整理:张婷婷,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本文刊于3月23日观察者网。


编者按:3月6日,在俄罗斯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草案之前,普京总统到距莫斯科不远的伊万诺夫州视察,同当地社会各界代表举行会见,并回答他对有关修改宪法、改善民生等等问题的看法和主张。言谈中可见俄罗斯老百姓当下集中关注俄罗斯国家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都有哪些,普京及其政府又是如何致力解决的。现将此次会见的速记稿全文译出,分期刊载。希望读者阅后能增进我们对俄罗斯这个最大邻国基本国情的了解,增加对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现状的认识。今后我们还将陆续以这种方式介绍俄罗斯方方面面的情况。本文通讯作者周力系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


第三期我们整理出了普京总统与最后五位代表的对话。他们分别是:


1、丘里科娃 达莉娅:伊万诺沃电影制片厂“继承人”编剧兼导演。

2、玛丽亚·古萨科夫斯卡娅:高尔基· 帕列赫艺术学院学生

3、戈卢别娃·娜塔丽娅:全俄人民阵线一社工

4、马克西莫娃·阿纳斯塔西娅:科赫马市第7小学的俄罗斯语言文学教师。

5、加塔乌林娜:伊万诺沃州公民会议院工作人员



丘里科娃: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好!

我叫达莉娅,是伊万诺沃电影制片厂“继承人”的编剧兼导演。

普京:这是一家私人电影制片厂吗?

丘里科娃:对,不大。

普京:你们有多少员工?

丘里科娃:15个。

普京:你们拍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有人知道你们的作品吗?

丘里科娃:当然,我们拍的都是一流的电影。

普京:那太棒了。

丘里科娃:明年我们的城市将迎来建城150周年。城市最初建在大伊万诺沃工厂的附近。过去的大伊万诺沃工厂是一座雄伟的建筑。顺便说一句,从我们的主广场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它。实际上,城市的中心变成了废墟。现在,世界上有一种将废弃的工厂变成艺术空间的合理趋势。在市政府的会议上,我们经常要求州长做个计划,将大伊万诺沃工厂改造为艺术空间。大伊万诺沃工厂 — 热爱旧工厂的城市居民们都这样叫它。


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有一个这样的项目,同时我代表伊万诺沃的青年们也想说,我们确实需要这个项目,因为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在创意产业中工作。他们是时装设计师、工艺品艺术设计师、IT专家、游戏发明者,我们需要一个可以碰面的地方,提出新想法,展示我们的作品,安排演出。将生命回归到大伊万诺沃工厂,既是历史身份的反映,又是向未来迈出的一步,因为人们正在离开我们的城市。原因之一就是这里太缺乏现代化都市的环境了。请您帮帮我们,因为这样的项目在伊万诺沃,很难找到个人的投资。


普京:我已经准备好回答你的问题了。因为刚刚我们在车上经过那里的时候,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就和我讨论了这件事,他向我介绍了这家之前的工厂,这些建筑,并跟我说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很好。不光是在世界上,这些项目也都在我国落地。 顺便提一下,在许多地区都搞得很成功。


我们记得其中一个项目叫新荷兰岛,是在圣彼得堡完成的。这都是一些废弃的军事仓库。我也真不知道,它们就在那儿默默呆了几十年。是瓦连金娜·伊万诺芙娜说服业务代表往这里投资的。她帮助他们做到了。尽管这个项目开发起来并不容易,但它真的变成了一个非常棒的城市空间。真的是这样。


考虑到伊万诺沃的特点和需求,可以把你提出的目标置于城市现代化的进程中。我还会请现在担任对外经济银行负责人的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舒瓦洛夫加入。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已经和他谈过了。如果银行加入,他们会把这个项目做得很好。我们一起去落实资金。这个项目会在建完水上运动宫之后开始,对于这座城市来说将是很重要的项目。


丘里科娃:谢谢。

普京:先别急着谢,不过我们会尽力落实。

西尔金娜:的确,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的年轻人都在离开这里。我们离莫斯科很近,所以他们就往那儿跑,在那里漂。而我们这里除了影院、购物中心,就好象再没别的了…

普京:其实你们这样的生活,有时比在莫斯科还好一些。

西尔金娜:也许吧。

普京:在莫斯科,不止是你们看到的一种生活。我们都应当非常认真、非常认真地对待生活。当然了,莫斯科是首都,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它发展得很快。确实是这样。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值得骄傲。它在一定意义上,比其他许多欧洲的首都都更棒。

插话:对,那是肯定的。

古萨科夫斯卡娅: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好!我叫玛丽亚·古萨科夫斯卡娅,今年19岁。我出生在帕列赫村,现在也住在那儿。这个村子以生产独特的漆画和圣像闻名。

普京:我知道。整个国家都知道。

古萨科夫斯卡娅:我们在全世界都有名气。我也希望延续我们的艺术世家,我想成为第四代艺术家。所以我现在就读于高尔基· 帕列赫艺术学院。

普京:在那儿要读几年,4年吗?


古萨科夫斯卡娅:和其他地方一样,4年。我知道在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期,帕列赫这里的情况很遭糕。因为艺术家们找工作很困难,没有订单。甚至当时在这里生活和搞创作的人中,都担忧手工业会因此而消亡。不过最近,伊万诺沃州的城市帕列赫、尤里维茨和加夫里洛夫-波萨德都加入了支持小城镇的计划。


普京:是的,没错。包括你们那里的四五个小城市吗?

沃斯克列森斯基:比这还多了。一周前,我们另外的三个城市也赢得了您设立的总统基金。

古萨科夫斯卡娅:根据这份出色的提案,我们将会拥有一个风景如画的帕列赫中心 — 一座漂亮的公园,里面有灯,长椅,人行道,小径和全部的基础设施。我想说的是,我作为一个年轻女孩备受鼓舞,因为可以在自己家乡学习、找工作和实现梦想。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甚至还能组建家庭。就是说,在曾祖母居住的地方继续这样的生活。

普京:他们也是艺术家吗?

古萨科夫斯卡娅:我的曾祖父是一位艺术家。

普京:哦,是真的吗?

古萨科夫斯卡娅:真的。

普京:我开个玩笑!


古萨科夫斯卡娅:我们是一个小小的艺术世家 — 四个人。作为一名艺术家也很快乐,因为当城市中有人、有基础设施、有订单可以进行创作的时候,手工业也得到了发展与延续。但这里也恰恰经常成为文化工业、艺术和民间艺术的中心。这些小城镇将俄罗斯的文化像一个小颗粒一样传播到一个大的整体中。所以,我的问题是:这种支持小城镇的好方案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普京: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说了,这个计划还包括伊万诺沃地区的另外三个城市。

沃斯克列森斯基:我们已经让三个城市入围了第一片地区。这就是加夫里洛夫·波萨德、帕列赫、尤里维茨。现在我们另外的三个城市又赢了:富尔曼诺夫、维丘加和加夫里洛夫·波萨德 。

普京:就是说,我们不仅正在做而且还将继续做下去。在总理的建议下,我们还将把这些基金的数额再增加一倍。每个获得这项基金的城市,无论是历史城市还是小城市,都可以从50亿卢布增加到100亿卢布。

古萨科夫斯卡娅:谢谢。

普京:所以在这方面不需要有任何担忧。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要知道,俄罗斯86%的城市都是小城镇,而且它们只能在地区一级发挥点儿作用并获得支持。你刚刚提起的计划,的确是几年前在我的提议下诞生的。这个计划确实很抢手。人们开始搞这些比赛,并且他们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看得见的结果。人们看到了。在我国的小城镇中,有3000万人居住。我们当然一定要继续做这个计划。


古萨科夫斯卡娅:谢谢。

戈卢别娃: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好!

我叫戈卢别娃·娜塔丽娅。我是一位母亲,两个孩子的母亲。全俄人民阵线一成立,我就在它的地区分部做社会工作。而且您和我也算是席垫上的同学了。您练习柔道,我是合气道(日本的一种自卫拳术)。我和我丈夫有自己的合气道家庭俱乐部。

普京:你们很早就开始练了吗?

戈卢别娃:我和我丈夫练了15年。我丈夫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他已经是三段了,我还停留在三带上。现在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主要是和孩子们一起活动。

普京:丈夫是做什么的?

戈卢别娃:他是企业家,练习合气道是他的爱好。

普京:不错,很好的爱好。

戈卢别娃:他当教练。

普京:他像教练一样搞培训吗?

戈卢别娃:他教小孩儿也教成年人。

普京:厉害。

戈卢别娃:在全俄人民阵线,我管教育领域这一块,处理教育方面的问题。我大儿子已经成人了,20岁,现在是杜布纳大学的学生。小女儿马上就7岁了,对于她来说,开始了生命中一个全新的阶段 —上学。


不过我本身就是做教育的,所以我知道所有的问题在哪里,知道我们市里的好学校有多么难进,知道人手是多么不够,而且往往是班里都坐满了人。所以我和丈夫决定让我们的女儿接受家庭教育并使用现代远程教学技术。但这并不是我们家的出路。我们只是对此准备好了并且对此负责。但并不是每个家长都能这样做的。


我们在教育中没有解决的问题太多了,不过它们还是在一点点地被解决掉。主要问题都是综合性质的,其中汇集了所有问题。您看,我们在市里,在州中心,有近三十年就没建成一座新学校!也就是说最后一座新学校是1990年建的第23中学,然后就没了。城市在发展,由于促进人口增长的措施,也增加了我们的学生数量。要是没记错,我们学校里每年都能新增300名学生。


是的,我知道现在联邦有个计划正在实施,而且通过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的积极工作,我们州也被纳入其中。萨文区的那所学校已经建成,卡缅区在建的学校也即将交付,罗日杰斯特文居民区和苏霍沃-杰里亚比赫区两座350人规模的学校正准备动工。但是我们城市的需求,我说的是我们市还不是我们州,大概的统计数字是2000个学生名额。但问题的实质是,现在市中心的学校压力大,是因为孩子的数量在增长。学校本身都已破败不堪,都需要大修。而且学生的数量每年还在不断上涨,结果是现在一年级往往不是25个人而是32个人。


当然,我们也非常希望能以某种形式再参与到其他建设学校的联邦计划中,从而减轻点这些快不行了的学校的负担。问题在于“现代学校”的联邦计划只让新建一定数量的学校,可是我们的需求更大。如果还有什么机会的话,我们求之不得。


普京:我们可是有建新学校的整体规划的。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你们在里面吗?

沃斯克列森斯基:是的,我们要在这个计划框架下建学校。我想再加上一个有350个名额的学校。今年我们将在伊万诺沃市的赫列布尼科夫将军街建一所学校。这将是伊万诺沃市30年来建造的第一所学校,我们还想再建两所。我们当然希望还能多建。因为如果我们在整个伊万诺沃州的第二个转变达不到10%,那么在伊万诺沃市就得是40%。这是我们谈论它的原因。

您是对的,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总是说我们现在的学生数量在暴涨。比如,我们终于在2019年突破了10万人的心理关口。我都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年没出现这种情况了。过去10年是肯定的,而且我们会在2023-2024年达到峰值,还会有更多的学校。但由于学生越来越多,考虑到我们现有的建设进度,我们将继续面临现在的第二个转变的问题。这就是我们要说的。

普京:整体的规划马上就要通过了。

沃斯克列森斯基:是的,我们在最大限度地参与这个计划,但是同事们说还想再建。

戈卢别娃:我们有更大的需求。

普京:好呀,是什么东西限制了你们?

沃斯克列森斯基:这永远是钱的问题。在国家计划框架下……

普京:我听明白了。说的真好,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把钱拨下来。

插话:还有时间。

普京:是,还有时间。

沃斯克列森斯基:我们会申请额外再建学校,首先是在伊万诺沃市内再建。

普京:斯坦尼斯拉夫·谢尔盖耶维奇,那你们提交申请吧。

戈卢别娃:谢谢。

戈利科娃:到2024年能……

普京:你们还想在市区里建一所大一点的学校是吧?

沃斯克列森斯基:是的,再建一所能容纳1200人的。

普京:想要一所多大的?

沃斯克列森斯基:1200人的。

普京:1200人的。可以在市内各区“一分为二”地建设学校,这样就能变得更近一点,孩子们也不用上学走远路了。请你们再研究一下,拿出建议来。

戈卢别娃:非常感谢。

普京:你知道,个别教学现在越来越普及,而且的确可以达到高质量的教育。但也有一些因素要考虑。当今和未来专家的一大主要竞争优势,就是看你在团队中工作的能力。这是一个绝对确定的医学事实。所以,可以不在学校不在集体中接受个别教育, 但孩子还是应该…

戈卢别娃:我们用小组来弥补。

普京:是的是的,那你就对了,这是可以做到的。不过在集体和团队中工作的能力也不能忘。善于在集体和团队中有效地证明自己,善于利用你的同事和周围的人所给予的,并且为集体的共同成果作出的贡献,是现代条件下顶级专家依据科学发展和现代工艺呈现出的最重要和最具竞争力的优势。

扎伊采娃: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您好!

普京:你好!

我们差不多就结束了,好吗?

扎伊采娃:3月8日前夕收到您的祝福,感到特别荣幸。我叫扎伊采娃·阿纳斯塔西娅。我是个家庭主妇、妈妈,我还写一些有关家务和家庭方面的博客。虽然我的博客与政治无关,但是很接近家庭价值的主题。所以我支持宪法修正案中关于巩固与保护男女结合的婚姻制度和为教育儿童、为孩子发展创造良好环境的条款。


我的博客的阅读者中,有90%都是女性,是妈妈。她们都想有个温暖舒适的家,还有财务上的宽裕,这都不是秘密。伊万诺沃州的人在钱上并不富裕,但人都很优秀。很多妈妈在照顾孩子的假期中还兼任劳动工作,她们手很巧。她们做美甲师、糖果点心师、家庭补习教师、保姆和我们地区传统的缝纫工。


不久前通过了一个非常好的决定:创建一个新的纳税人类别,即所谓的“自我就业”。我知道,2020年确定了实施新税收制度地区的名单。遗憾的是,伊万诺沃州并不在列。我昨天在博客上做了一个调查,超过60%的女性说她们已经在做兼职,自己为自己工作,或是想这么做,所以我感到这确有反响,有它的现实意义。


普京:而且她们想作为纳税人合法化。

扎伊采娃:是的,为的是合法,这也会带来很多订单。

普京:无论如何她们都该感到安心,她们的工作受法律保护。我们为了简化这类工作也做了很多,把人们纳入法律范围内,让她们都能安心,都能有信心而且不会想着明天有人来索赔,从而达到最少的扣款。税务部门的领导比我讲得更好。请给我们讲讲。

扎伊采娃:希望伊万诺沃州也能进入这个幸运名单。

普京:什么时候,斯塔斯?

沃斯克列森斯基:从7月1日开始,我们讨论过了。

普京:你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家,从7月1日就开始了。你让你的的粉丝们高兴一下吧。我们要分阶段地来做这件事,为的是实地看一看,人们是怎样纳入这个计划的。总的来说,这项工作还挺有成效,纳税人的数量显著增加。正如你刚才所说和我回答你的,我们在和政府开会的时候,一对一地讨论了这个问题,并决定我们要一步一步地来做这件事。


有很大的疑问,人们会这么做吗,还是会跑掉或是躲起来。是的,确实是这样,谁想付钱呢?要是利率公平,并不繁重而且还是合法化的活动,人们可能就想付。因为活动合法化了以后,就更容易获得贷款并做其他事情。这是有道理的,包括经济方面。然后开始扣除相应的社会基金等等。有很多好处。所以我同意你的看法。如果伊万诺沃州已经准备好了,就不需要拖着。州长说它已经准备好了,从7月1日起在这里实施。让我们结束谈话吧,好吗?


插话: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我们还有一个人。

普京:还有吗?那请吧。

插话:我们还有两个人。

普京:好。

马克西莫娃:我叫马克西莫娃·阿纳斯塔西娅,科赫马市第7小学的俄罗斯语言文学教师。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在我提问之前请允许我完成父母的委托。他们请我转达对您工作的感谢,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普京:非常感谢。你知道,如果认真对待工作,那么就没有轻松的道路。向你的父母问好,也请转达我的感谢。

马克西莫娃:他们还想请您喝茶。

普京:非常感谢。我很乐意,但你明白今天没有这样的可能了。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的。

马克西莫娃:可能在突然一个什么时候。

普京:非常感谢你。

马克西莫娃:现在请允许我提问了。在您向议会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您要求要对班主任发放不少于五千卢布的津贴?

普京:是的。

马克西莫娃:我就是班主任。当我的同事们知道我要参加今天同您的见面时,他们都非常高兴,请我转达对您珍视我们劳动的感谢。因为这对我们确实非常重要,而且这种支持既是精神层面又是物质层面的。但我们也有一些担忧。第一点担忧是,地方上给班主任的薪酬是否还是以前的水平。第二个担忧是,这笔钱会不会由工资基金的激励部分来支付。如果可以的话,第二个问题。它关乎到教师地位的恢复,教师首先起着教育者和导师的作用。非常感谢。

普京:你后一个问题也与第一个相关联。事实上,当我建议我们恢复给班主任补贴时,顺便问一下,你觉得这里有双重含义吗?班级的,指的是它领导着全班。这个词还有另一个意思是出色的。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样,因为做一名儿童教育者是一项特殊的使命。这既是崇高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当然还需要国家作出相应的评估。


我不想隐瞒,我在国情咨文中就非常坦诚地说了这句话,我们对于是否给班主任拨钱是有过很大争议的。因为这不是联邦的职能,也不是联邦中央政府的职能,它是市政府的职能,说白了就是地方的职能。但我作为班主任,履行的是全民族的职能,对孩子的教育本质上也是全民族的职能,所以我建议我们不应再遵循那些陈旧的刻板模式,而是要把出发 点放在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上。数额不大,但对工资的固定增幅是5000卢布。当时我就把想法直说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立即停止或减少已有的地方性补贴。顺便说一句,这种补贴不是各地都有的。只在联邦的一些地区才有。你能拿到2000-3000卢布吗?还是2500?


插话:多少的都有。

沃斯克列森斯基:取决于年级。

普京:取决于学生的数量。

沃斯克列森斯基:最多2200卢布。

普京:2200。我们将支付5000。


但要这样我马上要说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减少奖金,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减少地区性的班主任津贴。这应该被明确地排除在外。当然,我会请我在全权代表办公室的同事们关注这一点,而且不仅是官员,还有非盈利组织和公共机构的代表,包括在座的全俄罗斯人民阵线的积极分子。我现在要对所有的老师和班主任说,还有你们自己,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立即讲出来,公开地讲出来,把这一信息传递给全权代表机构或者全俄人民阵线,我们一定重视并会作出反应,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马克西莫娃:非常感谢。

加塔乌林娜: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我是最后一个。

普京:好的。

加塔乌林娜:我是伊万诺沃州公民会议院的。在我们的城市有一所独一无二的学校——叶莲娜·德米特里耶芙娜·斯塔索娃孤儿院。

普京:从30年代起就有了。

加塔乌林娜:对,从1933年开始。它的历史就和伊万诺沃市的历史直接关联了。但它却有着独一无二的纪录。因为它是由伊万诺夫市的普通工人以及苏联普通公民自愿捐款搞起来的。他们当时什么要求都没提,完全是自发地盖起来的。孤儿院是为那些父母在实施法西斯制度的国家监狱中受难而得不到照顾的儿童们设计的。

普京:而且那里还有毛泽东的孩子。

加塔乌林娜:是的,非常对。请问我们寄宿学校孤儿院的发展前景会是怎样的呢?它能保留自己独一无二的地位吗?我还有一个关于教育的小问题。我们3月6日在此会谈,今天是我的生日,而且也是我儿子的生日,拉特米尔六岁了。

普京:恭喜你和你的儿子。

加塔乌林娜:非常感谢您。请问,为了让他成为总统,我应该培养他具有哪些品质,哪些品质是我应该表扬他的呢?

普京:你知道,我认为任何一位妈妈都比我清楚,需要让自己的儿子养成哪些好品质。

加塔乌林娜:是的。但是我和任何母亲一样,都想听听您的意见。

普京: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他应该成为一个善良的、正派的人,他应该爱别人,也得到别人的爱。这就是为什么首先需要的是精神品质。除了女人,除了妈妈,我想没有人能让他养成这样的品质。当然,父亲的角色也是很重要的,我知道这一点,作用非常大。但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都是从他生命的第一天起开始的,从第一天开始。有位心理学家说过,一切都源自家庭。一切都来自妈妈。百分之百是这样。然后所有的东西开始叠加,逐渐叠加起来。所以说女性角色是独一无二的。要不然我们怎么都那么爱妈妈呢?!

加塔乌林娜:因为妈妈是第一个人。

普京:第一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孩子们都生活在母亲的世界里。一切都只与母亲有关,一切都来自母亲,一切都集中在母亲身上,一切都来源于母亲。因此,善良、正义和爱的感觉,是最重要的基础。没有这一基础,任何事情都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否必须努力成为总统,如果他愿意。我希望他将来有一切机会实现这一目标。当然,需要设置最高目标,但我重复一遍,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成功和感到幸福。

加塔乌林娜:谢谢。那寄宿学校孤儿院的问题呢?

普京:这与我和你刚说的相比,就是个小问题。尽管在我看来寄宿学校孤儿院是个独一无二的机构。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了,但关于这座孤儿院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年了。不是和你们讲,是和别的同事们。我从哪儿知道这些的,就是因为我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戈利科娃:教育部有支持寄宿学校孤儿院的专项计划。

普京:我说了,女人什么都知道。我不是偶然把塔季扬娜·阿列克谢耶芙娜带来的。她本不想来的。事实证明,在这个计划框架下,这个孤儿院还会存在。我们会支持它,让它进一步发展。我们将努力确保俄罗斯语言文学的研究方向。我们将在那里教育我们的儿童,我们还将接收独联体国家和其他国家的孩子。当然,这个机构与30年代相比,将获得不同的反响,它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它有继续存在的权利。这个教育机构有自己很好的背景,有可以继续发展的基础,我们要好好利用它。

加塔乌林娜:非常感谢您。

普京:再次预祝大家节日快乐!(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


    关键词: 俄罗斯  中国智库  人大重阳  周力      

人大重阳推荐
  • 1  11国政要名流实名响应“百名中国学者...
    4月2日,国际知名期刊《外交学人》刊发了100名中国学者联名...
  • 2  中国外交部高度肯定《中国百名学者致美...
    4月2日,国际知名期刊《外交学人》刊发了100名中国学者联名...
  • 3  团结一致,共抗疫情
    3月29日,国际山地旅游联盟秘书长何亚非接受中国日报专访,就...
  • 4  刘志勤:拜托了,生命大于天,不要再浪...
    劝劝少数西方政客戴上“口罩”别乱骂中国啦
  • 5  陈甬军:国际社会或进入新型全球化进程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治理和经济恢复的最终结果,将会终结原来的全球...
  • 6  刘戈:用“以工代赈”的方式稳就业
    消费短期内无法完全恢复,直接受冲击的是就业。虽然中国居民储蓄...
  • 7  罗思义:别再提人权了,中国比你们要深...
    无论是2008年金融危机还是2019年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的应...
  • 8  刘志勤:经济“踏步不前”,产业“趴窝...
    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全球范围蔓延,给本来就很脆弱的世界经济产业...
  • 9  关照宇:应对外部不确定性风险,加强东...
    自2019年底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所引...
  • 10  杨凡欣:负利率难解人口老龄化问题
    欧洲负利率政策折射其人口老龄化问题严重制约发展。欧盟老年人所...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周洛华 贾晋京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王永利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龙兴春 王 鹏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陈晓晨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朱伟一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