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English 报告下载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我院研究人员专栏 > 王鹏

王鹏:彭斯发言的蛮横与偏见
字号:
2018-10-12
  作为全球军事与经济霸主的美国不但不思国内改革,反而一次次或以滥发美元,或以发动贸易战,甚至以军事入侵等手段,来转移国内矛盾,转嫁经济危机。总之,美国政府最为青睐、最为擅长的手段,就是以霸权手段迫使他国牺牲本国的合法权益和发展潜能,为美国国内食利集团的贪得无厌埋单。

作者王鹏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本文刊于10月10日光明网。


上周四,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发表长篇演说。


彭斯的讲话涉及话题广泛,除了抨击中国试图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外,还包括美中贸易争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对台湾的打压等等。和特朗普一样,彭斯在批评前几届美国政府忽视了中国的行动甚至“助长”了中国后,声明“这样的日子结束了。”尽管彭斯副总统的发言洋洋洒洒,但当人们细细品读后,却不难从中读出明显的蛮横与偏见。


蛮横:美国人民的“贫困”都是中国一手造成的


秉承特朗普总统一贯的立场和说辞,这次彭斯副总统也鹦鹉学舌一般地继续指责,是中国的发展导致了美国制造业的衰败,也由此使得数百万美国产业工人失业、陷入贫困。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美国当前中下层劳工所谓的贫困、“边缘化”?其根本原因是全球化?还是特朗普、彭斯们所宣称的“中国的经济侵略”?抑或是美国国内的“分赃不均”?


二战结束70年来,美国所一手擘画、推行的全球化,是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机构为抓手,以美国科技优势为平台,以美元这一国际通用货币为基础,以美国强大武力为后盾,所构建出的一整套以捍卫美国政治经济霸权、维护美国国家利益为最终目的的国际等级秩序。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余国家,或主动或被动地加入这个体系,只是依靠本国在自然资源或人力资源上的相对优势获得合法收益。而美国在这个等级阶梯上高居顶端,是这个在公平与正义上都有所缺憾的全球化进程中事实上的最大受益者。


然而,美国国内的政治制度、权力分配,却导致上述天量的全球化红利被美国国内极少数权势阶层所独占,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国际食利集团对其他国家进行盘剥和宰制,从全球汲取资源,攫取超额利润,而大量美国蓝领阶层被抛弃于贫困与绝望之中。从本质上来看,这是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社会问题,绝非其他国家之过。而作为全球军事与经济霸主的美国不但不思国内改革,反而一次次或以滥发美元,或以发动贸易战,甚至以军事入侵等手段,来转移国内矛盾,转嫁经济危机。总之,美国政府最为青睐、最为擅长的手段,就是以霸权手段迫使他国牺牲本国的合法权益和发展潜能,为美国国内食利集团的贪得无厌埋单。


明白了上述道理,人们就会理解,即便假定此次美国对华,乃至对全世界——包括欧盟、日本、韩国等其传统盟友的贸易战能够侥幸“获胜”,美国老百姓也不仅不会因此而获得一分钱的红利,反而将因美国食利集团进一步掌控世界资源与市场、做大做强,而更加陷于永久的苦厄之中。质言之,只要美国国内政治经济体制不从根本上进行改革,那么美国从国际市场上掠夺的天量财富,除了满足其权贵的需求——或许还有些许对底层平民的施舍——并不能使普通老百姓的生存面貌有丝毫改观。


偏见:国企全是“坏东西”


类似地,彭斯在讲话中也重复了此前特朗普一再强调的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斥责。在他们眼里,中国的国有企业就是中国“对美经济侵略”的排头兵。然而,事实真是如此么?


如果说有关中美间的国际贸易能够促进中美双赢的解释或许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与美方沟通、交流、说服——毕竟“国际贸易有利于交易各方的总体福利”也是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基本教义,那么在有关“国有企业是否有效率”“国有企业是否是市场经济的合法行为体”等问题上,中美间沟通的余地相对而言,恐怕要小的多。其原因在于,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意识形态中,对国有企业的偏见是浸入骨髓的。一提起国有企业,他们不仅会联想到低效率,甚至会与所谓的“专制体制”等负面概念、刻板印象相捆绑。因此,在这个“偏见”的问题上,中国与其花大力气去核美国“解释”“说明”,不如着眼于国内,统一思想,凝聚意志,保卫国家。


笔者注意到一个重要的现象,那就是当前中美间的贸易战,以及美国政府对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政治体制、中国发展模式的污蔑与攻击,已经在中国国内的舆论场引起了小规模的思想混乱。


这一趋势必须被坚决遏制。中国媒体和民众应该正确认识到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国民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们之间的关系绝非有你无我、截然对立,而是相辅相成、互为促进。


中央多次表示,怀疑、唱衰国企的思想和言论都是错误的,毫不动摇地支持民营经济发展。这就是从大战略的高度辩证认识国企与民企关系的典范。明确这一点,我们就不难认识到,任何唱衰国企,鼓吹“国企效率低下,不如民企”,或者反过来认为“民企已经完成其使命,应该退出历史舞台”,这两种极端的论调都是错误的,是既没有认清现代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又没有深刻领会党中央的指示精神。


国企、民企的身份,与他们的经济效率以及对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的价值,也没有必然的联系。换言之,国企中有优秀的企业,也有经营不善的企业;同样,民企也是良莠不齐。它们的“效率”高低不可以一概而论,而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们都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内的行为主体,都必须服从国家法律的管辖,也都服从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凡是缺乏竞争力的,难以在市场中生存的,也都将面临被消费者抛弃、从市场“出局”的后果。国企、民企,只要是中国人的企业,只要是服务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只要遵纪守法、合法经营、诚实纳税,那么就都会得到国家法律一视同仁的保护。在这个问题上,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没有必要怀疑国家的诚意和决心。大家应该做的是,加强看齐意识,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


总体上讲,我们只有深刻地、辩证地认识到国企与民企存在的合理性与不可或缺性、互补性,才能够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大国竞争全面展开的当下,有效加强内部团结,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共度时艰。(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


    关键词: 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王鹏  

人大重阳推荐
  • 1  董少鹏:营造良好股市发展氛围
    越是在外部环境不够稳定,甚至存在单方面对中国施压的情况下,我...
  • 2  王永利:透过“30年阶段”性看新的“...
    在这种剧烈变革时代,中国对国际国内大形势的把握是否准确,战略...
  • 3  关照宇:从“中国制造”推出去到“全球...
    如果说,促进出口需要建立像广交会这样的“卖家平台”,那么促进...
  • 4  张敬伟:A股"难为情&qu...
    A股市场的糟糕表现,凸显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两张皮和不协调。...
  • 5  王文:感受欧洲对美离心迹象 “去美元...
    近年来,笔者多次走访欧洲国家,最深的感受不是“欧美再整合”,...
  • 6  董少鹏:营造良好股市发展氛围
    越是在外部环境不够稳定,甚至存在单方面对中国施压的情况下,我...
  • 7  重阳投资:如何解读新口径下的社融增速...
    地方政府债务集中发行,但广义社融增速进一步回落。由于财政部要...
  • 8  黄震:网贷投资者诉讼通过集体诉讼是在...
    民间借贷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吗?民间借贷是一种民事权利还是一种行...
  • 9  杨光斌:中美关系进入“新阶段”
    就算美国视中国为“竞争对手”并开始“围堵”中国,美国精英态度...
  • 10  王文:中国需要更多“国际活动家”
    这些“国际活动家”的共同特点是年纪偏大,表现活跃,外语流利,...
研究员专栏
 王 文  贾晋京  陈晓晨  曹明弟
 刘 英  杨凡欣  程 诚  陈晨晨
 卞永祖  王利明  裘国根  罗思义
 王永利  刘志勤  张燕玲  刘 戈
 董希淼  刘宗义  赵明昊  王衍行
 朱伟一  龙兴春  王 鹏  董少鹏
 刘玉书  刘 典  姚 乐  陈治衡
 关照宇  张胜军  马光荣  李 戎
 彭晓光  刘 戈  梅德文  王 遥
 何亚非  周晓晶  吴晓球  陈甬军
 郑志刚  马 勇  赵锡军  张敬伟
 丁 刚  何茂春  黄仁伟  黄金老
 徐以升  林民旺  黄红元  章 星
 柯伟林  王 庆  周 戎  王 勇
 庞中英  金海腾  辛本健  陈 心
 汤 珂  阎庆民  陈雨露  李 巍
 安国俊  翟永平  吴思科  黄剑辉
 赵宏伟  马国书  戴 旭  黄 震
 华黎明  王义桅  文 扬  陈定定
 万 喆  文佳筠  宋荣华  庚 欣
 魏本华  何伟文  王元龙  张颐武
 赵昌会  寇志伟